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巧儿   成人电影   

大嫂巧儿


夜里,在新界一间石屋内,陆胜超心烦意乱、心情激动、心惊肉跳地喝着酒。二十六岁的李巧儿早已喝醉,像个「大」字熟睡床上了。在她那艳如桃李的脸上仍有泪痕。漆黑的秀髮散乱地遮住半边面,倍感神秘而迷人。她的丈夫一个月前因交通意外死了,巧儿伤心过度,经常借酒消愁。她的胸脯像两座巍然隆起的山丘,巨大、坚实,无懈可击,她正均匀地起伏。他的心跳正随她迷人胸脯的起伏而加速跳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又是另一个突起的小山丘。细看之下,三座山丘都像似在呼吸,像充满生命力似的。
陆胜超带着醉意在床边坐下,颤抖着两手慢慢将巧儿透明睡衣的衣钮解开。四粒钮解了,将睡衣左右分开,一对雪白的大奶子弹跳出来了,豪乳的起伏似乎更大了、速度也更快了。
当他的手按在乳房上时,那热力、柔软、弹性和起伏的感觉,使他不受控制,迅速脱去了自己和她的裤子,他急切地压到巧儿身上,粗硬的阳具一下便完全插入她的阴道里面,并且兴奋地横冲直撞。
巧儿在他进入体内的一剎那,突然全身震动了一下、小嘴低叫了一声,使他吓了一大跳!她张开了眼,使他极恐惧说:「阿嫂,你原谅我,我喝了酒,我一时冲动,我不是人!」
他正想抽出阴茎起来,想不到巧儿两手却按压在他的屁股上,使他脱不了身。更使他惊异的,是她迷人的眼睛亮得发光,正燃烧着不可抗拒的慾火!她那神秘而潮湿的小嘴张开了,热烈而渴望地淫笑着,使他也情不自禁吻向她的嘴。
她热烈回应,发出不明意义的叫喊!在阳具的挺进中,他上半身紧压在她的一对大白奶子上,推磨得他全身发滚。
为了不致早洩,他上半身暂时离开,两手和她两支大豪乳亲密地谈情说爱。但巧儿已越来越兴奋,她大叫大笑起来,腰腹和屁股剧烈起伏着,一对大肉球因骚动而滑脱他的手。他两手掀住大力握住不放,而她的腰向上挺起时,他也向下力压。
她淫笑了,大叫道:「啊!舒服死了!」
就在这时,陆胜超也向巧儿射精的阴道里射精了。但是,她气喘不息紧抱着他低语道:「杰哥,我爱你!」
陆胜超的心冷了一半。杰哥正是他的好朋友,意外死去的巧儿亡夫。他吓得缩开了手。刚才巧儿确在梦中说话,但他并未和她性交,祗是一种幻想。不过,他已解开了她的衣钮、手指轻揉她的乳蒂,粉红的乳蒂变粗变硬,她同时似乎深呼吸一下,豪乳大幅起伏,他正兴奋地想压在巧儿身上,她就说梦话?恕?br>
当他将缩了的手按压在巧儿巨大的乳房上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出现了。
「超哥、我托你照顾巧儿,你竟想佔有她吗?」那是已死去了的陈英杰的声音,它恐怖而凄凉!他彷彿正站在对面、忧愁地看着他,吓得他硬了的阳具也马上软了。再看时,他已不见了。陆胜超马上替巧儿扣回衣钮,他冲入厕所、用冷水淋头。
好朋友车祸重伤入院,临死前一手捉住他、另一手捉住巧儿,要他好好照顾她,不可让人欺负她。他和巧儿都流泪了,为了免使巧儿受人白眼,他将她从大嫂处接来他家里住。但为甚么竟对她想入非非呢?难道他想乘人之危吗?这是真男人的坏处,恃强凌弱,所以不断有强姦案的发生。但这不是大丈夫所为。何况是朋友妻,实在太可耻了!
为了证明他不是乘人之危,也表示对她绝无不轨企固,陆胜超有一晚带了做导游的女朋友周素姗回家,但却告诉素姗,巧儿是他的堂妹。他向巧儿宣布,不久将和素姗结婚,然后拖素姗入房,关上门。
他急不及待赤膊上身,急切地脱去她的毛衣、胸围。拥吻她,抚摸她一对不大不小却异常坚实的乳房。
李巧儿忽然敲门,说有电话找他。他出去一听,却是收了线。他马上回房,剥光了素姗,自己也祗余一条短裤,便将她压在床上,乱吻她,大力捏着她坚实的乳房。
素姗头髮散乱,眼露淫光,小嘴却笑道:「不要啦!这么心急!」
忽然又传来敲门声,说有电话找他。陆胜超穿短裤外出,李巧儿站在门边,他匆匆而出,和她紧贴而过,硬了的阳具擦着巧儿的下身,赤膊的胸膛也磨擦了她两支豪乳一下,他感觉她的豪乳充满热力和弹性。巧儿像触电似的一下子就弹开了,俏脸也红了起来。两支慌张的大奶子摇动不已。但他并没注意到,去听了电话,奇怪地问她:「没有声音呀!怎么又收了线?」
巧儿生气说:「我怎么知道?」说完,一屁股坐下,像恼了成村人。
陆胜超入房,脱下裤子,压在全身酥软了的素姗身上,大力插入她阴道内。她低叫一声,脸上笑了,两手在他身上乱摸,闭上眼忍受着他的狂吻。她全身左摇右摆如蛇般骚动。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像故意向房外的李巧儿示威似的。
「哗,好劲呀!哈哈!我要你再大力一点!」
他越插越起劲,但仰躺的素姗、忽然变了巧儿、使他大吃一惊!停了下来。
「你没事吧!」素姗奇怪地问。
他摇头,继续进攻时,素姗又变成巧儿了。彷彿是巧儿淫笑着向他摇动着一对大奶子道:「快来玩我吧!」
于是他大力抽插,力握这巧儿的一对大豪乳,狂吻她的小嘴。他终于射精了。
一阵敲门声使他惊醒过来,握着的一对大豪乳马上收缩了了,好像小了三分之一。那不是巧儿的乳房,她正在外面敲门。
他生气而急辽喘息地问:「甚么事呀?」
「有电话,你听不听?」
「真扫兴!」他摸着素姗妍一对结实的乳房,脑子里若有所失。忽然大力握下去,用尽了吃奶之力。痛得素姗杀猪般惨叫,但她以为他是兴奋过度,也没怪他。
素姗临走前说他的堂妹有点变态,几次搔扰他们,应看心理医生。
自从周素姗在房中和陆胜做爱之后,李巧儿对阿超冷淡不少,又好像在生谁的气似的。但是,她的表现却越来越大胆。例如穿透明睡衣不穿内衣,摇动一对大奶在屋内走来走去,洗澡时门祗是虚掩,换衣服也不关门等。陆胜超想说她又不好意思。
有一天晚上,巧儿洗完澡,不穿衣服,祗围着一条毛巾走入他房中。他正躺在床上吸姻,吃了一惊!突然她的毛巾跌于地上,一丝不挂站在他面前。她故作惊慌,转身就走,两支大白奶气急败坏地狂抛着。
他闭上眼睛,突然觉悟,自己一耀而起扑上前,自后抱住巧儿,两手大力地摸捏着巧儿豪乳和她的下体。她低叫着,恐惧地全身如蛇般摆动,用颤抖却充满神秘刺激的声音说道:「不要啦!放开我,哦!好舒服!」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挣扎的动作也逐渐慢下来。
陆胜超将巧儿向下按,使她向前弯腰、两手撑着地,她的一对大白奶便倒挂着,胀得要爆炸似的。
巧儿胀红了脸、生气地摇动着身体说:「你怎可以这样对我?」
但因她摇动着身体、两支大豪乳便左摇右摆,互相拍打,使他的一对手忙了个不亦乐乎,他又摸又压又捏又握,急不及待地剥了自己的裤子,粗硬的大阳具自后面斜着向上插入她的阴道内、兴奋达到顶点。
巧儿在被插时,疯狂摆动身体,好像在反抗挣扎。细看却不似。因为祗要她摆动的幅度大一点!阴茎就会脱离她的阴道。她祗是在加深彼此性器官的磨擦、又给人以抗拒的感觉而已,想来她必期待已久了。果然,她很快达到高潮了,身体发软道:「啊!不要了,你不可以这样做啦!」
但高潮又使她狂叫起来了,她呻道:「噢,救命,我好辛苦了!」
而他也两手大力压着一对粉红色的肉弹,子嗅着她的髮香,口?侵尼峋保?br>着巧儿的阴道发洩了。
「你、为甚么这样看我呀!」李巧儿慌忙拾起地上的毛巾,围在身上,羞红了脸。但此刻,坐在床上的陆胜超,巳因幻想着和巧儿的性交而发洩了。当她退出房中时,他又产生了内疚和犯罪感,莫非他真的有点变态,喜欢和一些有夫之妇做爱吗?但巧儿的丈夫已死了。不过她仍是一个妇人、一个成熟的妇人。
为了不使自己再有侵犯巧儿的心,陆胜超去引诱邻居英姑。英姑三十岁,和丈夫离了婚,有一个几岁大儿子。她相貌端庄,似乎目不邪视。但在他金钱上的接济下和慇勤帮助下,英姑已和他有说有笑,晚上常请他去闲谈了。有一天晚上,他又藉故去英姑家中,替他修理好厕所门。当他想离去时,见她的儿子已熟睡,而她若有所失,便不走。
英姑身穿睡衣,一本正经,却和平时不同,涂了口红又洒了香水。更意外的,是她睡衣内的胸围不见了,三重保险的内衣也忘记穿在身上。两支奶儿在睡衣内不守本份,摇来摇去,发出诱人的肉香!他凝视着她,英姑仍一本正经。
突然,他拥吻英姑,使她大惊失色,挣扎着。他抱她入房,放在床上,自已在脱衣服。英姑却卸像被点了穴不能动,祗流露出恐惧。也许她正回味他的热吻,或者故意给他时间吧!果然,他脱光自巳时,英姑就作势耍起来,却被他一下剥下了裤子、压了上去,一下便佔有了她。
「你想干甚么?我会叫的,放开我!」她叫的声音极低、而且充满磁性。当他解她的衣钮时,英姑极端恐惧,胀满的乳房却如触电般震动,连脚也抖动着,她的钮儿已解开,一对雪白大奶呈现了。握下去,显然没有他女友周素姗那般结实,也没有巧儿的弹性,即也自有她的风味,软硬适中。
当英姑想叫时,他狂吻她的嘴。好一会,端庄的英姑彻底解放了,她喘息也呻吟起来,流露出罕有的淫态。这时他吸吮着她的乳房,她呻吟着,却也叫道:「我要告你!你是衰人!」
但她的阴道和屁股,卸一上一下颤抖震动着,陆胜超在英姑屁股一下又一下的抖动中发洩了,他感到份外刺激。而英姑也闭上眼,抱紧他不放。
当他张开眼时,看见李巧儿站在床前忧怨地看着他,并且饮泣地说:「你不理我了吗?」他大吃一惊。正想起来,她却不见了。
事后他想了又想,和英姑的做爱无疑充满快感和刺激,但却像去召妓一样,很快就淡忘了。但巧儿邦无时无刻出现在他的梦中和幻觉襄,挥之不去。为甚么?显然,他不是迷上有夫之妇或失婚妇人。那么巧儿,难道他对巧儿是因怜生爱吗?」
他垂头丧气返回家中,巧儿竟在沙发上熟睡了。显然,她在等他回来。是挂念他,还是缺乏安全感呢?正想叫醒她时,却看见她穿了透明的性感睡袍,腰带解开了,有一边的睡袍也揭开,路出一支又白又大高耸而雪白的豪乳来。而且还可以看见她雪白的大腿,和鲜红的内裤!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想和她做爱,甚至不惜强姦她的!她为甚么这样做?他努力克制,叫醒了她。
巧儿急忙缚好腰带,有少许惊恐,也有少许高兴,她甜蜜地问:「你……」
「不是我。我刚入来,没动过你!」
而她也好像忘记了,说是等他回来。然后她忧怨地入房睡,神情和他在与英姑做爱时出现她的倩影一模一样,使他不胜惊异。
两三天后的晚上,陆胜超听见巧儿在房中传来尖叫声,马上冲入去,看见一条毒蛇在她身旁。他大吃一惊,叫她不要动。但她脚软跌在地上了。毒蛇作势攻击,情形十分危急,他不知那来的勇气,捉住蛇尾大力抛出窗外。巧儿起来,伏在他怀中哭了。
好一会她才说:「太危险了,你为甚么去捉它?随时会被咬死的!」
「为了你,我甚么也不怕!」
这句话冲口而出,巧儿惊异地凝视他,眼神中充满感动、敬佩和惹人怜爱之情,逐渐燃烧起慾火来。他大吃一骛,想推开她,却被她抱得更紧了。她的一对豪乳,大力地压在他身上,剧烈的心跳好像在急不及待说:「快来玩我吧,我等得不耐烦了!你不是喜欢我吗?伪君子!」
她那饱胀的下体,因屁股的摆动而强力磨擦他硬了的阳具!她的眼喷出烈火,小嘴张开,颤动着,她全身都在震动了。当巧儿主动吻他时,情况便一发不可收拾。两人像野兽一样,快速地剥光了对方的衣服。然后她舒服地仰躺在床上如「大」字。他的阳具一下便滑入她的阴道内。
「我已等你很久了!」巧儿淫笑道。
「巧儿,我喜欢你!」他紧张而喘息地说。
他大力抽插了三、四十下,巧儿全身大汗娇喘着、呻吟着,两支大白奶风高浪急地抛动,阴道一下接一下强烈地收缩,紧夹他的阳具。在收缩之中同时抖动着,有着快速的节奏!她浪笑着说道:「超哥,我舒服得要死了!」
于是他放慢了进攻,她却气喘地说:「超哥,快,大力插我吧!我舒服死了!」
于是,他再大力挺进,巧儿全身骚动,全身的汗水混合着他的汗水。两人互吻对方的身体,吸?敝苑降暮顾M蝗唬啥谝徽笠徽笸纯嘤挚炖值募饨小⒁蜕胍魃?br>中,全身剧烈抽搐着,豆大的汗珠自额上流下、似临死前的挣扎!她的脸色苍白如纸,神情十分痛苦!她手和脚的抽搐使她不能活动了。但身体却抖动着,陆胜超也抽筋了,似乎会力竭而死。他的呼吸也几乎窒息了!
他心里在想:「难道我们会在欲仙欲死中死去吗?」
终于,他向巧儿射精了!他的痛苦也逐渐减少,代之以极度的快乐!
巧儿却一动也不动,他叫了她几声,都亳无反应,便用力握捏她的豪乳。
「啊!好舒服哦!」巧儿低叫,两手在他背上轻摸。

上一篇:扯下妈妈的内裤 下一篇:情人妈妈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