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一章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一章
流氓大乱斗
  叶南飞和红姐涛声依旧了,而且经过一场风雨后,更见了彩虹。丈母娘确实
收敛了很多,小丽也懂事的表示并没有控制财权的意思,只是帮着收钱管账,晚
上还是把钱都交给他。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新的时代注定来临,不知是以前管控太死,太严的,
今天猛的放开,反而出现极大反弹的缘故,还是国人本就需要严控,总之可用一
个乱字代替,乱的同时,也伴随着,朝气,希望,机会,生机。在文化,知识界,
当然是乱一点好啊,可对于最上层和最底层的感受,都不是很好。
  上层的感觉就是失控了么,这让人,没有安全感,面上也不好看,他们喜欢
井然有序,低层的感受是多种多样的,对于老实人,本分人,这个时代面临的是
危险与恐怖。因为遍地是流氓,而且非常的猖狂,危险到什么程度呢?你随时走
在街上,都有可能被人截住,威胁戏弄一番,如果你忍了,没准放过你,如有一
点不恭顺,一顿暴打是难免的。
  如果你是个女的,并且很漂亮的话,很麻烦,如果单独上街,遇到调戏,是
难免的,程度轻重不好说,也可能只有言语的挑逗,动手动脚的也说不准,也要
看遇到谁,比如巴虎区曹老三,江北癞疤子这种级别的,他要相中了哪个姑娘,
直接就通知人家晚上来家里,你要是不同意,后果很严重,到底严重到啥程度,
没人挑战过,你也可以找人说情。
  也有过几个人把一个女的给办了的,但是不是这女的自愿的,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强奸一类的,咱就不提了,性质更恶劣。简单一句话,欺男霸女随处可见。
  四哥这帮人呢,欺男的事也没少干,霸女还不至于,顶多调戏妇女,并不是
他们多善良,而是有很多女的喜欢跟他们混,按现在的话说,属于他们的粉丝。
  这些女的从来不被尊重和重视,但她们却乐在其中,可能是和牛逼的人在一
起,感觉自己也很牛逼吧,被人罩着,会获得一种安全感。这些姐妹们,从来都
是这些人谁想干就干了,有时候还会被四哥等大哥们安排陪谁睡觉,要不四哥曾
说,如果叶南飞跟着他干,可以夜夜做新郎。
  混乱,就代表着会有纷争,四哥团伙和曹老三团伙之间的利益纠葛已经到了
不可调和的阶段,有很多人会误以为只要当了老大,就可以掌控左右一切了,其
实不然,很多时候,你会被裹挟着,不得不做,比如这场即将到来的群架。你不
打,难以服众,威信会受到影响,整个团伙内的士气会受影响,以后见着其他片
的混混都矮一头。
  原因是下面的小弟已经打过几架了,前面说过,各片的混混原来都是大体有
个势力范围,现在涉及到具体开店等的利益了,一些模糊地带,互相都认为应该
是自己的,这种情况,不打一下,还真难解决。
  既然决定必须打,大伙眼睛都看着叶南飞,看他有啥主意,叶南飞:「既然
都定下来必须打了,那就做准备呗,最起码两个准备,一个消息,曹老三方面的
消息,各种消息都需要衣食住行,人际关系的资料全都要,第二个准备,召集兄
弟,没兄弟咋打啊。四哥定下来在哪开战了么?」
  四哥:「老地方,东大滩。」东大滩一直是打群架的指定地点,面积够大,
还远离居住区。这地方,洪水来的时候,就是一片汪洋,平时的时候是一大片缓
滩。
  叶南飞:「那猴哥,黄哥,负责收集情报和资料呗,这样,猴哥带些弟兄盯
梢,曹老三他们有几个核心人物,都盯住了。黄哥负责收集他们的资料,只要和
他们有关的,都要。牙哥,土匪哥,老扁负责召集兄弟,练兵,大牙哥还记得上
次咱们咋训练不?四哥,国哥,你来看这么安排行不?」
  四哥:「成,好,要特么我安排,就直接那天,大伙拿着家伙火拼完事,哈
哈,还是小飞有本事,那就这么定了,大伙分头行动。不是,那小飞,你看我该
干点啥?」
  叶南飞:「四哥和国哥不需要干啥,只等开战那天,来个战前动员,把兄弟
们的士气鼓起来,然后坐镇指挥就行了。」
  人都分配出去,叶南飞回到店里,拿着地图,琢磨着如何部署,要说叶南飞
是咋熟悉这些东西的,不用问,肯定师父那学来的,当初在林子里时,老爷子闲
暇时,唠叨的东西很多,其中就有兵法,师父喜欢道家哲学,难免的就要接触兵
家,时常说,如果当年和洋鬼子,这么布兵,如何如何。那样布兵又会如何,潜
移默化的,就学了不少,虽然达不到师父的水平,但指挥混混们打群架还是搓搓
有余。
  他正琢磨着,小妹放学找他来了:「胆小鬼,听说都给别人安排活了,给我
安排啥啊?」这丫头,碰上这么热闹的事,如果不参与,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叶南飞:「咋的?你还想参战咋的?还是消停学习吧,那不是你该干的。」
  小妹:「不行,你要不让我参合,我就缠着你,你选吧。」
  叶南飞:「不是,你这丫头……嘶……唉。」叶南飞看着一脸坚定的小妹,
真拿她没办法。突然眼睛一亮,有了。
  叶南飞:「你带着骡子他们做武器吧,材料找你哥要,数量问大牙或者老扁。
  不过说好了啊,今年期末你要是考不好,以后可别找我带你玩了。」说完在
纸上画了几个图,写上数据和材料交给她。
  小妹:「好嘞,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嘻嘻。」
  接下来几天,可是够叶南飞忙活,下面人的资料消息不断送过来,他要不断
的分析,做计划,家里红姐那需要照顾,店里虽然交给了小丽,并把徐晓娟叫回
来帮忙,但也要时常去看看。还有训练召集的人,这时候,小妹和骡子确实能帮
他分担一些,比如训练。
  具体的打时候的技巧,完全可以交给小妹和骡子训练,但核心的东西一定要
交代清楚,一共召集上来一百多人,还有老黄和猴子之前各带走十多人。还是以
前的思路,三个人一组,三个组一队,三个队一个大队,这样组成了三个大队,
剩下的人20多人专门联系弹弓子,具体这些派啥用场,没人知道。
  叶南飞让他们记住几个必须的原则,进攻不能个人英雄主义,一个人冲上去,
要保持阵型,和伙伴协调,互相掩护,这不光是你自己的安危,还有兄弟的安全。
  一旦被打散,别乱跑,别慌,尽量有序撤退,实在做不到,往大本营撤,撤
回来后再重新组织,后方大本营绝对能为大伙提供安全。
  眼看要临近开战,在四哥的舞厅二楼办公室,成了临时指挥中心,墙上挂着
船营和巴虎区的地图,团队的核心成员,经常聚在这讨论进攻计划,但每部分人,
都知道自己那一部分,真正的全盘计划,只有叶南飞心理清楚,四哥更是有点蒙,
也不知道兄弟们训练和装备的事。
  土匪,大牙,老扁也只知道自己当天攻击那部分,忙着熟悉地形和计划。猴
子和老黄,不断传回消息。叶南飞:「猴哥,他们有没有召集人训练啥地?」
  猴子:「没看见,他们现在比平时更能聚在一块吃喝玩乐了,估计也是一起
商量咋干。听说曹老三和不少人打招呼,看样子是找帮手。」
  四哥:「我擦,他能找,咱们也找啊,看谁找的人多。」
  叶南飞:「找来那些人再多也白搭,乌合之众,四哥如果想风光风光,可以
通知一些朋友观战。」说完,叶南飞嘴上露出自信的微笑。
  四哥:「哎呀,我瞧着你咋那么大把握似的?这还没打,你就敢保打赢了?」
  叶南飞:「不是我敢不敢保,这是一场不对称战争,嘿嘿,没啥悬念。」大
伙听完一头雾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战前叶南飞给大伙的感觉是自信满满,但开战当天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当天,老天爷还很照顾,已经是初冬,天高气爽,早上,双方陆续的来到东
大滩,当然消息早就江湖上疯传,很多是来看热闹的,双方摆开架势,别说曹老
三方面了,四哥自己都看不下去。
  四哥:「我说小飞啊,你搞什么鬼啊,咱们的人呢?怎么才这么几个啊?」
  叶南飞:「别急四哥,兵在精不在多,嘿嘿。」四哥脸色可不好看了,这么
哪里是打架啊,以前打架,都是看谁找的人多,才威风,就这么几个人,哪有脸
见人啊。别怪四哥牢骚,自己这前面就三十多人,后面和他站一块的除了国哥,
就是些江湖上的朋友。
  在看对面,足有三百多人,不知从哪弄来的三辆吉普,剩下的都是骑着摩托。
  气势上立马被压倒了,曹老三这时候从车里钻出来:「疤子,出来吧,呵呵,
看看,我还以为老四多大本事呢,就这么俩个人,还打个屁啊,别说咱们欺负他
哈哈,妈的,找李龙飞和觉主,他们胆小,不敢参合,等着后悔吧。」
  癞疤子:「呵呵,我擦,老四没这么惨吧,这么几个人还打个屁啊。」
  原来铁东的癞疤子和曹老三联手了。难怪声势这么大,而且各片的三四线小
混混也被忽悠来不少。
  曹老三站到了车盖上:「我说老四啊,咋的了?没人了?用借给你几个兄弟
不?哈哈,哎呀,这还用打么,哥哥我今天给你留点面子,船营区我看你就交给
我和疤子得了,都这么多年兄弟了,打什么打啊,你说呢老四?」
  叶南飞:「四哥,没事,跟他们叫板,咋爽咋喊,一会打起来见分晓,要的
就是这效果,骄兵必败。」
  四哥:「我说老三,怎么一人不敢打啊?还拽上疤子,以为人多就好使?我
老四从来不靠人多,靠的是兄弟们敢打敢拼,狮子和羊斗,一头就够了,羊再多
也白扯。」
  叶南飞趁这功夫赶紧让上装备。在看这三十来人,头上戴上了安全帽,大多
是工人家庭,安全帽不缺,左手臂上多了个十层胶合板做的盾牌,盾牌不大,直
径也就40公分,右手一根近一米长的短棍。
  四哥一看装备,信心多少增加了点:「兄弟们,考验大伙的时候到啦,是骡
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是好汉还是孬蛋,不到关键时候是看不出来的,今天不是
为了好勇斗狠,今天是为了咱们的生计,为了咱们的脸面,为了咱们的地盘。咱
们混了这么多年为了啥?一个是脸面,一个是地盘,没有地盘了,你上哪混去啊?
  今天,就相当于咱们的保家卫国战,兄弟们有没有信心?」
  让四哥这顿打鸡血,大伙群情激奋:「有……」别说,四哥不愧为老大,还
真有那个气势。
  四哥:「特么的早上没吃饭么,我咋听不见?么没娘们叫床动静大呢?到底
有没有?」
  大伙:「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