肏丈母娘的老骚屄作者不详   家庭乱伦   
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编辑 

肏丈母娘的老骚屄 

丈母娘今年58岁,她已守寡12年。自我五年前和老婆结婚,一直住在丈母娘家,因我老婆是独生女。住这是为了能好好的伺候好丈母娘。 

  三年前有一天夏天的晚上,我老婆已睡了。我看完电视也打算回房休息,经过浴室门口,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门虚掩着,没有锁上。我知道丈母娘正在沖凉,我丈母娘虽然已50多岁了,但身材还保养得很好,在家她都穿宽松的外衣,有时她弯腰时,我无意中从她的领口看到她的半边乳房,还挺丰满,今天正好给我一个机会欣赏她的身材 

  於是我轻轻推开浴室门一小缝,看到外母正在洗多毛毛汁的屄,看到她一边洗一边很舒服的样子,我的心开始蹦了起来,口干()舌燥的。说真的,我丈母娘的乳房於她的年纪来说还算挺的。而且她皮肤很白净,阴部的丰盈饱满的屄,那屄毛很黑很旺盛,毛茸茸的带着乌黑发亮的光泽。看着看着,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 

  丈母娘也快洗好了,於是我轻轻的把门带上,回房休息了。我躺在床上欲火高涨,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老婆却已经睡得很沉了。想着丈母娘丰盈的肉体,让我想入非非,真希望能与她这个老骚屄做爱,这个念头一直在我脑里存在着 

  直到有一次,丈母娘胯部撞伤,医生说需要家人经常用正骨水按摩才会快点好。我老婆白天工作忙,晚上早早就休息了,这个工作就由我来做了。所以物品感觉机会来了.每天晚上老骚屄沖完凉,我就帮她按摩,虽然她已50多岁了,但思想还很保守,只要求我她圆润光滑白净的大腿部按摩就行,不肯脱下秽裤让我擦些正骨水才按摩。 

  我说:「医生告诉我要用正骨水按摩才有效,您不脱下秽裤怎么按摩?这样如何能好得快?何况一个女婿半个儿,由儿子伺候您您怕什么呢?」这老骚屄让我费了不少口水才说服她脱下秽裤。 

  我让她躺着,慢慢脱下她的秽裤,她穿着一条比较紧的奶白色内裤,整个阴部凸显出来在我眼前,内裤里黑黑的阴毛忽隐忽现,内裤边还有一两条阴毛露出,格外吸引我的小弟弟硬梆梆起来。 

  我一边擦着正骨水,一边欣赏她的大腿,我双手轻轻按摩在她光滑的皮肤上,老骚屄开始还很紧张的样子,没想到随着我的按摩便慢慢放松下来。 

  她合上眼睛享受着按摩减轻她的痛楚并带给她舒服的感觉,我提议关掉了房灯,免得灯光射着眼睛不舒服。我双手慢慢从她胯部痛楚的部位来回按摩到阴部旁,手指有时故意轻轻碰到阴部外侧试下丈母娘的反应,我看她没有反对我这样动作,而且我发现丈母娘的还吞了下口水,於是我的一只手按摩她的大腿,一只手逐步地在她的阴部摸着,老骚屄都没有阻止我。 

  慢慢地,手指伸到底裤里面摸着毛茸茸的外阴,随着丈母娘的阴唇给我慢慢摸着,我感觉她的呼吸渐渐的加速,丰厚的阴道口有些水流出来沾湿了我的手指,而且屄口也开始发热我大胆的把手指轻轻的插入了她的阴唇肥厚的阴道里面来回一进一出,这时她用手按住我的手,不让我继续深入。 

  她已在轻轻的喘着气,我含糊不清的低喊:娘..娘..让我这一回吧,我死了也甘心!老骚屄闭着眼睛头转过了一边,用我的口合在她的口,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吸着她滑润的舌头,老骚屄按着我的手松开了,让开了手,我一把抓住她绵软的手掌,压在她身下,我的手继续一进一出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搅动,我的另一只手把她的内衣翻到脖子处,嘴上叼着她发硬的一呈紫黑色的奶头,舌头在她乳头上来回轻的舔头还不住的来回摆动。 

  吸着吸着,这时的小弟弟忍不住了从底裤跑出来(我穿着比较短的短裤)。硬硬的,直挺挺的抵在她绵软的身体,这时候老骚屄突然腾出手来一把抓住我的阴茎,我似乎感觉我火热的阴茎让她情不自禁了,她抓的紧紧的,该在往她的骚屄那里牵引.我一边任由丈母娘用她那纤细的小手抚弄自己的阳物,一边伏下身继续亲吻着她的嘴唇。老骚屄也热烈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回应着我,她一边亲吻着我一边磨动着自己的两条雪白的大腿,穿白色短丝袜的脚摞在一起,丈母娘的脚很好看,在薄短丝袜的印称下齐拢的五指紧紧闭和着,显得很迷人。我拉开她俩条白嫩的大腿,看到她两片阴唇间的亮晶晶的水丝越来越多,渐渐汇集在一起形成水滴缓缓从阴唇上滑落下来。丈母娘也腾出手来轻轻扶弄我的阴茎。   

  我在丈母娘的抚弄下,龟头前面也开始分泌出亮闪闪的液体,她那纤细的小手上也沾上了这种液体,于是丈母娘拿住我的阳具慢慢拉向自己的下体,直到触到自己的阴唇才放开手。我这时候哪还忍得住,一下立起身,腰一耸,就把他那粗大的阳具送入了丈母娘58岁的屄里,这时候,丈母娘水汪汪的大眼睛也轻轻的皱起,真有点娇慵不胜痛的意思。我“呵呵”的憨笑了一声,放慢了动作。只感觉丈母娘的两片大阴唇紧紧的包住了我的阳具,伴随着我缓缓的抽动两片阴唇也一下翻开一下合拢.过了一会,我抽进拔出的阳物上都已经闪闪发亮了,可能是我一下顶住了丈母娘的花心。 

  丈母娘哆嗦了一下就抱住了我的脊背,“啊”的大叫一声,“轻点,轻点,有点痛。”丈母娘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边嘤泣着边说:“好痛啊……别……求求你不要啊。痛死妈了。”我再看看丈母娘的屄,只见她的两片阴唇红肿的都合不拢了,更加上年龄大了,阴道收缩淫水流出的也少,我这样强行一戳之下,丈母娘的小洞都几乎裂开,难怪她要哭叫啊。我想想毕竟以后还要经常用这,弄坏了对我自己也没什么好处,也就没再硬闯进去,不过鸡鸡都这么大了,总要让它败火啊!我扒下她的白丝袜 ,放在鼻子上使劲嗅了一下,啊,不臭,我在脸上轻轻的用丈母娘那还带着体温的白丝袜摩擦着我的脸。然后突然把丝袜塞在她张大的嘴 
里...... 

  随后我趴在她的腿档里看着她那老年人的收缩的象朵花样的屄,忍不住趴上去,张大嘴,亲吻她的老屄.她的老屄不太好闻,有股腥臭味,但是我还是舔的很卖力. 

  慢慢的她那里又流淌出了清亮的淫水.我含住她的两片阴唇吸溜一用力--一大口甜蜜的水汁就涌入了我的口里,我咕咚一口全咽了下去,然后用手一抹唇角,把沾在下巴上的淫水都抹下来,再慢慢抹在我的龟头上。接着,我又把龟头对准了丈母娘的屄,这次我不再慢慢进入,而是迅速的一发力,一下就把整个阳具全插入了丈母娘的屄里。   

  丈母娘闷哼了一声,两条雪白的大腿猛的一弹,我早有预备,一下坐在她丰满的大腿上,稳稳的让我硕大的阴茎停留在了丈母娘的身体深处。看看丈母娘,她的鼻尖冒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喘息的气流把放在她嘴上的丝袜和散发吹的向上一跳一跳的,不过,在她的眼皮底下,眼球仍在缓缓的转动,我知道她也许在昏迷中!也许,是幻见了和丈人正在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吧? 

  我略停了停,就开始把阴茎在她的屄里做起了活塞运动,一只手还拉住了缠绕在丈母娘腰间的床单,这个姿势,就好象我在骑马一样,那床单就是马缰,丈母娘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就是我的马鞍。   

  我的阴茎硬的不地了,非得使劲的抽插才能舒服,我把阴茎轻轻的拖到她的阴道口,吸了口气,猛的一下使劲插入她的老屄里,她的身体一下弹了起来,头高高的仰起,小腹拼命的挤压着我的肚子,以便我的阴茎更能深入她的花心深处,同时,她的鼻子里发出了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仿佛是哭泣又仿佛是呻吟,她的两条大腿也自觉的勾在我的背上,一对小脚还不停的在我脊梁踩动,整个屁股就好象坐上了摇摆机一样不停的捻动,更要命的是,她此刻的阴道仿佛也是活的一样,一下紧缩一下放松,一下吸入一下吐出,把我的情绪也激发到了最高点。   

  我伏下身去,用嘴叼开已经被浸湿的薄丝袜,去吸食丈母娘嘴中的的唾液。没想到,老骚屄此刻变的比我还主动,我还没触到她嘴唇,她已经迫不及待张开小嘴,并且把舌头伸出来舔上我的嘴巴。我马上也热烈的回应着,用我的舌头卷住了她的舌头,丈母娘的舌上还带有浓烈的口气,又酸又腥,不过很对我此刻的胃口.我的下身也迅猛的撞击着她的花蕊,弄的她的眼角都渗出了丝丝的泪花,“唔--嗯--嗯--唔--”丈母娘鼻子中那仿佛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嘴也越张越大,几乎都要把我的舌头吸到她的喉管里了。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