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是搓澡工
我是搓澡工
                                              我是搓澡工
 


 
  我在大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GAY。从小比较内向的我,始终没有接触过 男人,更不用说是近距离的接触男人的JJ了。
 
  2年以前我隐瞒着家人,从单位辞职,来到京城的一家洗浴中心,当起了一 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搓澡工人。
 
  这样我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抚摸男人的身体,也可以刺激他的JJ。我的内心 充满了满足。
 
  2006年初,我走进了京城的一家洗浴中心的大门,在接到人事部电话的 那一刻起,我独自在大街上徘徊,我不知道该不该去?
 
  最后还是在充满男性身体的幻想中,我给原单位去了个电话,请了一个星期 的病假。< 关于假条的事情,我还是求助了我的大学同学>.来到这家洗浴中心时,
 前台小姐热情的招呼我。
 
  的确,在次之前我每次都是以客人的身份出入这种场合,今天对于前台小姐 的招呼,我感觉特别别扭。
 
  没有办法我硬着头皮问道:“请问人事部怎么走?”
 
  “先生,你请上4楼,419房间。”小姐客气的回答到。
 
  “几号房间?”我明知故问的加重语气。
 
  “419”
 
  在谢过服务员后,我在大堂右边等待电梯的到来,此时又很多客人已经从浴 室中出来,看着这些男人的着装,我就知道,不是某家企业的老板,就是那个部 门的领导。< 我一直比较喜欢穿着很正式的男人> 此时,电梯门开了,我走进了
 通往4楼的电梯。
 
  接待我的是上次面试的主管,在主管的带领下,我来到了搓澡工的候客区。 
  这时,他叫来了我的师傅,师傅姓张,江苏扬州人。
 
  师傅的手艺很好,从那天起我就开始跟着师傅学习搓澡。当然,开始的时候 我的试验品就是师傅和别的搓澡工。中心是不可能让客人给我实习的。就这样, 第一天,师傅就带着我和一位同事,来到一个包房,师傅让同事先泡澡,让后桑 拿完了以后,就让我在他身边看着他是怎么工作的。
 
  我看这躺在搓澡床上的同事,舒服的闭着眼睛,师傅在用毛巾裹手的时候, 我偷偷的用眼看了看同事的jj。此时心里不知道有多紧张,到此时此刻,师傅 在教我搓澡时说的话,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哈哈,没有办法,谁让我的面前躺这 这样的男人,而且还是JJ露在我面前的男人。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做搓澡工呀? 
  我放弃办公室不要,要来候客室,是为什么呀?就是为了眼前的JJ。所以 大家不要怪我。我不是不学,这可是我在此之前最近距离的观看男人的JJ。 
  我被师傅的动作晃过来了,只见师傅一边给同事擦脸一边说,“用毛巾搽客 人的脸,要轻轻的,如果客人要求用力些,也不要太使劲。”看着师傅的动作, 麻利,手法到位,很快就滑到了同事的JJ处。
 
  同时的大腿劈开,他的JJ完全展示出来,我真想把手放到他的JJ上,真 的很想,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此时也感觉到自己的JJ硬了起来。 
  看到师傅用手拖起同事的睾丸时,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就对师傅说:“师傅, 让我来试试。”
 
  结果师傅说:“你先看我把他后背搓完,等一会,你在我身上试。如果有不 对的地方,我好及时纠正。”
 
  哈哈,我心里也很舒服,还能看看师傅这个男人的JJ。同事在边上说道: “小宇,你师傅的手法是没得说,他怎么搓怎么爽。”
 
  “我想也是,有时间让师傅也给我搓一次。”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很快同事就被搞完了,不过这个家伙没有出去包厢,浴巾也没有围,站在一 边和我谈了起来,我们就在谈话中,等待师傅从桑那出来。
 
  师傅出来时,我被师傅硕大的JJ给镇住了,也许是刚刚经过高温的环境, 虽然是疲软的状态下,他的那根足以有黄瓜那么粗,那么长,而且周围分布这茂 密的阴毛。看的我直流口水。
 
  师傅躺好后,就让我用毛巾给他搽脸。此时,同事准备告辞,师傅叫住了他, 让他在边上看着我的动作,如果不好的时候及时给我纠正。
 
  我也按照师傅,和以前搓澡工给我搓的方式,给师傅搓了起来。当搓到师傅 下体的时候,我的注意力全在他的JJ上,完全忘记了应该的顺序,是不是的还 故意去套弄师傅的JJ。师傅被我搞的不好意思了就是,“那种地方不能搓太久, 轻轻带过就好了,除非客人,要求多搓的时候,可以稍微加长一点时间。” 
  “哦,”我赶快把手移开了。
 
  同事在边上说:“没有想到小宇学的很快,看看就会了。
 
  同事被叫号了,他穿好工服上床了。
 
  师傅反过身,把背和屁股给了我,顺便用手理顺了他的黄瓜,我又在师傅的 背上开始搓了起来,搓到他的臀部时,发现师傅的龟头完全暴露在外,外面还有 两个30来年的蛋,这次我多了个心眼,不总去摸了,只是在大腿内侧的时候, 时不时的刺激一下,没有想到,师傅的JJ居然变大了。
 
  等我完成了在师傅身上的实习后,师傅对我表扬一番,让后让我回到待客室。 
  经过这次的培训我知道了搓澡的顺序,用力的大小,以及基本的一些穴位。 这些知识,在我接下来的工作中有很好的帮助。
 
  前几天我就是在为同事们义务的服务,因为20多个同事我都给他们搓过了, 可是我是一分钱都没有拿的,话说回来,我很乐意这样,因为我来这里赚钱不是 第一位的,来到这里欣赏男人的身体才是目的。当时的打算是看到和摸到100 个男人的JJ。我就走人。回到我以前的环境中去生活。可是才3天的时间就已 经20几个了,我心里在想。这样不行。从这天起我要看到和摸到100个帅男 的才可以离开。
 
  洗浴的生意周五最好,周六日比其他时间要好。就在我上班的第一个星期五, 所有的同事都上床了,又有客人叫搓澡,没有办法,领班让我上。
 
  此刻的我心里有很多的想法,紧张、期待、等等,太多了,我心里在想,肯 定是一个大帅哥。等我来到包房的时候让我彻底失望了,一个挺着7、8个月身 孕的,戴着个江泽民眼镜的老男人,躺在床上,下身用白色的毛巾遮盖着。< 说 明一下,白色浴巾表示一般客人,黄色浴巾是VIP客人,橙色浴巾代表着,是 非常尊贵的客人,橙色浴巾一般都是高官,社会名流。> 站到客人面前,他的大 咪咪,感觉里面蕴藏着奶水,我一把就把他的浴巾给抓开了。我靠,当时我还认 为我走错了房间,要不就是他进错了房间。只见两条大腿中间的阴毛,可是任我 怎么寻找,压根都看不到代表雄性的标志。奶奶的,我当时吓了一大跳,这分明 就是发了福的大妈呀!可是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呀。我正想要退出去的时候。他说 到:“呆会顺便给我洗一下头。”
 
  哈哈,你要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女人呢。不过这句话,我没有说出来。我 草草的把脸和上身给他搓完,搓到他下身的时候,他把腿劈开了,我把手伸到茂 密的阴毛准备拖起他的睾丸时,才看清楚了他掩埋在阴毛之下的JJ。
 
  说句实话,其实“大妈”的也不小,原因是肚子太大,把一部分都给藏起来 了。
 
  由于他的国土面积太大,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打扫干净。在回待客间的 通道里,我自己忍不住的在偷笑。
 
  这天的表现让我有了很大的信心。原因是那位客人没有投诉我。哈哈,自己 臭美一下。
 
  很快,病假的期限到了,原单位的同事纷纷给我来电话,嘘寒问暖的。搞的 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同事们的关切。
 
  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在搓澡工这个队伍中继续下去。我还没有向父母交代 我事情,显然,他们是不会理解我的所作所为。
 
  在迷茫的时候,我的天平倒向了男色。我辞掉了原有的工作,彻底的做起了 我的搓澡工,在那里,我每天都可以和我朝思暮想的JJ在一起,黑的、白的、 老的、少的、大的、小的、有包皮的、没有包皮的等等应有尽有。想到这里我心 里那个美呀!
 
  由于我天姿聪明加上有一点帅,有好学,还能与大多的客人聊天谈地的,很 多客人都点名要我服务。^_^ 感觉自己好不要脸。不过我没有装B。装B被雷劈。
 
  终于在这天上班的时候,我来到洗浴中心,刚好在大门口碰到了一群5个男 人来中心休息,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一股浓厚的酒气味袭来,我顿时感觉难 以忍受。我用余光扫了一眼那几个男人,其中一个看起来是那么具有东方男人的 韵味。此时的我,忍不住在多看了他一眼。越看越想看,我就跟在他们后面,一 起走进了大厅。到了前台,我不得不要和他拜拜了,因为我不能走客人通道。没 有办法,只能走员工通道,换好工装在待客室等待叫床。
 
  那小子的样子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只知道他是帅哥一个。
 
  “小宇子上床”服务生在门口传来喊声。
 
  “几号?”我问道。
 
  “6号大包!”
 
  “不会吧!几个人呀?我一个人上?”
 
  “他们先叫一个。”
 
  我还是走进了6好包房。6号包房最多可以6个人同时洗浴。里面配有淋浴、 浴盆、桑那,蒸汽等等。
 
  等我进去之后,就看见里面有3个赤裸的男人在里面。一个男人见我见来, 就躺到了床上。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用毛巾还是用澡巾?”我职业的问道。
 
  “用毛巾,我的皮肤不能用澡巾。”
 
  “好。”
 
  我把右手裹好毛巾,用左手把这个男人的脸往一边一掰。这张标志的脸,有 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惊恐万分。
 
  “先生你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吧?”我问道“是的,经常来。”他很有礼貌的 回答着我。这样一来,我对他有了莫名的好感,但是他还是满口的酒味。 
  我慢慢的在给他清洁,同时我也是在拖延时间欣赏他的身体,其实我早已迫 不及待的刺激过他的JJ了。我把上身弄完了以后,他闭着眼睛,把一直手放在 额头,一只手放在头下面,他的腋毛好浓,好浓!
 
  摸到他JJ的时候,我故意让毛巾脱落,就用手,直接给他搓了一下。我多 想一直给他搓洗下去呀,可我不敢。我还是把毛巾重新套了回来。他的东西不是 很大,但很精致,精致到自己爱不释手,可是我还是不敢在那个地方停留太久。 
  等我的手滑向他大腿内侧的时候,这个男人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我欣喜若 狂:“你把鸡巴给我好好搓搓,把包皮反过来洗一洗,要不呆会,你们这的小妞 不给叼!”
 
  妈呀,这小子好平静,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既然你这样,我也就放开了。 
  干脆把毛巾仍一边去,用手尽情的享受这这根肉棍。
 
  我把包皮给他退到底,象对待自己的JJ似的给他清洗。经过我的刺激,这 家伙,在我的手心里站了起来。
 
  这可是第一个男人的东西在我手里变大,变粗,变硬。此时我自己也硬的不 行。
 
  “好了好了,哥们,在倒腾,呆会就射了,给我留着吧,呆会要给小妹妹的。” 
  他抬起头笑着对我说。
 
  我立马停下来了。我只知道自己的脸烫的不行。
 
  等我出来后,我飞奔到了厕所,迅速的扒下自己的裤子,对着马桶,狠狠的 抓向了自己的宝贝。
 
  这件事后,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只要是我的客人,长的有几分样貌的,我都 不会放过。前提是只要客人不反对,我还是比较乐意的。哈哈。
 
  没过多久,这个帅哥又到了我们洗浴中心来消遣了。不过这次他不是来找我 的。不说大家也知道,没有办法,我就想他来找我。可以到目前还是不可能的。 
  这天,我刚搓完澡出来,在包房的门口碰到他裹着黄色的浴巾出来。我嘴比 较笨,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傻傻的对着他笑。奶奶的,小子居然看都没有看我一 眼。气的老子吹胡子。不过没有关系,我能理解,我毕竟只是一个搓澡工,人家 可是到这里来消费的客人,而且还是裹着黄色浴巾的VIP人。他能记住我吗? 
  自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回到待客室,等着叫号,心里一直在想,会不会再叫我去给那小子搓呀!要 是真的叫我,我这次非得搞的那小子的JJ呕吐白色的东西不可。自己先抽自己 一个嘴巴,我敢吗?我有那个色心有那个色胆吗?
 
  “小宇,小包18号,搓澡加推盐。快点”
 
  “怎么那么急呀,我还没有盐了,要去领呀!”我不耐烦的说道。
 
  “那,小王上。”
 
  小王去了,我也去领盐去了。等我回来,看小王怎么还在候客室呆着呢? 
  “王哥,你怎么这么快呀!”我好奇的问“小宇,你不知道,那个男人点名 要上次给他搓澡的搓澡工给他搓。”他很不满的说道“王哥,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服务台正在查。”
 
  “哦”
 
  不一会,服务员又叫我上床,开始我以为是轮到我的号,等我出了侯客室, 服务员才对我说:“小宇,这是你的老顾客,点名要你搓,刚才就叫你了。前台 通知我,让我对你说,你要好好搓,他可是咱们区地税局的什么科长,老板见了 都要客气三分。”
 
  “不会吧,你们肯定搞错了,我没有搓过什么税务局的。肯定搞错了。”我 肯定的回答到。
 
  “没有错,前台看记录了,就是你。”他也肯定的回我。
 
  妈呀!怎么会出来税务局的。不说还无所畏。还告诉我老板见了也要客气三 分。话说回来了,在以前的单位的时候我也和税务局的人们打过交道,也知道他 们一个一个的牛逼着呢,特别是对商家,那个牛逼,比牛逼都牛逼。
 
  心想管他的呢,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还怎么。
 
  等我来到包房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要是我得罪了这个家伙怎么办呀? 
  我推开门。妈呀!就是围着黄色浴巾的那个男人,就是我想着的那个男人, 进门的时候我才有点胆怯了。是不是因为上次玩他JJ他现在回来找我算账呀! 
  管他的豁出去了,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假装大方的问到:“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用毛巾还是用澡巾搓?”这句开 场白,我到死都记得,也许睡着了说的梦话也就是这句了。
 
  “还用问吗?你上次用什么给我搓的?”这小子反问我。
 
  看着他的眼神,我特别不自然,居然给人家放起电来,那电呀,是高压的, 能把人电死。我要是对方,肯定立刻就躺到了地上。
 
  “你忘记了吗?”他见我不回答追问到“没有,我记得,是用毛巾,你还说, 你的皮肤不能用澡巾。对吧!”
 
  “你的记性还很好!新来没有多久吧!以前没有见过你?”他继续问到“来 了快一个月了。”
 
  “以前也是做这个的。”
 
  “不是,以前是做管理的。”
 
  “做管理的?那你怎么会来做这个”小子好奇的问我。
 
  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没有办法。只能往下说了:“我对这个行业比较好奇, 想体会一下。”
 
  “哦,可是我看你的技术不错呀!”
 
  “是吗?马马虎虎的。”
 
  “来我们开始吧!”我急促的想转移话题。
 
  “不急,在聊会,今天下午没有事,多待会也可以。”
 
  “你等一下不是还要上去找小姐按摩一下吗?”我问到。
 
  “不去了,每次都是人家请客,他们都花了钱了,不去白不去。去了也没有 意思,男人和女人之间也就那么回事。没啥意思!”
 
  说完就躺到了床上,我还是机械性的裹上毛巾,开始给他搓脸。其实这些人 的身上根本就不是很脏,几下糊弄下来,也就了事了,可是在这个男人面前,我 就是想慢慢的抚摸他的躯体,看着他的JJ随着我的用力,来回的晃动,我就有 一种莫名的快感。
 
  很快,就来到了他的命根处,我还是那样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这根东西。慢慢 的这根东西又起来了。涨红的龟头外露出来。我把手转移开了。
 
  “小兄弟,你上次搓的我很舒服,最近也好久没有性生活了,要不你在给我 搓搓那里。”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可美了。没有回答,就用手直接套弄起他的JJ来。 
  “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我也许比你大,我今年30。”他问到我,其实也 把我的问题回答我了。
 
  “今年28,我属马的。”我说到。
 
  “你结婚了吧,孩子多大?”他继续追问到呵呵,这次遇到查户口的了,要 是服务员不早告诉我,我还认为他是派出所的呢?心想你就问吧,反正我一不偷, 二不抢,三不参加国民党;公安不敢抓,法院不敢判。我怕谁呀!我是做什么的, 我可是搓澡工,就是布什和马英久来了,让我给他搓澡。我让他抬腿,他也得抬 呀。要摸他的鸡巴,他也得给呀!大家说是吧。
 
  “没有结婚,那来的孩子,我们这样的有那个女的愿意嫁给我们呀!”嘿嘿, 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就凭我的那股子帅气,要是今天出了家当和尚, 明天隔壁就的出现一座尼姑庵。
 
  由于对他有一定的好感,使得我和他的交流很随便。看样子这小子也很乐意 和我聊天。
 
  前面的卫生打扫完了以后,用水给他泼完,他爬了起来,趴在床上。我继续 给他搓背。说句实话,用毛巾搓背,最费尽。不过话又说回来,用毛巾我的提成 高,而且可以长时间的享受男体。
 
  摸着他那丰满的臀部,我激动的要死,他的臀部是那么的有弹性,而且,高 高的往上翘起,我用毛巾缓慢的、轻轻的向他的股沟移动,在那充满诱惑的地带, 我实在是把持不住自己,只感觉小弟弟把工作服,顶的好高。而且我总感觉自己 的口水怎么也吞咽不完。我的妈呀,当时我真有给他口交的冲动。
 
  我居然不要脸的把他的屁股掰开,他黑黑的菊花在一片黑黝黝的卷毛草下, 绽露出无限的光芒。
 
  住手呀!住手!真的该住手了!自己过火了。心里不断的在提醒自己,可是 此时我的手,仿佛根本我是我自己的手。确切的说是个性饥渴的色男的手。这样 骂我自己比较贴切。
 
  “你别说,你搓澡就是与别的搓澡工不一样。”他突然冒出一句话。
 
  吓的我本能的停止了一切动作。
 
  “有什么不一样?”我胆怯的回问。
 
  “你搓澡让人很舒服、很享受,而且感觉你很敬业,某些地方你也很仔细的 搓。”
 
  “呵呵,大家都是这样的吧!”我感觉他是在肯定我的‘工作’。自己开始 有些飘了起来。紧接着我追问到:“有什么不一样的,比如?”
 
  “不一样,比如,他们会有意的逼开鸡巴和皮眼。可你就不一样了,这些地 方你也很仔细的搓!”他没有不好意思的回答。
 
  我的心在偷笑,给他泼完水后,就吧浴盐给他洒在身上,并且手给他完全推 开。这次可以正大光明的摸他身体的每个角落了,当我的手在他身上来回游动的 时候,摸着光滑的肌肤,我又开始想入非非了。他完全闭这双眼,享受这我带给 他的放松和愉悦。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次我的双手可以完全把他的疲软的弟弟捧在手心,当我的手接触他外露的 龟头是,是冷冷的感觉,那种蹂躏这JJ感觉,我查阅了我所有的词典都找不出 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知道两年后的今天,我还一直在回味。 
  结束了,该结束的都结束了。他走了,我也回到了属于搓澡工的地方。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个男人就没有在我们洗浴中心露过面了,在我心里一 直盼望着他能来这里,而且让我给他搓澡。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一回事。 
  心里总是惦记着他。也许自己真不会喜欢他了吧,呵呵,应该不是,有可能 的就是,在那么都客人中,他是主动让我给他搓JJ的。
 
  就是因为这点,我对他莫名其妙的好感慢慢的变成了爱恋。可悲呀!可狠呀! 
  一个搓澡工居然喜欢上地税局稽查科科长。而且还是个傲慢的直男。这里说 他傲慢,的确他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也许和他自己的职业有关系吧!
 
  来到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一个月的时间里,我还没有到大厅里面给客人搓 过澡呢?我还是比较想去大厅工作的,不过没有办法,向我这样长的好,手法又 好的师傅,是给黄色和橙色客人预留的。白色的客人想要我们为你服务,你必须 要到包房才可以的。
 
  不过,我还真的在大厅搓过一个客人。以后再说这个男人。
 
  在我望眼欲穿的时候,税务局的帅哥科长(以后就叫他仁瑞好了),终于又 一次出现在我们洗浴中心。这次和他来得还有一大帮人。不过这次他是穿着制服 来得。在制服的包裹下,他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挺拔,那么的精神,那么的什么, 总之就一句话:“秘史劳资鸟。”
 
  ^_^ ^_^ 不过也没有关系,仁瑞的所有地方我都见过了,也摸过了,鸡巴多
 长,多大,多粗,力度多少,包括多少根毛我都清楚。不信你就去数数,数完了, 告诉你对不对。
 
  对于仁瑞的到来,我早就做好了准备,我知道他会叫我的。也一定会叫我的。 
  不过我错了。仁瑞这次没有叫我。我好失望,我好难过。亏我对他那么好, 那么好的照顾他的弟弟和菊花。搞的老子一天心情都不好。
 
  下班的时候,师傅叫我给他搓澡。没有办法,谁让他是我师傅呢?硬着头皮 上了。虽说师傅的JJ有特点,比仁瑞的还大。不过和仁瑞在我心中压根就不是 一个档次的。现在的宇爷不是一个月以前的宇爷了。日理万鸡的宇爷,不是带毛 的都是好鸡。还要看这只鸡是谁养的。对师傅的长鸡鸡现在没有兴趣了,就算有 毛也不叫凤凰。还有就是他是我师傅呀,太熟了,就觉得没有意思了。
 
  直丛上次仁瑞没有叫我以后,我的心情糟糕到了及点。仿佛对所有的男人都 没有兴趣了。心里一直想这仁瑞。总是不断的在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他了。但得 到的答案是肯定。可是人家会喜欢我这个搓澡的男人吗?再说,人家是直男呀! 
  不会弯的,他的身份和地位也不会允许他变弯的呀!更何况我对他真的不了 解。
 
  迷茫,真是太迷茫了。
 
  “小宇,上床,22好小包。”
 
  “哦,马上就来。”
 
  推开门,一张熟悉的脸正在打量这我。我惊住了。原来是仁瑞。我狂喜。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用毛巾还是浴巾搓澡?”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吐 出这句话。说完了,我就后悔,我把上次和他培养的距离一下又踢到十万八千里 去了。
 
  “小弟,你说呢?怎么不认识我了吗?”仁瑞坏笑的看着我。
 
  “那能忘记你这个帅哥呀!我可是天天在想你,夜夜在盼你呀!”我无耻的 说到,我都不晓得这句话怎么可能从我嘴里说出来。真他妈想找个下水道装下去 算了,要不让仁瑞把我日死算了。反正没有脸见他了。
 
  “嘿嘿,你们这的人呀!个个都会说。我要是个美女,你日想夜想也行呀! 
  我大老爷们一个,想我干什么?“小子还是坏坏的笑着说道。
 
  “想你叫床呀!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慌忙的 解释到。哎呀,这就是我的嘴笨,引起的麻烦。
 
  “不用解释了,越描越黑。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他主动的给我台阶下。 
  等我给他搓完了以后,仁瑞说:“你的电话多少?有什么事情给你去电话!” 
  你找我能有什么事呀!我可只能帮你搓澡,别的不会。心里虽然是这么想, 但是人家居然给我电话,我能不给吗?自己先偷偷的把头扭到一边去笑去了。 
  “136936885**. ”
 
  “等一下,我把他存到手机里。”
 
  说完就去掏手机去了,看着他的JJ在他迈动步子的情况下,左右摆动,我 又春心荡漾了。
 
  “你叫什么?”
 
  “刘宇。文刀刘,宇宙的宇。”
 
  “怎么不响呢?”他疑惑的问我。
 
  “不好意思,我们上班期间不许带手机,手机就放在更衣室了。”
 
  “你几点下班?”仁瑞又问我了。
 
  “夜里12点。”
 
  “这样吧,我给你发条短信过去,等你下班了开手机的时候就又我的电话了。 
  我叫仁瑞,仁慈的仁,瑞雪的瑞。“
 
  “好的。”
 
  等我回到待客室,立马就去打开了手机,蛙仁瑞的短信已经在上面显示了。 
  我蹦了起来。同事们问我:“是不是彩票中了呀!”
 
  “去,我从来不买那东西。”
 
  我认真的在手机上存下了,“仁慈的瑞雪”
 
  这天下午时间怎么过得比一个世纪还要长呀!总算是等到了,下班的时候了。 
  我打车直奔我的公寓。
 
  在车上就收到仁瑞的短信。
 
  “小宇,下班了吧!”
 
  我立刻的回到:“在回家的路上了。”
 
  信息发出去的一刻,我总是感觉自己在梦里。这不是真的。这是电话又想起 了那熟悉的短信铃声,打开一看:“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但不知道该不该问。” 
  “什么问题,你说吧,我知道的我照实回答,不知道的我就再帮你问问我的 朋友。”短信回过去了。
 
  我也到家了,回到我自己的小窝里,小窝还是那样的整洁,那么的温馨。我 紧握的手机在那晚都没有在振动过了。
 
  我有些不安,有些不知所措,握着手机趴在床上睡着了。
 
  等我一觉起来已经是中午11点了,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手机有没有 短信。不过我没有看到什么信息。
 
  生活的继续,日子还得过。起床洗澡,做饭。洗衣服,擦地板,现在感觉有 点饿的意思了。那就吃饭吧。
 
  有短信了,急忙找出手机打开,仁瑞来的。
 
  “你今天几点上班?”
 
  “下午3点,你不是有事要问我吗?怎么不说呢?”回着短信,觉得自己今 天做的饭出奇的美味。
 
  这个家伙,短信出去了,就没有动静了,就跟石沉大海一样。气的老子直冒 泡。这个鸟人,老子也不理你。
 
  都说男人在某些方面最没有骨气,我想就是这时候的我了,手机是一遍有一 遍的拿起来,放下去。老子要赚的是欧元的话,非得把手机给摔了。
 
  时间到了,出门上车,起洗浴中心。换好共服最后看了一次手机,还是没有 信息。正要把柜门关上的时候,手机振动了。仁瑞来短信了。
 
  我赌气,不看,关上柜门。然后又把柜门打开。那出手机,又放了回去。锁 上柜子坐到了外面。
 
  刚坐下服务员就开始叫了:“小宇,18号小包,加推盐。”
 
  “哦”我没有心情去工作,脑子里总想短信上他说的什么?不过还是要出门 去伺候我的客人们。
 
  推开18号房门,我没有看见一个人,心想是不是记错号了。正在犹豫退出 来的时候。从桑拿房里冒出一句熟悉的声音。
 
  “我想你会来的。”
 
  我被这样的一句话搞的莫名其妙。你不废话呀!我能不来吗?这也就是这么 在心里想想吧了;接着我还是开场白:“先生您好!您是用毛巾,还是用澡巾… 
  …“没等老子说完,仁瑞那个小子就把我的话打断了。
 
  “你丫先来的呀!装什么装?”不过语气很温柔,温柔的让我全身起鸡皮疙 瘩,就连鸡巴的缩水了。哈哈。
 
  “快了,给我搓搓JJ。”说着就来拉我的手。我的那个祖宗,他这个举动 加上他的话语,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他完全把老子给整蒙了。 
  我还是照平常那样给他搓澡,但这次我没有和以往一样,主动去刺激他的弟 弟。在我的手碰到他弟弟的时候,他居然不要脸的问我:“我的鸡巴大吗?你喜 欢吗?”
 
  晕倒,我得扶住墙休息一会。我无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你好不好意思呀!小样。”
 
  我感觉到仁瑞的手,从我工作服的裤腿下伸向了我的弟弟。并且一把握住了 他。我哭我狂哭,第一次被男人摸自己的JJ。不过,仁瑞的手很温暖,他摸的 我很舒服。最后他把我的臀部也占为自己的领地。
 
  “你不要这样!真的。”我想阻止他。
 
  楼道外面传来了同事的说话声,仁瑞停止了动作。
 
  我丢下仁瑞,跑回了待客室。
 
  我被仁瑞的举动吓蒙了,经过他的刺激,我开始怀疑仁瑞知道我是同志了。 
  我好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暴露,害怕同事们嘲笑我。自己感觉开始接触仁瑞的 时候就不应该对他实施我的行动。我定了定神,才知道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我必须要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我重新回到18号包房。
 
  等我推开房门的时候,屋里没有看见仁瑞了,只是看见清洁工在打扫房间。 
  此时的我已经六神无主了。我呆呆的靠在门口,眼睛死死的盯这仁瑞刚躺过 的床。迷茫,真不知道是不是该卷被子走人的时候到了。在我心中,这个家伙肯 定会投诉我的。不过我错了,仁瑞反而在前台给我写了一张表扬单。(这是后来 
               才知道的)
 
  下班了,我换好衣服,信息的提示音响起,我才记得仁瑞给我的短信我还没 有看呢。短信打开了,原文如下;短信一:“刘宇,原谅我没有及时的给你回短 信。昨天晚上的问题,我经过反复的考虑我现在问你,你答应过我要如实的回答 的。但在今天已经变成了两个问题,我想你不会不答应吧!一,你是同性恋吗? 
  二,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同志,你会爱我吗?你可以短信二;不用回答,因为 我现在就在18号包房,如果你能接受我,我叫你的时候,你就来。如果你不是, 或不能接受,你就不用过来了。“
 
  看到他的文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真的。我给他拨通了电话,电话那边传 
        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是仁瑞的母亲)
 
  “喂,仁瑞吗?”
 
  “不是,我是他妈妈。”
 
  “哦,阿姨您好!我是仁瑞的朋友,仁瑞在吗?”
 
  “他今天酒喝多了,早睡下了。你找他有事吗?”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打个电话,问他一下。”
 
  “哦,等明天我让他给你回电话。”
 
  “好的,谢谢阿姨,我就刘宇。”
 
  “好,再见。”
 
  电话挂断了,可我心里再也平静不了了。
 
  那天晚上,我回到公寓。把仁瑞给我的文字,读了一次又一。这也许是我一 生中,同一段文字读的最多一次。我说不清楚,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郁闷。总之心 里乱的要死。
 
  这一夜,我把家里的地擦了N次。不是家里不干净,是我无法入睡,想用劳 累来让自己不去想,仁瑞和我的事情,可是事情发展到这步,我能不想吗?毕竟, 这是我的初恋,而且是我很中意,很中意的男人。
 
  黎明时分,我累了,的确累了。眼皮已经不能张开了,可我脑子里很清醒。 
  仁瑞的一切、他的坏笑,他不经意的挠头,他抚摸我的情景,一个一个都浮 现在我眼前。我不得不承认,我被他完全的俘虏了,他俘虏的不仅是我的心,我 的身体,还有我的精神我的灵魂……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6点了。整个人一丝不挂的,恍恍惚惚的站 到了落地窗前,看到大街上急忙赶路的人们,我的思绪被牵回,3年以前的时期, 那时,我特想有个家有自己的家。
 
  今天旷工了,这是肯定的。我在床上找到了已经没有能量的手机。给手机充 上电,同时也打开了手机。
 
  给单位去了一个电话,说在上班的路上,被摩托车撞了一下。可能要休息几 天。的确我也想休息几天了。我想在这休息的几天里,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想给,仁瑞去电话,电话拨出去话筒你传出的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 关机,请稍候再拨。”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三次还是这样。
 
  我在浴室里照着自己,感觉以前那个帅气的脸盘已经没有傲气了,有的是一 脸的‘晦气’。
 
  我始终没有接到仁瑞的电话和短信。日子还得过,我回到了我热爱的行业中 去了。去那里,有全身赤裸的帅哥,让我欣赏。
 
  写这段,心情比较沉重。
 
  也许仁瑞以后因为我在这里,他是不会在来的了,如果再来也是不叫我的床 了。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过了几天,仁瑞又出现在我的眼皮下,而且他是特意 的来找我的,就在我下班那的时候,他在大门口等我。
 
  下班以后,我急忙的往家走,根本没有去留意街上站的什么人。
 
  “小宇宙,你回家呀!”即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我本能的回头一看,不错,就是仁瑞,的确是仁瑞,他来找我?不会吧!我 受宠若惊。
 
  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帅哥,这次他穿这一双NIKE运动鞋,一条D& O的 牛仔裤和白色的NIKE运动服。把整个人显得精神N倍。
 
  当他走向我的一刻,一股酒气也把我给包围住了。
 
  “你喝酒啦?”我急切的问到。
 
  “是的,还喝高了,怎么,你不喜欢呀!”他语无伦次的说到。
 
  “你喝了酒,就不要在外面吹风了,那样容易感冒的。”这句话我是真心关 心他的。
 
  仁瑞没有在说话,一把拉住我的手就往停车场走去,我在他身后完全就向是 犯了错误的孩子,任由家长处置。
 
  车门打开,他连拖带丢的把我一下就仍了进去。幸好车里的空间还比较大, 要不碰到我的脸怎么办呀。我全身上下,就脸值点钱。
 
  随后,他也扑了进来,他重重的压在我身上,满口酒气的嘴,对着我的唇就 来了。这叫强吻,我受不了,真他妈受不了。吻吧。事后,小子居然说,是为了 让我尝尝五粮液的味道!才给我吻的。害的老子刷烂了500只牙刷。
 
  继续开始。仁瑞,把我抱的越来越紧,我知道是他身体里的荷尔蒙在作怪。 
  我同时也能感觉到他的弟弟站了起来,抵到我的腹部。我们还算理智,没有 继续在往下行动。大家冷静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你回家吗?我送你回去。”仁瑞的话打破了无语的场景。
 
  “好。”
 
  他示意我下车,坐到前面去。
 
  一路上我们也没有说话,只是仁瑞的右手始终握着我的左手,时不时的还用 力捏一下。
 
  到了楼下,他站在车的那一边,看着我,我看着他,和他笑了笑。其实我是 想他提出来和我一起上去。可是老人家就不说话。足足10秒中过去了。 
  “我上去了。”
 
  “好,我看你上去,开灯后,我就走”
 
  “算了吧!你走了我再上去好了。”
 
  “你上去吧!”
 
  “你走吧!”
 
  真他妈恶心,不知道这两个男人怎么搞的,摸都摸了,吻都吻了。还有什么 逼好装的。都说:“装B的比卖B的更讨厌。”我看是说的我和仁瑞。
 
  最后还是看到他上了车,启动了,拐弯了,我才失望的向电梯间走去。 
  我刚掏出钥匙把房门打开,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是他。迫不及待的接了起 来“喂”
 
  “哈哈,我想我还有件事没有做。”
 
  “什么事?”
 
  “就是看你开灯。所以我回来了。”
 
  “不会吧!你没有走吗?你现在就在楼下呀!”
 
  “是呀!”
 
  说完门都没有来得及锁,迅速开灯,然后来到窗户前,拼面的在搜寻他的身 影。
 
  “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呀!你耍我呀!”
 
  “嘿嘿”
 
  心里嘀咕着,上小子的当了。
 
  “你住16楼吧!”
 
  “你怎么知道?”
 
  “不告诉你,我挂了,有电话进来。”
 
  说完了就挂了电话。我在窗前可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呀!管他的。我脱完衣服 和裤子赤裸裸的在家里来找东西吃。等打开冰箱的时候,才看到门还没有锁呢。 
  自己太大意了,半夜居然不锁门,要是进来小偷怎么办,如果小偷是个GA Y那我不是被劫财又劫色呀!我的那个娘。快点去锁门。
 
  就在我关门的一刹那,门被推开了。是仁瑞,吓死我了,我还真认为碰到小 偷了呢。不过我赤裸的身体,仁瑞是看的一清二楚了。
 
  “你在诱惑我呀!”仁瑞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的。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我没有回答仁瑞挑逗的问题。
 
  仁瑞一把把我搂到了怀里。一股暖流从脚心一直涌向到头顶。被男人拥抱的 感觉好舒服,我顿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仁瑞把我丢到了穿上,他迅速的退去自己的衣物,重重的压在我身上。同时 性感的唇开始在我的表面皮肤轻轻的游走。
 
  两个赤裸裸的男体在我熟悉的床上来回翻滚。当我的JJ被仁瑞的喉咙包围 的那一刻,我全身都在颤抖。在做爱方面我是白痴,真的很白痴。当时就向菜板 上的死肉,任由仁瑞的宰割。
 
  仁瑞把我翻转过去,使的我的臀部在他面前完全呈现。他舌尖在我的肌肤上 每每划过一次,带给我的都是无法形容的愉悦。我紧紧的抓住床单,等着仁瑞送 我去往天堂的路上。
 
  仁瑞的舌尖钻进了我的身体,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外界物体探秘,我几乎要窒 息。管他的呢,我还是闭着眼睛,享受这一切吧!
 
  停止了,哈哈。只是感觉有一团滚烫的东西在我后面来回的摩擦,我立刻明 白了是怎么回事。本想阻止,可还没有来的及,已经被一阵强烈的刺痛把我从去 往天堂的路上给拽回来了。痛,痛,痛,痛,痛,痛的老子钻洞。
 
  我的表情,使得仁瑞暂停了一切行动。看到仁瑞如此的呵护我,我咬紧牙! 
  忍受着仁瑞带给我身体上的痛苦,享受着心里的愉悦。
 
  该做的都做了,该破的都破了,该流的都流了。那天晚上仁瑞一直抱着我, 就在他浓厚的男人体味下,我被熏着了。此时的我,倍感幸福!
 
  早上醒了,我们彼此都看着对方,现在我终于可以仔细的看看仁瑞了。看着 他英俊的外表,我的心在偷笑,自己在心里面不断的问自己,躺在我身边的这个 绝种好男人,以后是属于我吗?我能和他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吗?我在我这 里找不到答案,在仁瑞那里我也不敢去要求他对我承诺什么?更不会让他承诺这 些更本就不会有绝对答案的答案。
 
  但是我愿意,为了仁瑞放弃一切,包括我热爱的“男体盛”。摸着仁瑞那张 迷死天下女人和无数男人的脸,我的思绪万千。
 
  “小宇宙,你的家很不错吗?”
 
  “还可以吧!”我骄傲的回答。
 
  “起床,吃东西去吧,我饿了。”
 
  我们一起到外面吃完饭,各自就去自己该去的地方了。
 
  走了,回到属于我的地盘去了。仁瑞把我日了,但我没有找到该有的感觉。 
  倒是屁股整整痛了一天。害的老子都害怕上厕所。上完厕所都不敢用纸擦。 只能轻轻的挨一下。呵呵,不好意思,这么私密的东西都拿出来说。大家把眼睛 闭起来,我相信你们没有看到。骗鬼了!
 
  人家都说情场得意,赌场示意,我看用在我这里是不恰当的。回到待客室, 脑子里想的全是仁瑞那小子。搞的我快变成发情期的母猪了。那段时间我是愉快 的。总是有事没事的都偷着乐一会。
 
  “小宇,16号小包,搓澡加推奶。”服务生打断了我的思绪。
 
  “来了。”踏上拖鞋,去享受了。其实我很愿意给人推个盐呀,奶呀的。他 们要求推个油什么的宇爷我是乐意加乐意呀!
 
  熟练的推开房门,熟练的说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用毛巾还是用澡巾?” 
  “毛巾多少钱?”一看就知道是自己花费的。
 
  “25”
 
  “那澡巾呢?”傻B都知道肯定便宜了,还鸡巴没完没了的问,都快把老子 烦死了。没有办法,中国的国情就是这样。话说回来,人家问问也是正常的呀! 
  现在可是在讲要明白消费的嘛!
 
  “20”
 
  “我用澡巾,是新的吗?”他很不放心的问我。
 
  “先生,是全新的。”
 
  说完,就一把抓开他围在下身的浴巾。他还有点不好意思。这有什么不好意 思的呀!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只是大小不一样罢了。
 
  “先生,这个力度合适吗?”我职业的问到“可以。”
 
  我给他搓完脸,搓完胸口,搓手臂,搓完手臂搓腋窝。反正上半身该搓的都 搓过了,现在就要到下身了。
 
  我拍拍他的大腿内侧,示意他把腿劈开,是该春光乍泄的时候了。
 
  用澡巾来回的搓着他的大腿内侧,同事眼睛一直在欣赏他的弟弟,弟弟倒是 睡的很沉。不过他的蛋蛋倒是很好看,而且好大,足有鸡蛋那么大。我还认为是 长的肉瘤呢。
 
  不过,左手还是有直接接触的机会,因为我要把它们两拖起来呀!正是因为 蛋蛋大,肉也感觉比较多,握在手里的感觉还真舒服。
 
  算了吧,自己不要在乱想了,我可是有人的人了。自己在提醒自己,难道要 又当婊子又立牌坊呀?想想就不能在那么色了。可是我这是在工作呀!每有办法, 我必须要去触摸才可以呀!后面的这个理由是充分的在给自己找理由。
 
  我和仁瑞基本每天有最多3条短信,一个电话。这个男人比较古怪。和你做 爱的时候那个温柔加甜言外带蜜语的,就算老子是学‘国防’的也低不住。更何 况宇爷连‘国防’讲的是什么都不知到到,能抵挡的住吗?只要他的精液射到你 的屁眼里以后。对不起,你是你,他还是他。没有办法,谁让我喜欢这个抽卵不 认人的家伙呢?自己倒霉。付出吧,不要求回报。所以大家不要幻想我和仁瑞能 有什么结果。他就是我生活当中,过客中的一员。
 
  回到待客室,继续等着叫床。一个接一个,打扫完最后一个,我也下班了。 
  这天星期五,生意很好。拖延了快一个小时才下班。
 
  等我出来的时候,仁瑞早已在大门口等我了。看见他在等我,我的第一感觉 就是要被日了。那时候的我,即想和他在一起,可又特别怕和他在一起。我开始 对他勃起的JJ产生了恐惧,这不能怪我,谁让他的JJ太硬了,我看硬的足可 以去打磨钻石了。
 
  见面后,他依然是喝的醉熏熏的。我也搞不明白,每次他和我发生关系的时 候,都会是这样。
 
  回到家,我特意从柜子里拿出我买好的润滑油递给仁瑞。我没有买套子,我 知道仁瑞是不会带套子的。
 
  在他跟前我就是立不起志来。我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一切。
 
  (缠绵的情节还用写吗?我看还是不要写了。要不有点过了。)
 
  等他高潮一后,我会起身打水给他擦洗身体上残留的分泌物,以及满身的臭 汗。到最后才到厕所把仁瑞留给我的精华排除,清洁完自己,抱着他睡去,去体 会他充满雄性的气息。
 
  是不是感觉自己好贱。为了他,我什么都能做。爱一个人好辛苦,被人好幸 福。我只知道现在的我离幸福好远。当然辛苦是围绕在我身边的。
 
  早上醒来,仁瑞走了,在我睡着的情况下走了。赤裸的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 显得是那么性感。看到仁瑞换下来的内裤,我俭了起来,用我的鼻子开始在他内 裤上收集他的味道。我的手来回的在抚摸自己的身体,乳头,JJ,大腿……该 摸的都摸了,不该摸的也摸了。在一阵急速的涌动过后,我终于平静下来。 
  以前的我,是内向的,就是说的闷骚型的。在认识仁瑞的哪会变的外向了很 多,直从和仁瑞在一起后,我变成皇妃型的了,就是性饥渴型。
 
  仁瑞从不要求我从搓澡工的行业中退下来。他还是依旧去我们中心,依旧让 我给他搓澡。不过,此时的我给他搓澡的感觉是和以前不一样的了。挑选一次来 详解。
 
  早上仁瑞在家和我分手后,下午居然来到我们中心。
 
  服务员依然叫我去为他搓澡。在楼道里还取笑我说:“小宇,你长的好看就 是生意好,人家点名要你!”
 
  “去,滚一边去。好象我跟楼上的女人似的,记清楚了。我是卖艺不卖身的。” 
  不过,服务员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听的。我先摸摸脸,看看自己在发骚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
 
  推门进去,一看是仁瑞。就问:“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刚来,他们非得把我叫过来。还安排了炮局!”小子摸着我的屁股说到。 
  “那你还不上去打炮?”
 
  “等你搓干净大鸡巴才上去呀!”
 
  “来,老子给你搓,把皮都给你搓落!”
 
  说是这么说,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依旧在给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体清洁 卫生。想想人家一会要去楼着女人,自己开始难受起来。
 
  搓到他弟弟的时候,老子一把就把它抓住了,奶奶的,老子让你出日女人, 让你去,抓不烂你老子不信。
 
  “痛呀!”仁瑞惊叫。管你痛不痛,只知道老子现在心在痛。
 
  松开手,我用嘴一口把他的疲软的弟弟叼在口里。仁瑞被我的动作惊呆了。 
  迅速阻拦我的进一不行动。他起身锁了门,把我拉进了里屋的休息室。把我 的衣服和裤子一把拉了下来,把我丢到床上,把他硬了的鸡巴狠狠的插向我的喉 咙。
 
  顿时我就有想要呕吐的感觉。我忍受了,忍受他带给我的折磨。我要他在我 身上完全的发泄出来,等他发泄完了,他就不会上楼了。
 
  经过我的努力,仁瑞射在我的嘴里了,我也有身以来尝了一次精液的味道。 
  到现在也就这一次。不过是什么味道,我现在都说不出来,因为,仁瑞在我 深喉地带射的,压根就没有尝到。
 
  我迅速跑去漱口,仁瑞休息了一小会,给我签了一个搓澡,一个推奶,一个 推油。
 
  自己屁颠屁颠的休息去了。
 
  我和仁瑞的故事就是这样的继续着,这样的日子经过2个多月,仁瑞终于找 我谈了谈我们的关系。原因是仁瑞要结婚了,我到那一刻才知道为什么仁瑞每次 找我都是喝高了才来。
 
  仁瑞结婚的时候,是我和他说再见的时候,我知道这小子要把一个女人带进 痛苦的生活当中去。但我还是爱着仁瑞。仁瑞心中还是会有我的,直到现在他也 会给我电话和短信,有时也会来我这里搓澡,太晚了就会去我家睡上一觉。 
  他的世界,他的生活,他自己选择,我还是我,不过和当初的我还是有些不 一样的,今天的我,我得感谢仁瑞,是他成就了我的今天。
 
  今天的我,已经不再是搓澡工了,至于我在做什么,请听到时候的分解…… 
  我的故事还在继续,仁瑞要结婚了,当然不是和我,虽然我不能去参加他的 婚礼,但我还是在默默的祝福他。在后来的日子中,仁瑞偶尔会在我生活中出现, 直到今天。
 
  我的生活也要继续,继续我的搓澡工生涯,转眼,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 也算是这里的老师傅了。哈哈,我可没有那么老。自己还是很年轻的。大半年过 去意味着100个帅哥的裸体以及他们的私密处,都被我摸过,虽然在这么多帅 哥中,我只能和其中一个发生了该发生的关系,但我还是很满足的。
 
  100个帅哥的明额已经够了,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我问自己,真的要 走吗?答案是不可能的。我那能放弃这么好的工作呀!
 
  调整心态,努力工作,多多的搓澡,找好多的钱。
 
  这天,刚上班,就听见同事们在议论。唧唧喳喳的,就跟街头的小媳妇看见 男人走不动路是的,把整个待客室挤的满满档档的。
 
  “干什么呀!什么破事,把你们弄的跟地下党似的呀!什么秘密行动呀!” 
  我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到。
 
  “小宇,你不知道吗?我们这里来了个客人,是个和尚。”其中一位同事神 秘兮兮的告诉我。
 
  “我还以为来了个人妖呢?不就是个和尚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这帮 人呀,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的woman。知道woman什么意思吗?”说完 就一个奸笑。哈哈“切,就你会说鸟语呀!我们也会,不就是乌门吗?” 
  “小宇,该你去乌门了。大厅8号!”服务员叫到“靠,大厅?”我很意外, 我这么优秀的搓澡工师傅,要条有条,要样有样,要貌有貌,要JJ,BB都有, 让我去大厅。这不是鸡巴不当鸡巴用,就只会拿来尿尿用呀!“(说明,大厅搓 澡才15,老子才得6块)
 
  “快点”服务员在催我了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来到大厅8号,床上空空的。 
  我就开始大喊:“谁要的搓澡呀!”
 
  “我”一个男人,吊着根大鸡巴摇摇晃晃的向我走来!
 
  上下打量着这个人,不急不忙的。值得一提的是小平头(和尚头)一个。刚 开始我还没有在意这点。身体白白净净的,圆呵呵的,一看那就感觉很舒服。 
  我很礼貌的递上微笑。示意他躺下。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用毛巾还是用澡巾搓呢?”
 
  “毛巾!”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我。我心里在想,这条家伙肯定有钱。但我又 纳闷,有钱你干嘛不上单间呢?
 
  还是老方式,还是老手法,我闭着眼睛也会了。
 
  “听你们这里人说,你在这里搓澡搓的最好?”还在怀疑老子的技术,去你 大爷的。不好你点老子干吗?
 
  “嘿嘿!不敢这么说,我们这里的师傅都很好的。”我虚伪的客套起来“你 们这里有什么服务呀!”这个色鬼又开始发问了。
 
  “我们这里的服务很多,比如,腿盐、推奶、推油、足疗、保健、刮痧、还 有拔火罐……”还没有等我说完,人家就不耐烦了。
 
  “有什么特殊服务吗?”
 
  “有,在楼上,等一下你可以直接上去。”我回答到。这个男人这么一问我 就晓得他是来打炮的。又是只老色狼。
 
  “那你还可以提供什么服务呢?”你奶奶的,看老子长的帅,就开始打我主 意呀!老子是卖艺不卖身的。看你长的还说的过去,摸摸你的鸡巴,我还是很乐 意的。想到这里,我就有了打算。
 
  “我可以给你推油,推奶!”我把话递上去了。
 
  “那好吧!你给我推个油吧!”老子听完后,低下头,狂喜。这么好的美事 居然从天而降,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好事做多了,老天爷给我送来的呀! 
  “先生,你要做推油得到包房里面才可以!”
 
  “那好,你现在就去给我开个包房。”
 
  “行,那你先在就跟我过去吧!”
 
  我把这小子带到顶尖级的秦式包房里。
 
  我让这个色男平躺下来,我带来的玫瑰精油,从他脖子往下一直抹到他的脚 心,肯定是不会忘记他身体上,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器官。
 
  我的手法,温柔中带有猛力。刺激的穴位恰到好处。等我双手掐着他的大腿 内侧时,还故意用手腕去刺激他已经开始充血的弟弟。哈哈,自己完全就是把人 家玩弄于我的掌心。嘿嘿。这叫小宇爷钓鱼,愿者上套。
 
  色男,又发话了:“推油和推奶有什么不一样呀!”
 
  “那是肯定不一样的,推油可以让你完全的放松。”说完有主动的挑逗起他 的鸡巴来。
 
  “你翻过身去,我要给你推后面了。”我一边说一边去搬他,因为此时的床 上已经有好多精油,如果客人一不小心就会滑落下地。所以我们必须要去帮助他 翻身。可是我的帮助是有目地的。
 
  我不去扶他手臂,不去扶他腰。我偏要去扶他的小腹地带。在他一翻身的时 候,我就可以顺便在刺激他的弟弟。
 
  此时的他,早已经涨的不行了。我那罪恶的双手在他的后背来回的游走,时 不时的敲敲这里,揉揉那里,敲过了,揉过了在捏把捏吧!
 
  等我看他的时候,色男,还反过头来给我放电。不好意思,宇爷,现在可是 绝缘体,你就是把发电机组搬来,也是没有用的。但是你要是放火,我就完了! 
  感觉到色男,对我有幻想,我的胆子又大了。就在摸到他臀部的时候,我站 在侧面,左手压在他的腰部,右手从两腿之间滑向了他的弟弟。
 
  老色男,居然很乐意我这么对他。还微微的翘起屁股,等带我的手滑向丛林。 
  我是越摸,越没意思,人家可是越来越享受还居然发出了呻吟。我还是把手 撤了回来又在他腰不做弧形运动,没过一会,色男就投降交枪了!
 
  完事之后我正准备退出的时候,人家发话了。
 
  “小师傅的手艺真是好!”
 
  “您客气了!”假惺惺的。本来我的手艺就好。
 
  “我很喜欢你这样的。”
 
  妈呀!你也太直接了吧!也不管人家接不接受。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人家说喜 欢我,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也好呀!
 
  我友好的和他笑了笑,等他签完单。我就要和他说拜拜了。
 
  可是人家就是不急着签单。我拿他也没有办法。人家可是我们这里的客人。 
  我可是被他们这些人养着的。还是的看人家的脸色办事呀!万一把这位色男 搞火了,非得说是我引诱人家走向这里的,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呀!自己还 是老老实实的等他签完单子再说吧!
 
  哪怕是最后要我出卖色相,宇爷也还是能接受的。
 
  “小师傅,你是那的人呀?”色男用痴情的眼光看这我问到。
 
  “我是四川人。”
 
  “我说你怎么那么好看呢,原来是来自四川呀。都说四川出帅哥呀!这可是 真的。”
 
  我知道你在和我套近乎,没有办法,为了我的单子,老子豁出去了。就来会 会你。
 
  “你不也长的很帅气吗?可是你不是四川人呀!”
 
  “我好看吗?你喜欢这样的?”无耻的家伙还真以为我夸他呢。相信我说的 话,小子你惨了。
 
  “有点喜欢,不过,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如果我要是个女人的话,没准 因为你的大鸡巴我还愿意和你睡上一觉呢?”说晚就是一阵笑声,都说要脸的怕 不要脸的,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老子的命是要的,今天就看看谁能得到这个不 要脸的桂冠。
 
  “我的鸡巴大吗?”还真是不要脸。来吧小样,“是够大的,我每天要见好 多,你的算大的了。”你不是想要我说你的大嘛!老子就使劲往高了说。把你捧 的高高的。然后再把你狠狠的摔下来。
 
  “和你的比呢?”
 
  我一把脱下我的裤子,一只手撩起衣服,把宇爷的宝剑拔了出来。就在他面 前展示。
 
  “是不是没有你的大。”我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你的也很好看,这样看不最 大谁的大,来我量量就知道了。”去你大爷的,老子知道你是想趁机吃老子豆腐。 
  你摸吧,你摸摸也最多不过少几根毛。
 
  最后,不要脸的桂冠我还是让给他好了,这天我出卖了自己的肉体,换回来 了一张纸。我的名节不保呀!以后没有男人要我了怎么办呀!哈哈哈哈哈哈。 
  等我回到待客室,同事们才说你的客人就是那个和尚。没有搞错吧,我居然 被……。不活了,不活了,我要回家躺在床上,等太阳光把我日死算了! 
  结果,大家都知道我把和尚从大厅忽悠到了秦式包房,都说我厉害,其中的 原由,只有和尚和我知道。从那以后,同事们都总喜欢和我打听这个和尚的事情。 
           搞的我那段时间人缘特别的好
 
  这天,我又被叫床,到小包伺候客人。我在楼道里就被这个壮汉的歌声给震 住了。奶奶的,这声音好听的没有办法说;推开门进去了。一看是个北方大汉。 
  身材那个猛哟!更喜欢的是,大汉的阴毛一直长到肚脐。胸部好有好多好多 的毛毛。一看这个大汉,老子就来了兴趣。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用毛巾还是用澡巾?”
 
  “澡巾。”
 
  我用毛巾把他脸擦了起来。当我的手触摸到他那骆腮胡的时候,就完全被他 软化了。
 
  心里就一直在抱怨老天,怎么不把这么好的东西安排在我的身上。哎,想归 想,自己还是要回到现实中来。我这样的奶油男人,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