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早晚是老板的   成人电影   

秘书早晚是老板的




  胡瑞瑜抱着一大摞高过她视线的文件资料急匆匆穿过大堂往电梯口赶去。她
来锐宇上班才一个星期,已经充分感受到这家公司的高效与忙碌。也不知是不是
欺负她毕业没多久又是新来的,什麽杂七杂八的活儿都交给她干。这不,马上要
开会了,秦姐一摞几乎高到她头顶的资料砰的一声压到她胳膊上,「快!二十三
楼,十分锺後有会议。」胡瑞瑜连忙点着头一溜烟的往电梯口跑。她脚下那双高
跟鞋颤巍巍的跑几步就拐一下,她那双压着一大摞资料的胳膊也在默默发抖,程
晓瑜心里暗骂公司的大厅没事弄那麽宽广干什麽,完全是在搞形式主义,如果会
议开始之前不把资料摆好,她这个小小的行政专员难免又要挨骂。
  好了,终於跑到电梯口了,胡瑞瑜两条小细胳膊上少的可怜的肌肉勉强的鼓
了一鼓想要继续支撑住厚厚的资料。什麽?!电梯维修?胡瑞瑜看着立在电梯门
口的维修牌子欲哭无泪,二十三楼喂,老天爷!
  正在胡瑞瑜认命的转身准备爬楼梯的时候,她听见了天籁般的「叮」的一声,
胡瑞瑜果断一百八十度转身,看到在离她所在位置大约十米远的地方原来还有个
貌似电梯口的地方,那声悦耳的「叮」就是从那个方向发出来的。胡瑞瑜愉快的
想公司真是人性化设计啊,还有备用电梯,她来上班一个星期了怎麽都没发现。
  电梯口站着一个穿深色西装身材笔挺的男人,侧脸的轮廓精致优雅,他一个
大步迈进去,身影消失在电梯里。
  胡瑞瑜大叫着等我一下,甩着小细高跟鞋大步跑过去,完全忽略了前台小姐
看向她惊讶的目光。
  严聪看着电梯门无声的缓缓合拢,面无表情脑袋里什麽也没有想。他今年二
十八岁,生活顺遂前途无可限量,一切没什麽不好,只是似乎无聊了些。随着一
声细细的尖叫一个半边身子被卡在电梯门中央的女孩子从天而降般出现在他眼前。
  她的脑袋藏在一大摞高高的文件後面,吃牙咧嘴的好像被电梯夹疼了,见他
盯着她看,有些羞赧的朝他笑了笑。
  严聪的心好像突然被什麽东西软软的撞了一下,这女孩子笑起来的样子很可
人。严聪眯着眼睛打量她一番,她很年轻,马尾辫紮在头顶,戴一双红色边框树
脂眼镜,圆领T恤,深蓝色牛仔裤,像个没出校门的大学生。严聪瞥了一眼她胸
前的工牌「行政专员胡瑞瑜」,看来不是实习生,已经毕业了。她的胸牌别在左
边的胸脯上,照片上没戴眼镜,好像不太高兴似的表情严肃的盯着镜头。她的胸
部不算大,但线条优美挺立,因为双手吃劲的捧着厚厚的资料,T恤的下摆微微
上移,露出一线腰间的肌肤,白,细腻,柔软。严聪眼中的光悄然变深了些。
  电梯门夹到人後再次缓缓打开,那个女孩晃着双黑色高跟鞋步履不太稳健的
进了电梯,朝严聪又是一笑,「麻烦你,二十三楼。」青眉若黛,目若星辰,一
笑嘴角两个浅浅的梨涡,干干净净的长相,小家碧玉的笑容。
  一排按键上只有二十五楼的按键灯亮着,那是严聪的办公室。严聪嘴角挑起
一丝玩味的笑,修长的手指在二十三楼的按键上轻轻按了一下。
  电梯无声上行到二十三楼,严聪一直没有再看那个女孩。电梯门打开,她踩
着晃晃悠悠的高跟鞋蹬蹬蹬走出电梯,马尾辫甩过去隐约有洗发水的香味,她回
过头来笑容明媚,「刚才谢谢你帮我按电梯,再见!」
  严聪抬头看着她,声音淡淡的,他说,「今晚到楼上来。」
  那个女孩好像没听清楚似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又不知要说什麽,电梯门在严
羽面前再次合拢,严聪嘴角勾出一丝笑意,想要接近他的女人用什麽手段的都有,
敢这麽直接大喇喇的跑进总裁专用电梯里的她还是头一个。不过他今天胃口不错,
刚好想要来份宵夜。
  在参加会议的人员推开会议室大门的0。01秒之前,胡瑞瑜把最後一份资
料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了会议桌上,与会人员鱼贯而入坐在桌前,胡瑞瑜微笑着退
到会议室的角落。会议一路进行顺利,胡瑞瑜只需偶尔上前添添茶水就够了。两
个小时後会议顺利结束,胡瑞瑜和两个行政部的同事一起收拾完会议室,差不多
就快到下班时间了。
  胡瑞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桌面然後坐在位置上恭候下班铃的准时响起,这时
「砰」的一叠资料又放在了她桌上,胡瑞瑜抬起头,是她的直接上级主管。主管
说这是往期月度例会的会议记录资料,要她参考一下,然後把今天的会议记录作
好明天交上来,说完拍拍她的肩膀道了声辛苦就提着包下班了。
  下班铃响起,同事们都陆陆续续走光了。胡瑞瑜翻着每份都有二三十页的会
议记录唉声叹气,锐宇和同行业的公司比起来确实是条件好待遇高,但忙起来也
真够受的,偏她又是个新进公司的小跑腿,这种急活累活总是派到她身上。程晓
瑜知道抱怨也没用,看同事们都走了就下到一楼的小超市里买了个面包,然後回
来开始看过去的会议记录。
  一直到夜里十一点多,胡瑞瑜才完成本月会议记录的初稿。胡瑞瑜以前在辰
星干的时候也作过会议记录,但她进锐宇才没几天,光是翻看之前的记录的就用
了两个小时。初稿写完以後,再仔细核对修改一两遍应该就没事了,胡瑞瑜这会
儿是真累了,连着在电脑前面一动不动的坐五六个小时,她现在两只眼皮都在打
架。胡瑞瑜考虑了一下决定先趴在桌上小睡个十几分锺,然後再起来作修改工作。
  可是她趴着趴着就真的睡着了。
  胡瑞瑜是在两只胳膊被枕的又酸又麻的不适感中醒过来的,她迷迷糊糊的抬
起头,转了转酸涩的脖子,看着漆黑一片的四周,一时有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锐宇的保全每晚十二点会在各个楼层巡视一遍,没有人的楼层就直接拉闸关
灯,锐宇的公司文化并不提倡员工每天加班加点的工作,因此一般到了十二点就
很少会有员工还在公司。胡瑞瑜坐的位置有些偏,巡逻的保安根本没看见趴着睡
觉的她,直接就把二十三层的电源给关了。
  胡瑞瑜虽说挺爱看鬼片,但她并不算胆子多大的人,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到
处都是空荡荡工位的地方,胡瑞瑜害怕了。她有点紧张的按开手机的解锁键,手
机的屏幕立刻显示出一片小小的光亮,胡瑞瑜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两点三十六
分,她拿着手机往两边照了照,却只照见了阴森可怖的走廊。胡瑞瑜又低下身子
去按电脑的开机键,电脑打不开,看来整个楼层都没电了,她睡之前到底有没有
把写好的会议记录存档?胡瑞瑜不记得了,她现在也没心情回忆这个,她想起了
以前看过的一部挺老的港产鬼片《office有鬼》,她现在得赶紧离开。
  胡瑞瑜把手机塞到自己的包包里,摸摸索索的往前走,这里真的太黑了,窗
帘被拉的严严实实的,一点光线都没有。胡瑞瑜撞到了两把椅子以後这才摸到了
行政部的玻璃门,她刚要开门,就在此时又听到了「叮」的一声响,在这寂静恐
怖的深夜里,为什麽会有「叮」的一声?!胡瑞瑜浑身发紧,站在玻璃门前就动
弹不了了。接着是脚步声,当、当、当,一声声都好像踩在胡瑞瑜心上,而且那
声音越来越近是朝着她的方向走来的,胡瑞瑜害怕的後退了一步,身子一下撞到
了放在门口的饮水机上发出轻微的声响,就在这时那脚步声好像也停住了,程晓
瑜吓得立马蹲在饮水机的後面不敢动弹。然後那!人的脚步声再次响起,而且是
越来越近。
  胡瑞瑜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里了,这到底是人是鬼?!是人的话多半是小偷,
是鬼的话,是鬼的话……胡瑞瑜哆哆嗦嗦的伸手往旁边摸,只摸到一个比手掌略
长的雕像,胡瑞瑜紧紧抓住雕像上两个长条状的东西,她要没记错的话门口摆着
的是只金色小兔子的雕像,会摆这个大概因为今年是兔年。说时迟那时快,程晓
瑜刚想到这里,那扇离她只有两三米远的门就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程晓
瑜咬住嘴唇抓紧手里的小兔子,不管是人是鬼,我胡瑞瑜今天就算是交待在这里
了,反正这样的人生我也受够了!
  一个恐怖的黑影关上玻璃门然後慢慢朝胡瑞瑜的方向走过来,胡瑞瑜看着那
模模糊糊的身影,大叫一声蹦将起来,抓着小兔子的两只耳朵朝那黑影一顿猛击,
「你是人是鬼!是人是鬼!」
  就听当啷一声响,不知道什麽东西掉在了地上,黑影痛叫出声蹲下身来,程
晓瑜听见黑影的惨叫心下稍安,会叫那就不是鬼而是小偷,可随即社会版新闻上
的种种恐怖事迹例如先奸後杀、分屍掩埋等等一时涌上心头,她立时如打了鸡血
一般低头朝那贼人身上一通猛打,死小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该小贼看来也不是吃素的,挨了几下之後就一脚踹到胡瑞瑜的小腿上,程晓
瑜的小腿像被木棍打了一下似的火辣辣的疼,她被小贼踹翻之後脑袋磕到了一个
工位的棱角上,更是疼得她直流眼泪。
  小贼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提起她作案的凶器,一下扑到她身上来,胡瑞瑜的
後脑又和地板「!」的一声来了个亲密接触,那个凶神恶煞般的小贼恶狠狠地说,
「你是女人!」该小贼大概也是被胡瑞瑜的一通乱打弄晕了,按理说刚才听见程
晓瑜的尖叫声就应该该知道她是女人,偏是扑到她身上後好像才知道似的。
  胡瑞瑜呆愣了两秒锺,先奸後杀弃屍荒野……。她尖叫一声朝小贼的脸上咬
去,小贼也痛叫出声,然後掂起手里的小兔子梆当一声敲在了这个疯女人的後脑
勺上。胡瑞瑜终於安静了,昏倒在地板上不言不语。
  严聪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他头上的被砸到的地方丝丝拉拉的疼。他今天下午
一时兴致好叫那个闯到他电梯里的女孩晚上来找他,可他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已
经到了十点还是没人来,严聪也不以为意,不管那个女孩是不是在搞欲擒故纵的
把戏,不来就算了,下次他可未必有兴致。
  总裁办公室的後面有间寝房供严聪偶尔临时休息,他看今天天晚了就直接在
寝房睡下。睡到半夜的时候严聪醒了一次,他起床上了个厕所然後想要喝水,把
杯子放到饮水机前才发现饮水机里已经没水了,大概是下面的人一时忘了换水,
这麽晚了看来只能到楼下去接水了。
  严聪套上衣服走出办公室打开电梯门,本来他到二十四楼就可以接到水,但
不知怎麽手就直接按向了二十三楼。电梯很快到了二十三楼,严聪走出来四周一
片漆黑,看来是保全把电闸关了。严聪站在电梯门口回忆了两秒锺,他记得出了
电梯门往右走是行政部,行政部门口好像有台饮水机。严聪端着杯子按着记忆的
方向往饮水机所在的位置走,谁知刚进门就被人劈头盖脸的砸了一下。
  严聪摸了摸额头的伤口,有点湿,看来是流血了。过了刚才的一时慌乱严聪
此时已是怒从心起,到底是哪个死女人敢打他!他身上没带手机,也看不到那女
人的相貌。严聪一手握着金色的兔子雕像,一手拉起地上那个死女人细细的脚踝,
拖着她出了行政部往电梯口走去。胡瑞瑜一路昏睡,被严聪拖向电梯的过程中脑
袋又被椅子、工位的棱角还有门框陆续撞了三四次。
第2章上错电梯的严重後果
  胡瑞瑜被一杯凉水泼到脸上後醒了过来,她头疼欲裂的勉强抬头揉了揉眼睛,
看见一只金色的小兔子正被一只修长洁白的手抓着兔耳朵轻轻拍打着西装的裤线。
  胡瑞瑜抬头往上看,一个表情阴鸷的男人站在她面前,虽然态度很差但长得
很好看。
  男人冷冷开口道,「你醒了?」
  胡瑞瑜此时正靠在一张床的床脚处,整个人半躺在地上,她撑着胳膊坐起身
子看了看四周,这好像是间卧房,难道她被小偷带回老巢来了?胡瑞瑜有些害怕
的把伸到男人皮鞋旁边的双脚缩回来。面前的男人有一双细长而冷漠的眼睛,高
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如上等白玉般闪着微微光泽的肌肤,笔挺修长的身材…
  …嗯?她好像见过他。胡瑞瑜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脑袋很疼,像是被很多东
西撞过似的。
  男人一脸不耐烦的神情,「说话!」
  胡瑞瑜怯怯地道,「你是谁?我在电梯里见过你。」
  「为什麽拿这只兔子打我?」
  胡瑞瑜瞄了一眼那只小兔子,兔子的脚跟处好像有淡淡的血迹。她这会儿脑
袋已经基本清醒了,看来他不是小偷,她可能打错人了。胡瑞瑜想了想又问,
「这是哪里?」
  「是我在问你话,别让我再问第三遍。」
  胡瑞瑜抬头看了看严聪,有些心虚的小声说,「你先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
慢慢跟你解释,我不是故意打你的。」
  严聪坐到对面的沙发上,「这是公司二十五层,我办公室後面的休息室。」
  胡瑞瑜知道还在公司心里就不害怕了,她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把事情源源本
本的讲了一遍,「……本来那麽黑我就很害怕,听见脚步声我以为是小偷,没想
到会是同事。你半夜两点多干吗要在走廊上闲逛,吓死我了。」
  严聪整个人靠在沙发里,看着缩在床脚的胡瑞瑜说,「我屋里的饮水机没水
了,所以下去接水。」
  胡瑞瑜哦了一声,「那是我的错,对不起。」
  严聪失笑,「对不起?」他站起身走到胡瑞瑜身前,蹲下身子抬起胡瑞瑜的
下巴。胡瑞瑜长了张巴掌大精致秀气的脸,下午她戴着的那双红框眼镜不见了,
大概是被他拖着走的时候弄掉了。话说刚才他打开电梯看到她的脸时还真是吓了
一跳,世上怎麽会有这麽巧的事?可如果说她是故意的,她又怎麽能料到自己会
半夜起来到二十三楼找水喝。胡瑞瑜有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眼白剔透到泛着淡淡
的青色,眼珠则是最纯粹的墨色,像两只深潭中的小蝌蚪,动一动都好像有生命
一般。她盯着他的样子又像一只和人对视的小狗,怯生生的憨憨的可爱。严聪本
来满心不悦没打算轻易罢休,可被这样一双好像在说对不起的眼睛盯了一会儿之
後,满腔怒火竟渐渐朝下腹去了。
  偏那小丫头又伸出手指摸了摸他额头上的创可贴,她的指腹柔软温热,她的
呼吸吹到他脸上酥酥麻麻的,她说,「对不起,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晚上为什麽没来找我?」
  「找你?为什麽要找你?」
  「你在装傻吗?」
  胡瑞瑜皱着眉头看向严聪,她不太明白严聪在说什麽,她现在也不想弄明白,
这个男人靠的太近的时候给人感觉很危险。胡瑞瑜站起身来说,「你要是不去医
院那我走了。」
  胡瑞瑜刚走一步就被严聪扑倒在了床上,柔软的床垫在胡瑞瑜的身下舒适的
晃了几晃,胡瑞瑜脚上的黑色高跟鞋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男人的气味铺天盖地的
压在她身上,胡瑞瑜半张着嘴一时像被吓傻了。
  严聪紧贴着她的脸声音低沈,「你倒是要走了,你知不知道你打我那几下都
够刑事诉讼了。」
  胡瑞瑜紧张的说,「那你……要怎麽样?」
  「我要怎麽样?」严聪眯着眼睛巡视胡瑞瑜的小脸,看看要从哪里下口比较
好,「那些暂且不论,我明天有个会议必须参加,我下巴上这个牙印你倒说说看
要怎麽样才好?」
  胡瑞瑜哭丧着脸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压着我!」
  严聪看着她那不停蠕动着的红红的小嘴,低头一口就咬了上去,好甜,凉凉
的有点像冰激淩的味道,软软的唇瓣在他嘴里有些害怕似的微微颤抖,严聪只咬
了一口就舍不得再咬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下唇然後舌头就往她嘴里伸。
  胡瑞瑜连忙在他身上不停地推拒挣紮,可这只是让严聪的身体更快的火热起
来而已。严聪看她皱着小脸紧死活不肯张嘴让她亲,一把摸到她腰间将T恤掀到
她胸口以上,露出里面浅蓝色的蕾丝花边胸衣。严聪大掌一拨,胡瑞瑜的整个右
乳就从胸衣里滑出来,严聪张嘴咬住那如最新鲜的樱桃一般颜色水红的乳尖,用
舌头重重的拨弄了两下。她的胸部好香,是那种最最高级的香水也调制不出的幽
香,让人沈浸其中只想往深处探寻,她的小穴会不会也是这样香?
  被严聪一咬之後,胡瑞瑜整个身体都开始发颤,她使劲的推严聪铁板一样压
着她的身体,实在推不动就拽他的头发,不是意思意思的拽,而是以要把他的头
发拉下来一撮的力气去拽。
  严聪吃痛不过,皱着眉满脸不虞之色的抬头看着胡瑞瑜,「你有完没完?」
  胡瑞瑜双手搂在自己胸前,眼眶红红的像只小兔子,「大色狼!」
  严聪本来是有点不耐烦,可看着胡瑞瑜这副样子又觉得好笑,他强压下笑意
仍是板着脸道,「你再闹我就烦了。」
  胡瑞瑜瞪着眼睛忿忿的说,「别以为你是公司的高管就可以对女下属这样那
样……你马上放开我,不然我去公安局告你!」
  严聪皱眉,直起身子两条腿压在胡瑞瑜身体两侧,「那你为什麽要进我的电
梯?」
  「什麽你的电梯?」胡瑞瑜这才想起下午的事,「那是公司的电梯,怎麽叫
你的电梯?!」
  严聪抱着双臂不说话,身为公司的员工怎麽可能连总裁专用电梯都不知道
……。「你来公司多久了?」
  「一个星期,但是你不要以为我是新来的就可以欺负我,我告诉你……」
  「你闭嘴。」严聪皱着眉头说,「我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你只要乖乖
的,我不会让你吃亏。」
  「愿意你个大头鬼!放开我!」胡瑞瑜一张小脸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生气,
红扑扑的很有精神。
  严聪臭着脸盯了她几秒锺,低咒一声站起身来,「没见过你这种蠢女人,你
走吧,我要睡觉。」
  没了严聪的压制,胡瑞瑜也连忙翻身下床,她光着脚站在地上叉着腰仰头道,
「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你给我道歉!」
  严聪沈着脸朝胡瑞瑜迈了一步,胡瑞瑜立刻後退一步。严聪看着她又迈了一
步,胡瑞瑜这回撒腿就跑,推开寝房的门跑出办公室连电梯也不敢坐,来到安全
出口的楼梯乒乒乓乓的跑下去了。
  严聪看着歪在地上那两只高跟鞋,又看了眼自己拉链下隐隐鼓掌的形迹,又
气又恼又是好笑,只能进浴室洗澡去了。
  胡瑞瑜跑回二十三楼找到自己的包包,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快四点了,她到楼
下叫保安帮她开门说要回家。保安见她神情恍惚还赤着脚自然十分惊讶,可她又
带着工牌确是公司的人没错,也只能一边开门一边不停地打量胡瑞瑜。胡瑞瑜打
了辆车回到家找了双鞋穿上,洗把脸换身衣服然後就又回到公司,她打开电脑一
看自己昨晚虽然忘记保存会议记录了,但幸好word文档已经自动保存了。她
打开文档花了一个小时左右把会议记录修改好以後,公司就陆陆续续有人来了。
  胡瑞瑜趴在桌子上叹了口气,脑袋上左一个包右一个包的还在隐隐作痛,亏
她还以为锐宇是家好公司进来的人肯定素质都不错,偏就遇上这麽个衣冠楚楚的
混蛋。这一晚上她是招谁惹谁了,真是比恐怖片还恐怖。
第3章赔我高跟鞋
 其实胡瑞瑜刚进锐宇的时候发到她手上的那本员工手册里就有整个公司的楼
  层示意图,一楼有个位置清清楚楚标的是「总裁专用电梯」,只是胡瑞瑜拿
到员工手册随便翻了一遍之後就扔到文件框里去了,根本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胡瑞瑜进公司的时间不长,她心里一直有事平时也不怎麽和公司的同事闲聊,所
以锐宇的很多基本情况她都还不了解,不然昨天也不至於摆那麽大一个乌龙。
  今天行政部的工作一切顺利,没有人知道昨晚这里发生了一场械斗。就是上
午突然有人说了句摆在门口的小兔子怎麽不见了?大家都议论纷纷的说怎麽有素
质这麽差的人,连这种东西都偷,胡瑞瑜心虚的一直保持沈默。下班後同事们都
走了,胡瑞瑜磨磨蹭蹭的留到了最後。之前大家讨论小兔子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
自己的高跟鞋还留在那个衣冠禽兽的办公室里,那是双三千多块钱的高跟皮鞋,
虽然在有钱人眼里可能不算什麽,但已经是她胡瑞瑜买的最贵的一双鞋了。
  那时候胡瑞瑜刚刚一个人来到榕城,准备到商场里买一套面试的行头,路过
某女鞋品牌的时候想起自己以前穿过一双这个牌子的平底鞋,样子简单穿着又舒
服。胡瑞瑜就进去逛了逛,没想到这个牌子的鞋还挺贵,以前穿过那双……大概
也不便宜吧?胡瑞瑜的心情不太好,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多喜欢乱买东西,导
购小姐天花乱坠的说了几句之後,胡瑞瑜钱就直接掏卡了。买下来之後她有点後
悔,她穿不来这种五厘米的高跟鞋,走路直晃,但是为了不让这三千多块钱浪费
掉,她还是经常穿这双鞋上班。她相信多穿几次就能走稳了,她相信不管一件事
情开头多困难,只要能坚持下来慢慢总会好的。
  胡瑞瑜决定晚上到二十五楼把那双鞋要回来,她脑袋上鼓起来好几个包,那
个衣冠禽兽把她打晕之後肯定是趁机泄愤又敲了她几下,她挺喜欢的那双红边眼
镜也丢了,如果她把这双昂贵又不好穿的皮鞋再丢了,她的损失也太大了。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胡瑞瑜敲响了严聪办公室的大门。严聪今天没什麽事,
但他就是没走。他听见敲门声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是谁?」
  「是我,」门外响起一个不大的声音。
  「进来。」
  门被推开半扇,胡瑞瑜从门口走进来。她今天戴了副淡紫色的边框眼镜,神
情有些别别扭扭的,也不肯正眼看严聪。她说,「喂,把我的鞋还给我。」
  严聪把身子靠回到座椅里,「我扔了。」
  胡瑞瑜这下肯正眼看严聪了,「扔哪儿去了?」
  「扔到垃圾桶里,保洁阿姨早收走了。」
  「你……我的鞋很贵的!」
  「我已经扔了。」
  胡瑞瑜瞪着严聪,两只手放在身前很不高兴的互相扭了几下,然後一跺脚转
身走了。
  「你不要我赔吗?」严聪在她身後问。
  「用不着,臭流氓!」胡瑞瑜虽然今天只穿了双粉色的坡跟小凉鞋,走的时
候依然蹬蹬蹬的毅然决然很有气势。
  胡瑞瑜和严聪结下的梁子至此告一段落,虽然都在一个公司上班,胡瑞瑜也
每天都楼上楼下的跑,但她再也没见过严聪。这样也好,谁想见那个害她损失了
三千多块钱的臭流氓。
  很快胡瑞瑜在锐宇已经上班两个星期了,行政部的工作她渐渐上了手,也就
觉得没那麽累了。
  那天是周六晚上,胡瑞瑜从超市买了一大堆巧克力薯片开心果威化饼打算抱
着电脑醉生梦死,其间路过一家酒吧的时候她扭头看了一眼。酒吧的名字叫「忘
川」,霓虹灯勾勒出的一墙似锦繁花中隐着淡银色的两个字「忘川」,胡瑞瑜停
下脚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大大的购物袋,红烩口味的乐事薯片从塑料袋里
支愣着探出脑袋。最後,胡瑞瑜极轻的叹了口气,咬了咬嘴唇朝忘川走去。
  忘川是闻寺新开的一家酒吧,严聪受邀不过周六这天就过来看看,闻寺拍着
他的肩膀说忘川全是正点的小妞,保证你来了不後悔。
  严聪不是多爱来这种地方,二十出头那会儿他倒是挺喜欢在酒吧玩,现在年
纪渐渐大了,就觉得没意思。这种酒精作祟烟雾缭绕的地方,什麽女人看着都晃
眼,天一亮就全不是那麽回事了。
  严聪喝完杯中的酒刚想和闻寺告辞,眼神随意扫过一个在吧台边笑的花枝乱
颤的身影,话就说不出来了。那个女人刚好侧过脸来捂着嘴笑,幽蓝的光打在她
弯弯的眼睛上就像照着一只蓝色的小海妖,这个女人是胡瑞瑜。
  坐在她旁边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明显是在钓她,一会儿拍拍她肩膀,一会儿
拨拨她头发,她捧着个大杯子一口一口的喝,她以为她是在喝牛奶呢?这个脑袋
缺根弦的小傻妞!
  闻寺看严聪一直盯着吧台那边,凑过头来说,「呦,严少这是看上哪个了?」
  严聪站起来说,「今晚上我不奉陪了,改天咱们再聚。」
  闻寺也站起来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这才走了。
  严聪大步朝胡瑞瑜走去,他看见那个男人的手都快摸到她腰上了。
  严聪伸手揽住胡瑞瑜的肩膀,「胡瑞瑜。」
  胡瑞瑜侧头看见是他,笑的很开心,「嗨!你好!」
  严聪看都不看坐在胡瑞瑜旁边的男人,揽着胡瑞瑜的肩膀把她从座位上带下
来,「走,去我那边。」
  眼看到手的女人要飞了,那个男人怎肯罢休,连忙一手抓住胡瑞瑜的手腕。
  严聪脸色一沈,一把将那个男人的手从胡瑞瑜手腕上拽下来。
  胡瑞瑜见有人拉她,笑容满面比手画脚的对严聪说,「这是我今天新认识的
朋友。他叫……叫什麽来着,呵呵。」
  严聪一手把胡瑞瑜揽在怀里,一手抓着那个男人的手腕,眼神冷冷的盯着他,
整个人身上的温度都好像瞬间降了几度。
  论气势,那个男人怎麽可能比得过严聪。两人对视不过几秒锺,那个男人就
怯了,他语气不善的对靠在严聪怀里的胡瑞瑜说,「我们聊得好好的,你要跟他
走?」
  严聪低下头,对小脸喝的红扑扑的胡瑞瑜说,「听话,跟我过去。」
  胡瑞瑜看着严聪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说,
「哦。」
  那男人见此情况只能黑着脸挣开严聪的手扭头就走,走远了才骂骂咧咧的连
说了几句倒霉。
  严聪揽着胡瑞瑜走回刚才他和闻寺坐的沙发边拽着胡瑞瑜坐下,他拽的力道
不轻,胡瑞瑜坐在柔软的沙发垫上还微微弹了两下,不过她不以为意,四处看了
看拿起闻寺刚才喝剩半杯的洋酒就往嘴里送。
  严聪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半戳半拍的在胡瑞瑜头上来了一下,「你傻啊?!」
  胡瑞瑜一边仍像喝牛奶似的两手端着杯子咕噜咕噜的喝,一边不太高兴的斜
了严聪一眼,放下酒杯说,「不就一杯酒吗,我带钱了!」
  严聪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坐在沙发上不说话。胡瑞瑜今天没戴眼镜,散着
一头到肩膀的长发,在头顶偏左的地方紮了个细细的辫子垂在耳後,他要没记错
的话他姐姐家上幼儿园的圆圆最近就是这个发型。她身上穿件水红色的薄棉布上
衣,宽宽松松的垂到腿上,下身穿一条黑色牛仔短裤露着两条肌骨均匀白生生的
腿,脚上就穿了双人字拖鞋,还在沙发下面晃来晃去的。穿成这个德行跑到酒吧
来,还真有人愿意搭理她,严聪一想气就不打一处来。
  胡瑞瑜打了个酒嗝晃着指头指到严聪脸上,「我那双鞋三千两百九十九块钱
哪!你赔我!」
  严聪一把打掉胡瑞瑜晃在他脸上的手指。
  胡瑞瑜啪啪两下踢掉自己脚上的人字拖,跪坐在沙发上挨到严聪身边说,
「你不打算赔我是不是?」
  胡瑞瑜嘴里的酒气喷到严聪脸上,为什麽连酒味从她的嘴里出来也有股很好
闻的香气?严聪看着胡瑞瑜明显有些迷糊的小脸,她那件水红色的上衣领子有点
大,她偏又凑着头这样看他,他都能看见她胸前两片白腻之间那道起伏的阴影,
不算深,但弧度很可爱。
  胡瑞瑜继续把凉丝丝的酒意喷到严聪脸上,「你不赔我是吧,你还不给我道
歉,你说怎麽办吧?」
  严聪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蛋,这丫头皮肤很细,说是吹弹可破也不为过。严
羽的声音低的如情人间的呢喃,「你说怎麽办,胡瑞瑜。」
  胡瑞瑜又凑近了些用手指勾着严聪笔挺雪白的衬衣领子玩,「你不赔我的高
跟鞋,你还把对我有意思的男生赶走了。那今天晚上你得陪我,鞋的事情我们一
笔勾销。」
  严聪挑起胡瑞瑜的下巴,「你不是不愿意吗?」
  胡瑞瑜嘻嘻笑着说,「那天不愿意不代表今天也不愿意,今天晚上,你就得
陪我。」
  第4章后悔?晚了!
  胡瑞瑜嘻嘻笑着说,「那天不愿意不代表今天也不愿意,今天晚上,你就得
陪我。」
  严聪从沙发上起身,拉着胡瑞瑜的胳膊让她也站起来。
  胡瑞瑜只得放下杯子,抬头看他,「干什麽?」
  「去我家。」
  「可我还没喝完。」
  「我家有酒,去我家接着喝。」
  严聪和胡瑞瑜往外走的时候,闻寺在吧台那边举起酒杯朝他笑了笑。严聪朝
闻寺点点头,揽着胡瑞瑜走出忘川的大门。
  上了车胡瑞瑜倒不似在酒吧里那麽闹腾,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咬着手指看
着前面的车玻璃不说话。
  严聪一边开车一边侧头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不舒服?」
  胡瑞瑜摇摇头,「没有,我还很清醒。」
  车子驶进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复式公寓楼小区,严聪在一栋公寓前停下车,
带着胡瑞瑜开门进去。
  严聪打开房门从玄关处拿出两双拖鞋,都是男式的。严聪换上鞋,进客厅倒
了杯水喝,回头看见胡瑞瑜还踩着他的大拖鞋站在门口,一双脚白白的小小的,
十个脚趾头圆润可爱。
  严聪走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站着干什麽?」
  胡瑞瑜看看他,「酒呢?」
  严聪拉着她进到客厅里,「还要喝酒?你在酒吧里已经没少喝了。」他刚才
帮她结账的时候瞄了一眼账单,她买的酒都不贵,就这样还喝了六百多块钱。
  「不行,我要喝酒。」
  「傻丫头,喝太醉了你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我就是要什麽都不知道!你说带我回家接着喝,你怎麽骗人呢?」胡瑞瑜
站在客厅里直跺脚。
  严聪无奈,拉着她往楼上走,「好,我们上楼,楼上有酒喝。」
  来到楼上,严聪递给胡瑞瑜一条浴巾,「去洗澡,洗完澡才能喝酒。」
  胡瑞瑜拿着白色的大毛巾咯咯的笑,「那个谁,你怎麽跟我妈似的,她每次
都说:胡瑞瑜,你先去给我洗澡,不洗澡不许捧着冰西瓜吃!」
  「我不叫那个谁,我叫严聪。」
  「严……羽。」胡瑞瑜点着头重复了一遍。
  「乖,」严聪揉揉胡瑞瑜的头发,「去洗澡。」
  胡瑞瑜嗯了一声转身走进浴室,很快浴室就传出了淋浴的喷水声还有胡瑞瑜
口齿不甚清晰的歌声。严聪走到浴室门前听了听,她唱的是「我是个大盗贼,什
麽也不怕,生活多自在,成天乐哈哈……。」
  严聪差点没笑出来,他咳了一声下到一楼的客房浴室洗澡去了。
  严聪回到楼上的时候胡瑞瑜已经洗完澡了,她围着纯白的浴巾站在房间中央,
两只手抓住胸口的浴巾边角,头发上的水珠一滴一滴晶莹剔透的落下来,她一双
小动物似的眼睛眨呀眨,眨的严聪心都酥了。
  严聪走到胡瑞瑜身前,她身上有他惯用的沐浴露的味道,那淡淡的味道从她
身上散发出来就特别好闻。
  胡瑞瑜抬头看着严聪,「我还没取隐形眼镜呢。」
  严聪轻轻抬起胡瑞瑜的下巴,「我帮你取。」
  胡瑞瑜乖乖的仰着头不动,严聪扶着胡瑞瑜的眼睑,两只修长的手指在程晓
瑜眼珠上轻轻一蹭取下了一只隐形眼镜放在掌心,严聪的手指轻抚着胡瑞瑜柔软
的睫毛呢喃着说,「为什麽要戴隐形眼镜,你眼睛生得这麽好看,黑得就像清水
中的一滴浓墨。闭上眼睛让我亲亲好不好?」
  胡瑞瑜揉着眼睛说,「还有一只没取下来呢。」
  严聪笑着再次抬起胡瑞瑜的脸,把另外一只隐形眼镜也取出来,胡瑞瑜闭上
眼睛转了转眼珠,隐形眼镜戴久了眼睛不太舒服。
  严聪见她闭上了眼睛就低头亲她,含住她的唇瓣舌头直接就伸了进去。程晓
瑜吓了一跳,他的舌头就这样闯进来,她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胡瑞瑜害怕的
睁开眼睛,却只看见严聪紧闭的双眼和长而硬的睫毛,她能感觉到严聪的唇舌有
着淡淡的薄荷味道以及男人特有的强烈气息。被他吻了几秒锺,胡瑞瑜就觉得有
点喘不过气来,她伸手推严聪的胸膛,严聪却搂着她的腰直接倒在了床上。
  胡瑞瑜还来不及尖叫,严聪就一把扯开胡瑞瑜围在身上的浴巾。他两手支在
胡瑞瑜身侧,眯着眼睛逡巡身下的猎物。
  胡瑞瑜羞的整个身子都绯红了,虽说酒能壮胆,但她和严聪还不过是陌生人,
这样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放肆的打量自己的身体,胡瑞瑜开始後悔自己为什麽没有
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的小窝抱着薯片和开心果看美剧。胡瑞瑜被严聪饿狼一样的
眼神盯得实在受不住,只能两手一齐叠着盖在严聪眼睛上,尴尬的恨不得床上裂
个洞让她掉进去。
  严聪的两只眼睛被捂住了,嘴角却扯出一个坏坏的笑容。他由着胡瑞瑜蒙着
他的眼睛,抓住胡瑞瑜双腿架到自己肩膀上,直起身子半跪在床上。
  严聪这样一起身,胡瑞瑜的身子也被他抬高了许多,胡瑞瑜哪还顾得上蒙严
羽的眼睛,连忙两手撑在身後不让自己整个人离开床垫,她一张小脸尴尬的越发
红了,「严聪,你干什麽!」
  严聪此时哪还顾得上回胡瑞瑜的话,他两只狭长的桃花眼只顾着一眨不眨的
盯着眼前鲜嫩可爱的小穴。胡瑞瑜的两片阴唇温润饱满,上面有天鹅绒一般的绒
毛细细铺陈,两片娇小可爱的花瓣守在洞口,像张小嘴一般随着她的呼吸一张一
合。她的洞口好小,不知道进去以後到底是何感觉……
  胡瑞瑜半撑着身子说,「严聪,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突然有一个柔软温热的东西拂到了胡瑞瑜两腿之间,扫过她小穴的入口来到
阴蒂上一下下舔弄。胡瑞瑜的身子很敏感,那里尤其敏感。她的两只胳膊再也支
撑不住,上身不由得软倒在床上,从腰部开始被严聪拉起来悬在半空中一下一下
的舔。胡瑞瑜眼眶泛红浑身颤抖,两条白嫩的腿在严聪的肩膀上害怕的乱踢乱晃,
「我不要了,不要了……」
  严聪从胡瑞瑜腿间抬起头来,他薄薄的唇上有一层淡淡亮光的晶莹,映得他
原本有些寡淡疏离的气质莫名妖异起来,「小丫头,这麽放不开,怎麽就敢出来
玩?以前有没有和男人上过床?如果是第一次,我会轻一些。」胡瑞瑜的身体干
净敏感,在他身下紧张而害羞,根本就不像一个有性经验的女人该有的反应。
  胡瑞瑜听了这话脸红得更厉害了,她摇着头说「我不要了,真不要了。」她
挣紮着把两腿从严聪肩膀上放下来,怯生生的缩着腿坐在床上,之前喝下去的酒
都吓醒了一大半,她眼睛红红地说,「严聪,对不起,我之前喝醉了,你让我走
吧。」
  严聪看了胡瑞瑜几秒锺没说话,她缩成一团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就好像他要强
奸她似的。严聪扬手把身上的T恤给脱了,露出平滑的胸膛和精装的腹肌,然後
伸手去解裤子的系扣。
  胡瑞瑜圆睁着眼睛道,「严聪,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严聪的表
情不甚喜悦,胡瑞瑜暮然醒悟到这个男人今天是真不打算放过自己了,她坐在床
上无声的往後挪了挪身子,抓起大浴巾下床就要跑。
  严聪手臂一伸就把胡瑞瑜拽了回来,雪白的浴巾被严聪一把扯到地上,「程
晓瑜,你当我严聪是什麽人,由得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胡瑞瑜在严聪身下又抓又打,「严聪,我说我後悔了!我不愿意了!」
  「後悔?晚了!」上次在公司放过她已经算是大发善心,这次都箭在弦上了
如果还能让她走,他严聪就的名字就该倒过来写了。
  严聪一边压着胡瑞瑜一边脱掉自己的裤子和内裤,然後把胡瑞瑜两只乱动的
手握紧了拉到头顶,低头咬她圆润香甜的乳肉,因为她不听话,他咬的很用力,
尖利的牙齿在她胸前的白腻上留下一点点的斑斓红痕。她的胸部又香又软,小小
的乳头红的像要滴出血来一般,严聪含住她一只椒乳用唇舌用力欺负那只软软的
小乳尖,一手则顺着她柔软的曲线来到小腹处,挤进她两腿之间中指试图往下面
的小洞探去。
  胡瑞瑜再撑不住的哭了起来,明明是自己打定主意要做的事,可真的被一个
陌生男人压着上下其手,她只觉得又害怕又後悔,哪怕这个男人长得很帅,她也
不愿意。
  严聪听见胡瑞瑜的抽泣声手下的动作不由得一停,抬头就看见她眼泪扑簌扑
簌的掉下来,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在眼睛上揉来揉去的擦,反倒弄得满脸都是眼泪,
细细的牙齿咬着嫣红的嘴唇,看起来说不出的委屈。严聪不知怎麽就想起她刚才
在浴室里口齿不清的唱什麽「我是个大盗贼,整天乐哈哈」,那个时候还傻呆呆
乐呵呵的洗澡,难道就不知道洗完澡下一步是上床吗?这小丫头,就是让他狠不
起来。
  严聪把身子往上挪了挪,啄了一口她红红的小嘴,「傻丫头,哭什麽,我会
让你很舒服的。」
  胡瑞瑜还是揉着眼睛说不要,严聪吻住她的嘴,把她的不要都堵在他的舌头
下面,她的眼泪涩涩的流进两人嘴里,可严聪觉得连这份涩都是甜的。他想要她,
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得到。
  严聪的身体挤到胡瑞瑜两腿之间,一根手指也伸进她的穴口一点点试探着往
里戳。她在他唇下嘤咛一声,红红的脸蛋儿变得极烫,不过更烫的是她的小穴,
热的能把他的手指熔化一般。她那里极软极腻,严聪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想往更深
的极乐处探去,胡瑞瑜却绷得死紧,根本不许他进入。
  严聪见她如此慌张,心下怜惜也就不再强进。只进入到她小穴两三厘米处就
停下来在她内壁上安抚的轻轻抠弄,另外两只修长的手指摸索着找到她小小的阴
蒂头轻捻慢揉,一张嘴在她柔嫩的唇瓣、小巧的下巴,挺翘的乳尖上来回的亲,
含着她敏感的耳垂吹着气说,「小宝贝,你又软又滑,我很喜欢。你的小穴这麽
紧,我进去会被你夹死……」
  胡瑞瑜听得他满嘴的无耻言辞,下身偏又被他巧妙的手指侍弄的无可无不可,
终於忍不住细声细气的颤颤的媚叫了一声。
  严聪笑着在她粉红的耳垂上咬了一口,「叫的真好听,跟小黄莺似的。」
  胡瑞瑜害羞的把脸转过一边去不肯看他。
  严聪微微起身再次把她两条腿架到自己肩上。大掌在她小穴上继续按揉搓弄,
他的力道不重速度也不快,可就是能弄得胡瑞瑜浑身发软细汗淋漓,随着严聪手
指不疾不徐的抽弄,一丝透明清澈的蜜液顺着严聪的手指缓缓流了下来。
  严聪嘴角掠过一丝满意的笑容,手指从胡瑞瑜红嫩的穴口慢慢抽出来,牵出
一道暧昧的银丝无声的拉长然後断落在米白色的床单上消失不见。
  胡瑞瑜闭着眼睛脑袋有点发沈,她隐约知道自己将会怎麽样可她又不想知道,
一个灼热到像要烧起来的东西抵在她两腿之间,胡瑞瑜瑟缩了一下,眼睛闭得更
紧了。
  「睁开眼睛。」严聪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低沈而冷静。
  胡瑞瑜的睫毛颤了几颤这才缓缓睁开眼睛,那火热靠的她更近了,抵在她穴
口微微的刺痛。抓着她双腿的男人身材修长面容优雅,鼻梁和嘴角的线条简洁而
稍显冷漠,狭长的眼睛表面上波澜不惊深处却仿佛有浓墨重彩在四处蔓延。这样
一个男人,这样一张脸,胡瑞瑜只觉得自己的心沈沈的往下坠,鼻子酸到呼吸不
畅,热热的眼泪顿时就模糊了视线。
  胡瑞瑜摇着头说,「严聪,你放开我,我不要了。」她看见严聪的脸色变得
难看起来,但还是抽着鼻子说,「我不喜欢你,你别碰我。」
  严聪抓在胡瑞瑜腿上的手紧了紧,把胡瑞瑜白白的腿上抓出了两道红印。他
用力将胡瑞瑜的双腿分开,精瘦的腰线重重一挺,对准那水光潋灩不断颤抖的小
穴狠狠撞了进去。
 男人又粗又长的肉棒带着火辣辣的触感仿佛把她整个人都劈开一般进入她身
  体深处,胡瑞瑜痛叫出声泪如雨下,她知道她做了错事,而且错的离谱,无
法回头。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