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妹妹的男友
妹妹的男友
              妹妹的男友
 
 
  妹妹的男友,又跟她吵架了。约我出来诉著苦,不知不觉喝醉了。我虽然也 有点醺醺然,但只是大胆了一点,所谓色慾薰心,应该是此时的写照吧。本来邀 他去三温暖透透气的。他却说要回家,我只好依他。
 
  到了宿舍,一放上床,他就沉睡像一头猪一样,我却心猿意马起来,到底我 该不该这样做。因为,这肯定会改变我和他过去的所有关係. 最后慾望战胜了理 智,我实在太想要他了。我如同剥开玉蜀黍的包壳,剥下他的内衣内裤,把它丢 在角落,如今,他年轻的肉体,毫无阻碍地,就裸露在我的眼前。凝视著那鲜嫩 的,粉红色可爱小屌,扑鼻的麝香味,使得我忍不住,张口含住他玲瓏的龟头, 犹如啖嚥一朵小香菇,用我湿润的舌头,灵巧地按摩著香菇边缘的每一道皱褶, 眼见著一条10公分不到的热狗,变成了16公分的粗大香肠,鸽子蛋大小的阴 囊,也如同气球充气般,鼓涨著若两枚鸡蛋。我心想,真是一匹种马。看来我不 好好享受一下,实在是暴殄天物了。我贪婪地嗅著他淡淡的体香,盘算著下一步 要如何完成我的心愿。
 
  首先,我把门上了锁。现在这假期不会有太多人,何况,类似的声音,以前 妹妹和他也一定发出过。不会有人注意到,其中的微妙差异的。我再度用手指抚 摸著他,性感的小平头,匀称而明显的胸肌,凹凸分明的小腹,一面解开我衬衫 的袖扣、领扣、还有衣服我每一颗扣子。然后,拉开我的下癒A露出我忐忑跳动 的胸膛。然后,把他翻成俯卧,用我炙热的胸膛,贴在他后背,开始舔他。 
  我慢条斯理地做这些动作,以便可以引起他的生理反应。当我开始咬囓他的 耳垂之际,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呢喃著,你来啦,微微转头,跟我接吻,我直挺 的屌,隔著长裤,触及他裸露的曲线,变得非常兴奋,而他的舌头,混合著黏稠 的唾液,探索著我齦间的敏感带,更使人忘我,我的指梢,不甘示弱地,揉捏他 坚挺的乳头,让他又痒又疼地,嚶嚀出声,更催情地引起我的衝动。
 
  我从床上站起,很快地,连同内裤一起,除下我的长裤,跪在他面前,把我 的屌顶在他嘴边,问他,要不要吃热狗,他糢糢糊糊地吞下我的屌,说,什麼味 道,一点也不好吃,我安抚他,再吃一口,慢慢就会好多了,一面跟他睡成69 姿势,开始也吸吮他的肉棒起来,他牙齿不规矩地咬著我的屌,弄得我硬梆梆的, 只好卖命的吞吐他的大屌洩慾. 逐渐的,我口中的肉棒愈来愈滑腻,他的喘息也 愈来愈浊重,我知道主戏该开演了。
 
  我抱起了他,他的两隻手扶上我的肩头,爱抚著我的后背,目光炯炯,满是 爱慾春意。我有些不忍,又不愿放弃这块好肉。正迟疑间,他的一隻手却捉住我 直挺的硬屌,上下抽送。此时,我再也按捺不住,一声怒吼,把他扔在床上仰躺, 两脚膝貍韘b我肩上,就这样硬生生入了他!
 
  剎那间,他痛得像一尾煮熟的虾,全身红通通,弓起了身,酒也醒了大半。 
  叫道,怎麼一回事?我自知理亏,不敢答应,只是温柔地抱著他的额头,他 的脸颊又吻又亲,略翿q他眼角渗出,不知道是痛,还是被强姦的羞楚C他逃避 著我的眼睛,我抽出阳具,瘫在他胸前,环抱著裸睡了一夜。奇异的是,始终也 没有推开我。
 
  然而,清晨时,我却是被顶醒的。睁眼一看,只有一双厚实的胸脯,在我面 前起伏,而充血鲜红欲滴的一只大香肠,现在已经成了一尾活泼的鰻鱼,正要往 我的密穴裡钻,已经进了半截。我的全身,两腿靠在一个卖力扭动著腰肢,而汗 水如雨的壮汉身上,被一种撕裂的痛楚所充满,和一种莫名的,不可言喻的快意, 我开始后悔引狼入室,错估了这匹种马的能耐。我的肉体,也开始背叛我,随著 他九浅一深的频率,我的腰肢迎合地簞妗菕A我的手触摸著他深刻的乳沟,黄金 项鍊正来回振盪著,引我直上九霄云外。很快地,我们都汗汁淋漓,水乳交融。 
  我知道我要高潮了。我双手同时摩擦著我俩两具擎天大柱,终於,喔,喔, 喔——,在一阵欢乐的呻吟中,透明的摄护腺液,合著乳白色的精液,不断从马 眼狂射而出,而我只有纵情的嘶喊,让淫水浸润著我们全身,床单也湿得一塌糊 涂。
 
  而我们终於可以赤裸地拥抱在一起,瘫在床上。我扯下在激烈的做爱过程中, 早已支离破碎的衬衫,把袖扣交到他手上,说:「这是你的了。」在天光将亮的 鱼白色中,我们又猛烈地做爱了一次,如同要将我们的灵与肉都合而为一般——。 
  之后,我还是常到宿舍找他做爱。谁也没说过抱歉。因为在情慾的浪潮裡, 一切的挣扎,都属徒然。我们只是恣意地享受对方的身体,自己的青春。
 
  我也已经不记得他是谁的男朋友了。我只知道,现在他是我的男朋友-阿刚。 
  而自从那夜跟阿刚做爱以后,我已经无法忘记男人肉体的滋味,尤其是大屌 操弄著屁股的痛快,我忘不了阿刚16公分的大肉棒,鸡子大小的鼓胀卵蛋,厚 麵包似的胸脯,凹凸分明如沟渠的腹肌,深刻的乳沟,摇曳的金鍊,我一次又一 次的跟他做爱,可是,却一次比一次更想要,他那犹如种马的腰身,深深插入我 的最裡面,让我淫荡地咬著床单呻吟。甚至,有一次还趴在楼梯间做。当他嗄声 在我背上嘶吼的时候,我知道,我正在覬覦另一块鲜肉,更激烈的性交。
 
  但谁却也没有想到,后来竟有这样的奇遇。有一次阿刚表弟阿松来访,阿刚 要我好好替他招待。因为天热宿舍闷,我俩都没有穿上衣:我脱得只剩一条内裤, 而他也只穿条破短裤,事实上,当我看见阿松皎好结实的身材以后,我倒情愿没 有这层隔阂阻挡。不管如何,我好意请他喝可乐,当时,他不知道那裡找来一本 playboy裸照,正坐在椅上,看得入神,猛一惊,可乐竟倾倒在裤上。 
  「ㄨㄛㄨ,」我赶紧用布想要替他擦掉,免不了触及敏感部位,那时,发觉 他已经硬了。我曖昧地问他看了什麼竖起,他顿时脸红耳赤,支支吾吾。我要他 脱下短裤,以便擦掉污渍。当看见他那白色内裤,浮现的立体屌型,和透明污渍 痕跡时,我也不禁硬了。不自觉地,变成隔著内裤摩擦著阿松的屌,愈来愈想要, 我信口问他常不常打枪,感觉怎样之类的,然而,炯炯目光中,却寻求著另外一 种默契,相信他也有同感,因为他开始伸手用指梢来摸索我挺立的屌,沿著屌, 摸下我鼓胀的卵蛋,一边舔著舌头,一边玩著卵蛋。
 
  我那堪如此挑逗,很快地,我便拉过他的脸,和他接吻起来。我俩湿热的舌 头碰触,黏稠的唾液,搅合著我们火一般的热情,我吻下他的下巴,他的耳垂, 他的颈,沿著乳沟,我探索著他强壮的胸肌,囓咬著他的乳头,他的肚脐,到达 禁地。他爽快地,低声呻吟,头向后仰,同时也带给我需要的暗示。我小心用牙 齿拉下他内裤的一沿,他的屌像一尾活泼的鰻鱼滑跳出来!我们彼此再进一步碰 触交缠,而我们的手,更互相探索著禁忌的地带。他吻上我的耳垂,让我非常兴 奋,我便卖力吸吮他葡萄乾似的乳头回报。一时之间,我们都愈来愈全身燥热, 慢慢慾火烧身起来,然后阿松环抱著我的颈,又亲了我一会,开始拉下我的紧身 内裤,吸吮我胀得老大的屌。我实在受不了了,把他翻身俯卧,硬梆梆的屌在他 股间纵情摩擦,全身则跟他缠绵黏贴,他光滑的后背,刺激得我的乳头又硬又挺, 还有点胀得难受,然而,他又低下头吸吮我的下体,我的草丛一片潮湿,屌被吸 得有如一根大火腿。
 
  我从床边找出ky软膏,涂在我肉棒上,肏入他。他淫荡地呻吟,兴奋地浪 叫,使我更加激情地扭动腰肢。在不断抽送套弄的频率下,我高潮了,忘我地, 鲜白色精液,丢在他股间,涂满他滚烫的身躯,又滑又腻,他转头,我们再一次 深深地热吻。然后,精疲力尽地裸抱著睡觉,我的屌则依然留在阿松的体内。当 阿刚回来,看到这情形,惊讶了半晌,然后阿松给了他的屌一次淋漓的口水浴。 
  自从我和阿松发生关係之后,我们三人更加放浪形骸,无所忌惮了,还记得 有一次阿刚邀阿松来一起打球,性致一来,他们两个人,居然追著我回到宿舍, 硬是剥了我精光,就在地毯上,玩弄我,阿松吸吮著我的屌,阿刚则就著我的嘴, 打起炮来,我一面吃著鲜白色的精液,一面屌又操得又硬又直,卵蛋胀得比死都 难过,真是爽歪歪到了极点了。当左拥右抱著裸睡的时候,真有不知今夕是何夕 的感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