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梧玉】
【梧玉】
序——淫心难测(第九章)
  花开总有落叶时,无需徒增空悲喜。
  一个道骨清风的中年人不悲不喜地对躺在病榻上的老者说道:「师傅,我回
来了。」
  老者平躺在床微睁双目说道:「弘道,回来就好,为师在此苟延残喘就为等
你。」
  中年男人平静的说道:「师傅,有些事何必强求呢。」
  老者劝说道:「为师知道你不喜,但祖宗传承之事等你到我这把年纪反而也
会看不开。」
  中年男人摇头道:「只怕师傅所托非人。」
  老者微微笑道:「你这算答应为师了,我闵智亭不求全真一派发扬光大,只
愿能够延续。」看到徒弟点头接着说道:「修体强身,益智延年终会被有心的后
人悟破,西洋已成主流,非凭吾辈能改,你已是百年难遇之才,又习尽全真、兄
墨之学,为师望你能融会贯通再自创一学,将来再找个有心的后生为我了却祖宗
心愿。」
  中年男人跪地说道:「师傅之愿,弘道铭记!」
  老者用尽最后的气力自己坐了起来大声道:「裘弘道从今起你便是我道教
(全真)一派掌门。」然后把从自己的拇指上摘下玉指环戴到中年男人的拇指上。
  中年男人又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便起身告辞道:「师傅,弘道走了。」
  2004年1月3日一代宗师,著名爱国宗教界人事,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闵
智亭道长逝世,享年80岁。
  ……
  火爆的DJ,喧闹的舞台,五彩的霓虹,酒醉金迷的男人们,火辣性感的女
人们,人们在这里寻求刺激,宣泄情感。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所有来到俄罗斯
的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地方,这里有美女,有烈酒,有男人们想要的一切。
  「莫西科夫,恭喜你们总统,父亲让我代表他前来祝贺,这次选举成功后我
想再没有人能撼动你们总统的地位了。」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正搂着一位靓丽的
红发女人与来的人打着招呼。
  莫斯科夫站在酒桌旁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道:「佩科维奇你可真会选地
方,这里可是为别人祝贺的好地方。」
  佩科维奇看到莫斯科夫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仍然毫不拘谨的回道:
「只是走走过场你又何必认真,一起坐吧,用不用我给你们找几个姑娘,这里有
全世界最好的女人,随便大家带出去怎么玩,我买单!」
  莫斯科夫微微发怒道:「佩科维奇你够了!没看见还有人在么?」
  佩科维奇毫不在意的说道:「我也正奇怪呢,向来洁身自好的你怎么也带个
妞来这种地方,不必客气,我见得多了。」
  莫斯科夫大声制止道:「混蛋,你知道她是谁么,他是我们总统的女儿!」
  佩科维奇一听这话慌神道:「怎么没提前告诉我。」然后推开怀里的女人站
起身说道:「你滚一边去!」
  莫斯科夫身后的女人只是有礼貌的说道:「我是玛利亚,今天来是代表我父
亲接受你和你父亲的祝贺,他想让我转达他对你父亲的敬意,同时希望你父能够
亲始终坚持他的观点,这样终会在他们这一代重新组建大一统的苏联。」
  佩科维奇这下再不敢怠慢,恭敬说道:「我父亲会始终坚持理想,同时也希
望在他们这一代就能实现理想,还特地派我前来恭喜你父亲成功连任总统。」说
完祝贺的话又抱歉道:「尊敬的玛利亚小姐,请宽恕我刚才的冒昧。」
  玛利亚客气的回答道:「没关系。同时祝你在这里玩的愉快,莫斯科夫不仅
是我父亲最信任的年轻将领,而且已经成为我正式的男朋友,如果你还有什么政
务需要转达我父亲就请跟他说吧,我在这里不方便,就先回了,请你留步。」说
完就被身旁的年轻男人护送出了酒吧。
  现在的佩科维奇对莫斯科夫刮目相看,有些献媚的说道:「兄弟,你可以呀,
我只知道你因为突袭科索沃成功而得到晋升,没想到你竟马上成了总统的乘龙快
婿,看来以后小弟我都需要你罩着了。」
  莫斯科夫瞪着佩科维奇说道:「以后再不许如此胡来,传出去对大家都不好,
现在我们还没有正式的出现在世人的眼睛里,等到那时候你在这样明目张胆的就
不好收场了!」
  佩科维奇像个跟班无赖一样地说道:「兄弟教育的对,等以后我肯定会收敛,
但现在我不还是被隐藏的好好的么,也只能趁现在好好的玩玩不是么,况且我那
里不像这里有这么好的犹太姑娘。」
  莫斯科夫无可奈何的摇着头小声提醒道:「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对待犹太人。」
  佩科维奇有恃无恐的说道:「我只是花钱买乐子,这些贱人喜爱金钱远胜于
喜爱她们的身体,再说有钱了…」话还没说完就被前面一个红发女孩所吸引。
  只见这女孩波浪式的长发上戴着兔耳发箍,整身网状黑丝外面只套着透明低
胸连体内衣,手里举着装有酒的托盘,踩着一双黑色高跟凉鞋向着佩科维奇所在
的地方走来,就在路过他身边时,女孩臀部夹着的兔尾巴扫了一下他的脸颊。
  佩科维奇本就看上了这位酒水员,被这痒又一刺激,一把揪住了女孩的兔尾
巴,女孩慌乱之下将酒洒在了自己的文胸上,有些还溅在了佩科维奇的脸上。
  女孩呻吟了一声说道:「啊,对不起客人,我给你擦干净。」然后赶忙蹲下
身就要拿桌上的纸巾。
  女孩蹲下身子顿时春光外泄,白嫩挺拔的双乳,黑色勒紧的底裤,被莫斯科
夫全部看在眼里,只见他顺势把女孩搂在怀中,用脸贴在女孩胸脯上磨蹭,嘴里
还念念有词道:「就是从你这个地方溅到我脸上的!」一边喘着热气一边亲着女
孩的胸脯说道:「香,真香,这瓶酒我买了,就用你这里灌进我的口中吧。」
  女孩挣扎着想把男人从自己的胸前推开,但力量不够,一边呻吟一边说道:
「啊,不要啊,好痒,这瓶酒你一定要买,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赔呀。」
  佩科维奇听到这话把女孩搂得更紧的同时拿起还剩的半瓶酒倒在女孩的勃颈
上,一边倒一边在女孩的胸脯上吸裹着酒,喝完之后看着湿透的女孩说道:「你
再去取一瓶,我给你双倍的钱。」
  女孩娇羞的亲吻了一下佩科维奇的脸颊说道:「谢谢你的慷慨,你认真好。」
然后挣开佩科维奇的怀抱,起身一扭一扭的走向吧台取酒去了。
  佩科维奇用淫靡目光看着对面的莫斯科夫笑道:「这小妞够味,今晚我算捡
到了,有没有兴趣一起来,正好二对二。」然后向自己的酒杯内投入了粉末。
  莫斯科夫有些气恼的说道:「你愿意玩就玩你的,我对这些可不感兴趣,恕
不奉陪!」
  佩科维奇也不恼还取笑道:「我在你们这最好的酒店订了房间,里面设施应
有尽有,保证让你大开眼界。」之后一把抓过身边的红发女人,扯开女人的上衣
露出了两个白嫩圆奶,两个奶头上还串着两个铁环,他一边玩弄着乳环一边得意
的说道:「看见没,这就是我的杰作,她身上还有你想象不到的呢。」随后发出
淫荡的笑声。
  莫斯科夫看着眼前的一切想劝说却又无能为力,只是摇着头严肃地喝着酒。
  刚才的女孩又走了过来把酒放在酒桌上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笑着对佩科维
奇说道:「好人,你要的酒来了,请付钱。」
  佩科维奇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塞进女孩的文胸内说道:「这些都给你,不过
你要嘴对嘴的把酒喂给我,表现得好我还可以给你加钱。」看到女孩犹豫便增加
筹码说道:「不如你今晚就跟我走,我给你三年的薪水怎么样?」
  女孩娇羞的说道:「你是坏人,你是想把我弄成像这位姐姐这幅模样吧,我
才15岁还没交过男朋友呢。」
  佩科维奇听到女孩这么说更加勾起了他的占有欲,便狠下心来说道:「只要
你陪我一个星期,就可以赚到一生都花不完的金钱。」说完倒了一杯酒递给了女
孩。
  女孩犹豫了一下问道:「真的?」
  佩科维奇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怕我没钱?」
  女孩得到了男人的保证便鼓起勇气把酒含在了嘴里,准备嘴对嘴的喂男人喝
酒。
  佩科维奇等不急一把拉过女孩就要亲女孩的嘴,就在这时一个快速跑来男人
用力拉开了女孩。
  佩科维奇一把怒火从心中烧起,起身就给拉开自己的男人一拳,但这一拳很
轻易的就被男人化解。当佩科维奇看清楚男人的面貌时候,却气愤的看向了莫斯
科夫问道:「你的人怎么回事?」
  莫斯科夫也被突然发生的一切所惊呆,呵斥道:「沙林奇,不要多管闲事!」
  这个分开佩科维奇与女孩的男人正是刚刚护送玛利亚出酒吧的沙林奇,他本
该送玛利亚回官邸的,但他看到一个认识的女孩打扮得如此不堪的出现在酒吧内,
他就只把玛利亚送上了车随后自己寻了过来,一直远远的注意着这边所发生的一
切,心里也猜测到了女孩接近佩科维奇的原因。
  沙林奇在莫斯科夫耳边小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莫斯科夫听完赶紧拉起佩
科维奇说道:「事出突然一会再跟你解释,还想要命的话赶快跟我走。」然后对
着沙林奇吩咐道:「看好这个女人,等我们走远了再放了她。」随后一脸茫然的
佩科维奇叫上身边衣衫不整的红发女人跟着莫斯科夫快步的逃出了酒吧。
  看到三人离去沙林奇对眼前这位女孩说道:「莫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女孩回答道:「当然知道,没有你我就成功了!」
  沙林奇摇着头说:「成功?你可知道男人的淫心难测!你现在应该四肢无力
了吧。」看到女孩想发力发不出的样子接着说道:「你去拿酒的时候,他就把药
下在了自己的酒杯中了!」
  女孩虽然不甘但依旧决绝的答道:「那又如何,无非就是被玩弄几天,身上
再被打上那些眼,我做决定的时候就想到会承受这些痛苦,他放开我的时候就是
他的死期!」
  沙林奇劝道:「你这又是何必,你还年轻,未来的道路一片光明,你不该在
这种人身上牺牲。」
  女孩藐视的说道:「我是在为我的同胞报仇,佩科维奇专门喜欢虐待犹太女
人,我们犹太人对付仇人只会选择以血还血!」
  沙林奇冷静的说道:「他代表的是我国的盟友白俄罗斯,绝对不能在我的国
家里面出事,而你如果杀了他就是与我的国家为敌。」看到女孩犹豫的样子,他
又加码说道:「你等于陷你的国家于两难,我想你的国家还不会与我国为敌,你
仔细想想你到底是在为同胞报仇还是在伤害更多同胞!」
  女孩没有反驳,沙林奇的话点透了她,她暗暗的思考,默默的点头道:「沙
林奇,谢谢你,救了我,也帮助了我的国家。」
  回到住所的佩科维奇粗暴的用麻绳把红发女人捆成粽子型,从脚踝处留出几
米长的麻绳吊在滑轮上,佩科维奇用力的把女人倒立着吊在半空中把麻绳系在地
上的铁钩上,抓着女人的红发荡起了秋千,一边荡着一边往女人的两个乳环上加
着砝码。
  女人早已承受不住求饶道:「主人,放过小奴吧,不关小奴的事啊。」
  佩科维奇停止对女人摇晃,但没有停止对女人的虐待,而是变换着花样,他
点燃了两根蜡烛插进了女人的阴道与肛门里,然后询问女人道:「知道你们这帮
贪婪的老鼠为什么没有被斩尽杀绝么?」
  女人恐惧的摇着头。
  佩科维奇取笑道:「因为有你们这些漂亮的红头妓女,如果你们都死绝了,
这世上岂不少了些乐趣。」
  女人忍受着蜡油淌在身上的剧痛说道:「我们犹太女人是妓女,感谢主人不
杀之恩,饶了小奴吧,小奴还要留着命给你当尿盆呢。」
  佩科维奇看着女人惧怕的样子得意的说道:「正好喝了一肚子的酒,现在还
真需要你这个尿盆。」说完掏出了鸡巴就对着女人嘴巴尿了过去。
  女人努力的张开嘴巴屏住呼吸,但是由于尿液实在太多她的嘴里根本容不下,
有些浇在了鼻孔内,有浇在进了眼睛里,但更多的还是浇在了脸上,把女人化的
妆都冲卸了。现在的女人光看面貌就犹如一个被轮奸过的落汤野鸡。
  佩科维奇现在脑子里想的是酒吧内假扮酒水员的莫拉,想她的靓丽多情,想
她的冷酷杀机。逃走美人给他带来的愤怒和遭受刺杀所受的惊吓,佩科维奇只能
发泄在眼前这个红发女人身上,他狠狠的说道:「老子差点就死在你们犹太女人
的身上,你们犹太人不是团结么,不是都会舍生取义么,今天老子就扒了你的皮,
让你替那该死的婊子受罪!」
  女人语无伦次道:「不关我的事啊,都是那该死的婊子,你饶了我吧,我求
你了…」
  佩科维奇根本不会停下来,他不把心中的火烧出来他是不会停止报复的!他
取来一块烧红的烙铁对女人说道:「我不管你跟那个婊子有没有关系,你这辈子
都别想逃出我的手心了,我要在你身上烙下我的徽记!」
  女人看到佩科维奇拿着发烫的烙铁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心理崩溃的叫喊着:
「饶了我吧,我会死的,我是个妓女,我只同意过你在我身上打上孔串上环,没
再同意过你其它的啊!」
  佩科维奇恶毒的说道:「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可惜你碰到的是我,而且是发
怒的我!」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还是乖乖的接受这一切吧,我会烙在你身
上的三个地方,你觉得烙在哪里会好看些?」
  女人喊道:「我不要,我把钱退给你,你放了我吧…」
  佩科维奇不等女人继续求饶,第一下便烙在了女人的胸脯上。
  女人拼命的哭叫着:「啊!疼死了…不要啊…快拿开…」当佩科维奇拿下烙
铁时,一个四角星的图案已经印在了女人烧焦的胸脯上。
  女人已经疼的发不出呻吟声,佩科维奇却步步紧逼把烙铁举在女人脸颊上问
道:「第二个想烙在哪,不说我就替你选了!」
  女人知道自己躲不过了,摇着牙说道:「屁股!」
  「啊…」第二下烙在了女人丰满结实的屁股上,佩科维奇闻着烧焦的气味变
态的说道:「最后一个快说,不然两个蜡烛烧完我便烙在你的屁眼跟骚逼中间!」
  女人已经变得有气无力,但还是脱口而出:「小腿!」也许女人还幻想着佩
科维奇能放了她,也许女人天生就好美认为小腿上有个印记还算性感。
  第三下烙在女人小腿上的时候已经听不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只有闷闷的一
声:「嗯…嗯…」
  佩科维奇看到女人已经昏死过去,便拔出了插在女人肛门与阴道里只剩根部
的蜡烛,接着一盆凉水泼在女人身上,看着女人惊醒过来的恐惧模样,佩科维奇
安慰道:「今晚最后一个节目,过了我们就休息,然后带你回国实现你的愿望,
让你成为我的尿壶。」
  女人摇着头哭求道:「你就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自由…」当
看到男人手中的滋啦作响的电棍时,女人彻底崩溃了,她拼命的扭动着身躯,想
躲开男人的攻击,但被倒立绑着的她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啊…啊…」在无尽的撕喊声中,女人已经失去了知觉,嘴角淌着口水,眼
角留着泪水,从阴道内涌出失禁的尿液像喷泉一般洒在自己身上,最终全部聚积
浸透了自己的长发。
  这还没完,佩科维奇一边玩弄女人阴蒂上的铁环一边询问女人一个问题:
「不知道你喜欢油杂豌豆,还是电烤豌豆?」
  再没有得到女人任何的回答,只能看到女人空洞的眼神。
  ……
  有悲惨地谢幕,也有幸福地开始。
  「弟妹生产也不告诉哥哥一声,要不是此次来京办事碰见隆鑫老弟,我还不
知道你都当爸爸了。」平谷有些责怪的说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有些无奈的说道:「现在不比往日,爷爷有意全身而退,我想最慢年底
就会辞去所有职务,这种敏感的时期行事务必低调啊。」
  平谷也能理解只是说道:「好吧,快请我们进去聊吧。」然后大家跟着主人
一起进了屋。
  进屋后李隆鑫偷偷观察生育后的江淮影与平影,也在暗自比较着。也许是自
己家里面的原因,此时江淮影穿的比较宽松,原本就肥大的乳房现在已经可以用
巨大来形容,前胸上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到渗出来的水渍。再看平影也是生育过,
但此时穿着军装,胸围被束缚着,即使如此饱满的乳房还是把胸前的衣扣撑开了
一个。如木瓜与冬梨,一个汁多,一个甘甜,真是各有风骚。
  平影感到李隆鑫的目光有些不自在便一眼瞪了回去,吓得李隆鑫一激灵,虽
然已经几年过去,但平影对李隆鑫的魔鬼式训练还是让他记忆犹新。
  江淮仁和平谷看到李隆鑫的表情同时哈哈大笑,李隆鑫不好意思的自嘲道:
「几年来我也一直在国安历练,但只要看到嫂子依旧有些畏惧啊。」
  江淮仁说道:「你可要感谢哥哥,嫂子,不是他们那时对你的训练哪有你今
天在国安的地位。」
  平谷在一边谦虚的说道:「淮仁贤弟可不要这么说,他有今天一是靠你当时
的举荐,二是他自己努力要强,我和平影只是受你所托板板他的性子而已。」
  李隆鑫倒也有自知之明说道:「我真要谢过两位哥哥,要不是两位哥哥帮忙,
我想还还是一个不懂事的毛头小子呢。」
  平谷笑道:「不错,懂得谦虚了,再接再厉。」随后问道:「淮仁贤弟真的
打算从国安彻底退出来?」
  江淮仁没有隐瞒把内心所想说了出来:「嗯,已经决定了,一来为我这傻弟
弟腾地方;二来如今我有了孩子不想四处奔波;三来那种地方会接触机密信息,
我的身份也不好再碰那些;最后公安体制将要改革,需要我这样不进柴米油盐的
家伙。」
  平谷听完也点头说道:「的确,我们都是戎马出身,搞政治确实不适合我们,
板起脸来的工作却非我们不能做好。」随后露出笑容说道:「今天来不说公事,
快让我们看看孩子。」
  不一会江淮影抱着一个还没睡醒婴儿走了出来,平谷小声问道:「儿子叫什
么名?」
  江淮仁答道:「江山,还是他太爷爷给起的名。」
  平谷感叹道:「老人一辈子为江山社稷呕心沥血啊。」
  江淮仁点头道:「泰山压于身,独行者不易。」然后拍着平谷与李隆鑫的肩
膀说道:「今天没有外人,正好我们可以痛饮一番。」
  平谷与李隆鑫也附和道:「一醉方休!」随后三人走出了房间,只剩下两个
母亲照顾着孩子。
  ……
  生活有些时候就像在赶场,从北京出来平谷和平影并没有回成都,而是直接
去了南京,因为那里有位朋友的孩子刚好出生百天。
  宴席上几乎汇聚了近几年来共和国冉冉升起的所有政治新星,荣达开与妻子
胡适坐在主人的位置上,他对面坐的是他的小舅子胡世忠,右手边是陈强声,左
手边是平谷与平影夫妻俩,胡世忠的右手边是徐柯与荣春来夫妻俩,左手边是周
滨与周滨影。
  看样子宴席已经开始很久了,徐柯由于多次受到受到陈强声的帮助现在已经
与陈强声颇为要好,询问道:「强声老弟,我们老哥几个都有儿子了,你也得加
把劲,早些娶妻生子,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
  陈强声正与旁边的周滨影眉目传情,听到徐柯与他说话拿出了放在女人大腿
上的右手举起酒杯说道:「我先谢过哥哥的好意,不知打算起何名?」
  徐柯答道:「我儿叫徐东生,平谷的儿子叫平一中,我大哥的儿子叫荣华,
我们四人从小相识,这么多年也是相互扶植。正所谓:一生甘为炎黄孙,争做中
华好儿女。以后我们的儿女就各取最后一字刚好组成一生中华,现在独缺一字。」
  陈强声思索了一下拍手道:「哥哥说的好,我若得子就叫陈天一,我若得女
就叫陈依一。」
  大家也都拍手叫好,只是周滨说道:「兄弟给儿子起名天一乃天下第一的含
义,恐怕以后孩子难以驾驭啊。」
  徐柯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说周滨,你小子一辈子就是个混混没个志向,
我们四个人的孩子寓意一生中华乃是忠义,强声若是得子其名预兆我华夏未来天
下第一乃是国之大义,并非个人争强好胜。」
  周滨听到如此解释连忙说道:「原来如此解释,是我妄自菲薄了,我该罚连
干三杯。」之后连干三杯白酒的周滨有些上头便让周滨影服侍着去了洗手间。
  看到周滨和周滨影出了屋,徐柯又说道:「真是个没用的东西,他周家真是
后继无人了。」
  一旁的妻子荣春来小声责怪道:「你呀,还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胡世忠也说道:「周滨只是品行顽劣,并无大恶大非,但兄弟说这话也没错,
我们都是红色儿女绝不可因图享乐而荒废自己,想必周滨他日后会慢慢改变的。」
  徐柯见左右的人都认为他失言便岔开话题问道:「强声老弟,你弟弟今天为
何没来?」
  陈强声答道:「我父亲见强音去年得子却还是有些不思进取,便命他去跟不
净师傅研习佛法三年,希望他能先静下心来再助国富民强。」
  荣达开作为东道主代表大家说道:「叔叔真是用心良苦,我等敬佩,来,大
家干了此杯,恭喜强音有幸继承唐传佛教,也为了未来国富民强!」
  没等大家起身,周滨影扶着周滨重新回来,周滨带着少许醉意拿起酒杯说道:
「喝酒怎么不带上我,来,一起为了国富民强干杯!」
  徐柯还想说什么却被妻子拉住使着眼色,陈强声赶忙说道:「正好人齐了,
干!」之后大家一同喝了杯中酒又坐了下去。
  大家开始新的一轮论道求真,荣达开与平谷从军正研究着武器装备的更新换
代,胡世忠与徐柯从政也规划着治国理政的施政方针,而周滨一心从商又苦于没
有自己的人脉,他此行的目的一是恭喜荣达开喜得贵子,二就是为自己经商之道
铺石开路,刚才在洗手间就已经吩咐周滨影戴上陈强声喜欢的调调进来献身以获
取帮助。
  今天周滨影本就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连体裙加上黑丝黑高远远看去显得还挺保
守。此刻周滨已经装作喝高的样子杵在椅子上愣着神,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这种
需要作出快速反应和决断的事情还是交给周滨影来做比较妥当。
  周滨影的大长腿在桌下轻轻的搭在了陈强声的腿上,狐媚的用只有两人能听
见的声音说道:「主人,贱奴给你请安了,三年来贱奴这一身贱肉无法被其他人
满足,都怪主人那一晚开发的太透了。」
  陈强声可不信这番假话,回话道:「哼!那次我玩的可不怎么尽兴,你跟李
隆鑫那小子倒是情投意合。」
  周滨影哀叹道:「主人,都怪那江淮仁太过霸道,你别吃醋,贱奴今天甘心
为你带环穿刺,还请主人不弃,现在便寻寻看。」说完主动把右腿从陈强声腿上
拿下,岔开双腿。
  陈强声当然不会客气,摸着丝袜寻了上去,摸到丝袜尽头空无一物,细腻的
肌肤连着潺潺流水淫洞,在洞口陈强声摸到一环,用手指扣进环内,看着周滨影
微微发红的脸说道:「不错,明白事,说吧,有什么事?」
  周滨影没有直接回答陈强声的问题,而是接着诱惑道:「主人你再寻寻看,
等都寻到了我再跟你说。」
  陈强声满眼欲望的看着周滨影,拇指却扣住阴环其它手指继续摸索,他用食
指放入周滨影的阴道内马上寻到一颗跳弹,他刚一按开开关就感到食指被紧紧裹
住同时听到周滨影的声音:「主人,别急么,还有呢。」
  陈强声又喜又惊,第三根中指寻到了周滨影的肛门,周滨影微微调整了一下
坐姿松开屁眼把陈强声的中指吸了进去,嘴里说道:「对贱奴还满意么?把这个
也按开。」
  陈强声在周滨影的肛门里也发现了一颗跳弹,他按了下开关说道:「嗯,满
意,这回肯说了吧?」
  周滨影用力的夹紧阴道和肛门里的两个手指说出了请求:「我的旧主想请新
主介绍一些有想法又肯干的朋友一起做个大项目。」
  陈强声想确认内心的猜测说道:「如果是工程项目我倒是在四川刚好认识这
么一个人,我的手指还要擦嘴呢。」
  周滨影放松了自己的下体说道:「人家为了你三天前就未进食,只是喝点营
养液,今天早上也都洗过了,不会影响主人食欲的,主人一定要多吃些,今晚把
上次没使出的力气都拿出来。」
  陈强声先是笑道:「这么说我猜对了,这个人叫刘汉很懂规矩的。」然后狠
狠的揪了一下阴环把手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笑道:「不过这次我想在这多待几天,
不知你的旧主可否舍得,而且我对你的身体还有一些不满意的地方。」
  周滨影没想到陈强声竟有如此要求,她知道如果答应自己身上非要多出几个
眼来不可,但是周滨之前已经命令她只要不被玩死玩残,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完成
任务。周滨一直就想证明给父亲看,没有父亲他也能做出一番事业,这次周滨虽
然是通过父亲的影响力拿下了绵阳至遂宁的高速公路工程项目,但没有获得一分
钱的资助,所以周滨想通过找一个合作伙伴来完成自己的计划。
  周滨影一咬牙说道:「人家都叫你主人了,这身子当然随你处理,恨你们男
人的淫心难测,却总是我们女人的身子受罪。但组织上面是有规定的,你没有我
的合法使用权之前,可不能把贱奴玩死玩残了。」
  陈强声看到周滨影已经羊入虎口便大方的嘴上说道:「你放心,借我个胆子
也不敢坏了规矩,我只是稍加改造,另外这次我完全不收佣金。」心里却想着那
刘汉可不是什么正经商人,一旦控制不好就会出事,他可不想趟这趟浑水。
  剩下的时间里陈强声表现得毫无异常,只是更加健谈地参与到了大家所谈的
国事当中。周滨影也是毫无异常的照顾着右边的周滨,只是内心充满了不甘与悲
凉,不甘的是可叹自己一身本领竟摊上这样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悲凉的是可惜自
己一身美肉又不知会被左边的男人如何摧残。
  ……
  就在那边为一个刚出世的孩子而庆贺的时候,这边也在祝贺着欧亚陆地光缆
网络的开通。
  莫家德,沙里夫,阿桑奇为此特地主动要求代表自己的国家前来祝贺,为世
人所不知的是他们三个都是不择不扣的印度教徒,而且还是师兄弟。
  三人一见面阿桑奇首先说道:「以前求学时,我们还只是个孩子,匆匆一别
却都已做了父亲了。」然后问道:「莫家德师兄,师傅一切安好吧?」
  莫家德摇头道:「师傅人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但对我们的期盼却发越发
的强烈了。」
  阿桑奇自嘲道:「哎,看你们二人如今位高权重,只有我止步不前,愧对师
傅啊。」
  沙里夫劝道:「这不能怪你,你的国家还是君主制,新思想难以发展,不过
老国王遇刺后已经动摇了根基,我看用不了多久你的机会就会到来。」
  莫家德也点头道:「到时候我的国家一定会帮助你,我们怀有同样的信仰,
留着同样的鲜血,但是你也要注意其他大国扶植的力量。」
  阿桑奇点头说道:「谢谢你们的支持,你所指的其它力量是妲己那小贱人吧!
成天打着男女平等的口号笼络女性支持者,早晚收拾了她!」
  莫家德劝道:「你切不可冒进,这个女人不简单,背后有前夫本杰明的经济
支持,又有邻国中国的背后协助,你要用强可不好收场。」
  阿桑奇咬牙切齿的说道:「当然不是现在,现在我还需要她帮助我一起推翻
帝制呢,贫贱的女人都把她当成菩萨,正好我代表印度教湿婆尝尝佛教菩萨的滋
味!」
  沙里夫看到阿桑奇如此决绝只好说道:「行了阿桑奇,菩萨的事等以后从长
计议,我们还是先去会会他们佛教的阿罗汉吧。」
  说着三个人一同前往拜会此次之行的目标人物。
  一个穿着传统民族服侍的汉子对前来祝贺的三国使者说道:「你们一起是特
意前来挖苦我们的吧?」
  沙里夫笑道:「罗汉老哥,大家都是中国的好邻居,哪会前来特地挖苦你啊。」
  汉子苦笑道:「我们真是没得选择啊,这种封锁是不可能突破的,可惜我蒙
古地大物博,竟无法出口物资,真是愧对可汗大帝。」
  莫家德说道:「印度愿意永远做您的真诚朋友。」
  汉子也是个识时务,懂形势的明白人,摇头倒着苦水说道:「我看如今形势
还是算了吧,信仰本就害了我们,以前信佛之人都不娶妻生子使得我国建国初期
只剩100多万人口,这些年本来是翻了一番,但这该死的政府非搞男女平等那
套,弄得我们国家女人都有了知识,有知识的女人又有几个愿意生一堆孩子呢。
我的国家真是自寻死路,能再夹缝中生存就不错了」
  这时候一个两三岁的男孩跑了过来叫到:「爸爸,爸爸我也要骑马!」
  汉子无奈的翻译道:「你们看,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学骑马,都什么年代了,
骑马除了能放羊还能做什么!」
  莫家德看到小孩突然有了主意说道:「罗汉大哥,我们四人的孩子年龄相仿,
稍微大点何不送出国去,学习西方先进思想,也顺便多结交一些朋友。」
  汉子一听也明白其中道理,询问道:「那依你之见去哪个国家比较好?」
  莫家德说道:「想发展就要把屈辱铭记于心,暂时忘记仇恨,我会把我的儿
子送去英国求学。」
  沙里夫不解的问道:「英国是造成我们分裂的罪魁祸首,去那里做什么!」
  莫家德解释道:「就因为英国曾经是我们的宗主国,所以他们才会真正的帮
助我们,侵略他人的感受,和被他人侵略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汉子却听出了门道一把抱起儿子说道:「爸爸以后就送你去英国求学!」
  沙里夫和阿桑奇也明白过来,二人跟着一起会心的说道:「我们也把儿子送
去英国求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