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窥欲奇缘】(14)
【窥欲奇缘】(14)
第三章平灵界
              14依云受辱
  随林浩然一同进来的共有三位女子,三人都一袭白衣,走在前面的两位,走
路时有些摇晃,眼神涣散,如同醉酒一般,但长相都颇为不俗,正是丁香与刘舒
婉。第三位女子被林浩然揽在怀中,白皙的肤色中透出一丝潮红,灵动的双眼不
停打量屋内的情景,待她看清屋内正在交合的几人时,想转身离开房间,但她无
论如何挣扎都没能挣脱林浩然的手臂,宁远震惊的原因就是因为,此人正是依云。
  软塌和躺椅中间,铺了一张地毯,林浩然将丁香和刘舒婉推倒在地毯上,道:
「三弟,先休息下,将椅子搬出来。」
  赵三伏在刘吕氏身上正在卖力抽插,闻言并未恼怒,双手压住刘吕氏的大腿,
快速抽插几下,猛然拔出鸡巴,道:「好的,嫂嫂也休息下。哈哈。」
  可怜的刘吕氏只有闷哼一声,白了赵三一眼,两片阴唇却久久不能愈合,留
下一个深洞,似乎在回味赵三的鸡巴,但想到是林浩然吩咐的,又没敢啃声,只
能伸出手指在肿胀的阴蒂上搓弄起来。
  很快,赵三从里间推出一把座椅,椅子颇大,呈深木色,坐垫是皮质的,两
边把手上竟连接着几根系带。宁远看着如同妇科检查的躺椅,很快就猜到了它的
用途。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有老公的,不能这样啊!」依云也猜到了椅子的用
途,拼命反抗并大叫着,不过她无力地反抗并没起到作用。
  赵三从林浩然手里接过依云的右臂,触手柔软顺滑的肤感,让他忍不住将挺
立的鸡巴贴近依云大腿。依云娇羞地反抗,让他差点没忍住将依云正法,幸亏林
浩然及时制止,才让依云暂时逃过一劫。
  两人熟练地将依云固定在椅子上,林浩然又捡起地上红杏的衣衫,塞住她的
嘴巴,这样终于阻止了依云无力的劝说,只能发出一阵阵『呜呜』声。
  丁香和刘舒婉躺在地上像睡着了一般,只是她们下意识在胸口揉搓的双手,
和扭动的身体,证明着身体的异常。林浩然看着扭动地二人,对赵三道:「先招
呼好大嫂,等药效起作用了才好玩。」
  赵三这时才想起冷落一旁的美人,连忙爬到刘吕氏身旁,怎料到刘吕氏正眯
着眼睛,一手抚摸自己的巨乳,另一只手在胯下揉搓着,并未理会赵三。
  「嫂嫂,是二哥喊我做事,我不是有意冷落你的啊。」说完,赵三伸出舌头
在她大腿处舔了几下。
  这时林浩然也脱光了衣服,他扶着还未完全挺立的肉棒,放到刘吕氏唇边摩
擦。
  刘吕氏的身体原本出于高潮边缘,突然被赵三打断,心中本有些不悦,但是
她发现是林浩然时,又没敢发脾气,轻启朱唇,将他半硬的肉棒含入口中。
  林浩然感到肉棒渐渐在刘吕氏口中挺立,他对赵三使个眼色,赵三非常识趣
地将刘吕氏双腿抬起,让林浩然握住脚腕,这样刘吕氏仿佛被折叠一般,头朝下,
嘴巴里塞满林浩然的肉棒,下体的蜜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卷曲的阴毛已被淫水浸湿,两片幽黑的阴唇微微张向两边,油亮的阴蒂如同
一粒花生米。刘吕氏感到林浩然的肉棒顶在自己喉头,呼吸都十分困难,身体被
摆出这个形状,更是让她羞愧欲绝,但她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下体竟十分空虚。
  赵三喜欢给女人口交,不过一般被鸡巴插过的小穴,他就不会再舔,因为他
觉得那样有些恶心,但是此刻刘吕氏的姿势太过淫荡,微张的小穴,绽放的菊花,
还有潺潺地淫水,将赵三刺激的口干舌燥。赵三舔了舔嘴唇,张嘴将那花生粒般
的肉芽含了下去。
  「嗯……」刘吕氏的嘴巴被林浩然的肉棒填满,突如其来地刺激,让她只能
发出一声重重地闷哼,但是趁她发出呻吟时,原本林浩然只插入三分之二的肉棒,
一下子突破了她的嗓子眼。
  赵三用力吸允着口中的肉芽,不一会儿,蜜穴里流出地蜜汁竟顺着菊花浸湿
了座垫。赵三伸出粗糙的舌苔,沿着菊花,如一条饮水的大狗般,舔掉溢出的淫
水。然后又继续吸允阴蒂,等有淫水溢出时,又全部舔掉。
  如此几次后,不断发出『呜呜』声的刘吕氏,突然弓起了腰身,泄出一股淫
水,涂了赵三满脸。
  林浩然握着刘吕氏的脚腕,下身不停地在她口中抽插,这种突破喉咙限制的
口交,他曾在红杏身上体验过,被喉咙包裹住龟头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但当他
发现刘吕氏脸部通红,双手不停拍打自己大腿时,他连忙拔出肉棒。
  「咳……啊……啊。」口中的肉棒终于拔出,刘吕氏不停地喘着粗气,脸上
被口水和眼泪糊的一塌糊涂。这种窒息的眩晕,让她觉得自己差点就要死去。
  这时,赵三看着刘吕氏起伏地胸部,只觉得自己的鸡巴爆胀欲裂。刘吕氏的
双腿仍被大大分开,两片阴唇红的有这发紫,赵三扶着坚硬的鸡巴,对着她的小
穴摩擦几下,『噗嗤』一声,没有任何阻碍整根插入。
  刘吕氏体内的温度,竟比平时高出几分,刺激地赵三『哦』了两声,开足马
力,不停地抽插起来。两条大腿被赵三压住,刘吕氏摇晃着巨乳,犹如海浪中的
孤舟,不停地起伏着。
  「啊……啊……呜呜……」刘吕氏带着喘息的呻吟,突然又换成了「呜呜」
声。林浩然又将他挺立的鸡巴,插进刘吕氏口中,这次他没有怜香惜玉,一次性
整根没入,直到刘吕氏不能呼吸时才拔出,不管鸡巴上带出的口水,待她喘息几
秒后,又整根没入。
  刘吕氏承受赵三疯狂撞击地同时,嘴巴还被林浩然塞住,有几次她都以为自
己要死去,但每次林浩然拔出肉棒,又会让她重获生机,这种疯狂的性爱,她说
不出是爽快,还是痛苦。
  赵三感受到身下的肉体越来越火热,自己也到了发泄边缘,于是把抽插地速
度又提升几分。刘吕氏终于抵抗不住二人的夹攻,强行吐掉林浩然的肉棒,大声
浪叫着。
  「啊……啊……」刘吕氏的呻吟声竟有些沙哑,仿佛在发泄身体承受的痛苦。
这时,赵三抓住一对摇晃地巨乳,张嘴对乳尖的葡萄啃了下去,而下身抽插地速
度,并未减慢半分。
  「啊,我要死了。干我。啊……干我。」刘吕氏沙哑地嗓音逐渐变大,双手
抱住赵三的头部,险些将赵三闷死在自己胸口。
  刘吕氏火热地躯体渐渐有些痉挛,赵三又抽插了几十下,随后也发出一声吼
声,终于趴在她胸前,停止了抽插。
  调息片刻,赵三起身揉着刘吕氏的巨乳道:「好爽,第一次发现大嫂竟这么
淫荡。嘿嘿。」说完,赵三拔出半软的鸡巴,拿起旁边的毛巾擦拭。
  而刘吕氏闭着双眼并未回话,若不是她夸张地巨乳正上下起伏着,旁人还真
以为她刚才死去了。随着赵三的肉棒离开,刘吕氏两片未闭合的阴唇中,流出一
股浓浓的精液。
  刘铁山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干至昏迷,心中颇不舒服,下身狠狠地撞击红杏白
嫩的屁股,似乎只有将红杏也干到昏迷,才能发泄心中的怨气。
  红杏感到体内肉棒的变化,有意刺激刘铁山,呻吟道:「嗯。大哥,你轻点
……我。啊……我可没玲儿姐姐那么厉害,轻点……啊。」
  果然,刘铁山闻言更加凶狠地撞击起来,将红杏雪白的屁股撞的通红。
  红杏的叫声,吸引了林浩然的注意,他本来想干一下刘吕氏,但没想到赵三
那货将精液射在里面,让他有点无从下手。于是他提着坚硬的肉棒,走向红杏道:
「杏儿妹妹,来,让哥哥也疼疼你。」
  林浩然的到来正和了红杏的心意,但红杏对于唇边的肉棒装作抗拒道:「嗯。
不要……我可没玲儿姐姐那么厉……啊……呜呜……」
  红杏正在说话的时候,林浩然趁她嘴巴张开,强行将肉棒塞了进去,所以她
后来的话语转变成了『呜呜』声。刘铁山听红杏又提及自己的妻子,下身更加猛
烈地撞击起来,一时间,二人将红杏干的浪叫飞起。
  在二人正干地火热的时候,赵三也爬到软塌边,摸着红杏的娇乳道:「大哥,
你这样干这浪蹄子满足不了她,她喜欢一深一浅地干。嘿嘿。」
  「嗯……你要死啊,有这样对自己妻子的吗?啊……」红杏吐出林浩然的肉
棒,呻吟道。说完,还在赵三大腿处拧了一下,以示报复。
  「嘿嘿,大哥,我教你怎么干这浪蹄子,竟然敢掐我。」赵三不待红杏答话,
强行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然后和林浩然一左一右将她两条大腿分开,使红杏的
嫩穴最大程度绽放开来。然后还指挥道:「大哥,你别急着干,先用肉棒磨磨她
的浪穴,一会她会求着你干的。」
  刘铁山闻言,拔出即将插入的鸡巴,缓缓在红杏穴口和阴蒂处摩擦起来,没
想到原本温热的小穴,竟然更加湿润了。
  「嗯,嗯。赵三,啊……你个没良心的。竟然和外人一起欺负我……啊……」
  「嘿嘿,我这样是让你更舒服些嘛。」赵三无耻的回道,然后指挥刘铁山和
林浩然道:「二哥,插她嘴巴。大哥,缓缓干她小穴,别太急,一深一浅。」
  「呜呜……」嘴巴被肉棒塞住,红杏只能通过呜呜声来抗议,不过并没起到
任何效果。刘铁山的鸡巴是三人中最粗壮的,他每次插入都直顶红杏花心,然后
全根拔出,在红杏的阴蒂上摩擦几下,每次都将红杏小穴的嫩肉带出一些,好似
要将她的小穴翻过来一般。
  不一会儿,红杏就被干的全身潮红,浪叫不止,再也顾不上跟赵三斗嘴,刘
铁山也逐渐加快了速度,从他喘息的粗气中,能够听出他此时的心情。
  窗外,宁远的呼吸有些粗重,额头竟出现一排密密麻麻的汗珠,此时他面色
通红,手掌更是不停地在肉棒上摩擦。原本宁远有些担心依云的安危,但他受到
这淫乱三兄弟的刺激,此时心中竟有些期待依云被玩弄。
  红杏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显然是到了高潮的边缘。这时,宁远发现地上躺着
的两位女子,有一位缓缓地爬向正在淫乱的几人。
  随着她缓缓爬动地步伐,双手不停地在身上摸索,没几下就将身上衣物除去,
露出赤裸的娇躯。此女的秀发有些散乱,但挡不住她清秀的面容,洁白的肌肤,
十分瘦弱,盈盈一握的乳房,粉色的乳尖,无不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一双白嫩的
长腿,淡淡的耻毛,让宁远想到了小辣椒,只不过此女身上少了一分火热,多了
一分恬静,与小辣椒又截然不同。
  林浩然正在合力干着红杏,突然觉得脚边多了一个人,低头看时,才发现是
丁香。林浩然最近玩弄丁香时,喜欢等到忘忧丹发挥药效才开始,这样红杏眼中
就不会有冷漠和高高在上,反而会多出含情脉脉。
  林浩然起身,站在丁香面前,丁香由于跪着的缘故,刚好林浩然挺立的鸡巴,
正在她唇边。丁香看着眼前的肉棒,吞了下口水,伸手握住后,想张嘴含到口中。
但林浩然阻止了丁香,弯腰托起丁香的下巴,与她四唇相接,丁香的回应极为火
热,香嫩的小舌不断在林浩然口中挑逗,让林浩然想起了,第一次在花丛中与丁
香接吻的情景。但转念又想到,自己是第一次与女子接吻,而丁香早就被郑一航
那混蛋干过了,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怒火。
  随即起身,林浩然将挺立的鸡巴,塞进丁香口中,不断顶向她喉咙深处。而
丁香则如获至宝般,嘴巴不停地套弄肉棒,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有几次
被呛的流出眼泪,也没能阻碍她品尝美味。
  红杏此时已不需要赵三指挥,就被刘铁山干的高潮叠起,赵三完全失去了作
用,刚好这时赵三发现丁香的药效已经发作,就连忙跑到丁香身边。
  赵三将跪着的丁香,改变成趴的姿势,让她紧俏的屁股高高撅起。丁香的臀
型十分漂亮,像是洁白的鹅蛋,赵三摸着丁香光滑的屁股,伸出舌头在臀部打转,
慢慢地移向臀间的幽谷。丁香的小穴味道极淡,淫水也没有多少腥气,甚至有股
淡淡的清香,一直被赵三爱不释口。
  「呜呜……嗯……」受到赵三舌尖的刺激,丁香的双腿慢慢又些发软,吐出
林浩然鸡巴呼吸的次数越来越多,原本高高撅起的屁股也越来越低,但是又怕赵
三舔不到自己深处,压低身形的丁香,又不断撅起自己的屁股,使她腰间出现一
道优美的弧线。
  由于丁香的身形变低,林浩然也觉得十分难受,所幸他改半蹲为躺,让丁香
侧着身体睡在地上,头部枕在自己腹部,这样更方便丁香的嘴巴套弄肉棒。
  侧卧的丁香,主动分开自己的长腿,向曾经最恨的赵三,展示自己最神秘的
地带。双腿分开,使丁香两瓣薄薄的阴唇无法闭合,丁香的阴毛极淡,阴唇周围
没有一根杂毛,小穴呈嫩嫩的粉色,穴口闪着晶晶莹莹的淫光,而在菊花周围有
着一些淡黄色的绒毛。
  赵三粗糙的舌胎不断在丁香大腿根部舔弄,然后慢慢移向微张的穴口,张嘴
含下丁香的阴蒂,用舌尖围着阴蒂打转,随着他慢慢的吸弄,丁香小巧的阴蒂缓
缓肿胀起来。
  皱着眉头的丁香,不断发出粗重的鼻音,来表示身体的奇妙,偶尔被赵三刺
激到快感,还会吐出鸡巴,大声浪叫几声,深深的刺激到屋内的几人,还有窗外
的宁远。
  舔弄了一会,赵三觉得自己的小兄弟又恢复了神风,想起身插入丁香湿嫩的
小穴,但还未行动,就被看穿他意图的林浩然,出言制止。
  「过去,干刘舒婉去,丁香留给我。」
  赵三悻悻的收回鸡巴,回头看了眼刘舒婉,又换上嬉皮笑脸,反正屋内的女
人除了红杏,哪个她都想干几次。
  赵三转身摸向刘舒婉光滑的小脚,顺着小腿,缓缓掀起刘舒婉的长裙,随着
裙摆上移,刘舒婉白嫩的肌肤,一点一点地裸露出来。直到她胯间露出一抹黑色
的时候,刘舒婉竟伸手挡住了赵三的视线。
  「不要,啊,不可以的,嗯……」刘舒婉的心性应该十分坚定,服用了散功
丹和忘忧丹后,此刻竟然还能保持一丝清醒,
  不过她带着呻吟的话语,更加点燃了赵三的欲火,衣服虽然被刘舒婉拉住,
但赵三伸手从裙下摸向她大腿根部。
  「嗯……啊……」随着一声长吟,刘舒婉终于放弃了抵抗。当赵三再抽出手
时,他手上竟沾满了点点荧光。
  赵三将刘舒婉的长裙掀至腰间,然后分开双腿,使她下身完全暴露出来。没
想到的是,刘舒婉的容貌颇为清秀,但下身的耻毛十分茂盛,呈倒三角形,沿着
阴唇边缘一直到菊花处都布满卷曲的阴毛,两片褐红色的阴唇已经湿润,连同着
阴蒂上端长长的阴毛,都水光粼粼。刘舒婉的阴唇颇大,紧紧闭合着,但下端粉
色的肉缝却有着汩汩淫水。
  「啊……不可以。不要。嗯……」刘舒婉想闭拢双腿,不过在赵三的双手下,
显得有些无力。
  赵三轻轻分开两片紧闭的阴唇,阴唇间大量的淫水竟被拉成一条晶莹的丝线,
粉红色的膣肉随着刘舒婉的呻吟,微微蠕动着。饱满的阴蒂已经充血凸起,赵三
用手指轻轻向上按压,随着一声浪叫,一粒亮红色的肉芽立刻呈现在眼前。
  「啊……啊。不要……啊。」随着赵三舌尖的挑逗,大声呻吟的刘舒婉不断
扭动着躯体,渐渐迷失在肉欲的快感中。
  舔弄了一会儿,赵三起身脱掉刘舒婉身上的衣物,待刘舒婉脱光后,赵三才
发现刘舒婉长着一对与身材不符的巨乳。刘舒婉由于习武的原因,身上并无赘肉,
十分干练,腹部甚至还能看到腹肌,但一对豪乳显得尤为突兀,连窗外的宁远都
觉得有些诧异。
  一对白白的乳房十分挺立,虽不及刘吕氏的巨大,却比红杏还大了一圈,淡
淡的乳晕,乳头却很小,此刻已充血挺立,深深的乳沟靠左边的乳房长了一颗黑
痣,在白白的乳房上有些显眼。
  赵三如获至宝,把头埋在乳沟间,如初生的婴孩,抱着一对巨乳狂啃起来。
或是用舌头围着乳尖打转,或是用牙齿轻咬乳头,或是张嘴含下乳房顶端使劲吸
允……将刘舒婉玩弄的淫叫连连,彻底忘记了反抗。
  「啊……要了我,师兄。要我……啊。」刘舒婉此时完全陷入肉欲,把赵三
当成了她的相好的,呻吟道。
  赵三可不管她的师兄是谁,此刻只把自己当作她的师兄,嘴里还含着刘舒婉
的巨乳,含糊回道:「师妹,师兄来了。」说完,赵三将肉棒在她穴口摩擦几下,
缓缓滑了进去。三兄弟中,刘铁山的鸡巴最粗,赵三的则最长,刘舒婉的小穴竟
不能完全融入赵三的肉棒,还留有三分之一在外面。
  刘舒婉紧致湿滑的小穴,上下摆动地巨乳,让赵三大呼过瘾。平躺着抽插了
一会,赵三将刘舒婉转过身来,使她趴在地毯上,撅起高高的屁股。
  刘舒婉的臀部要比丁香的丰满一些,光滑的肌肤肉感十分紧致。赵三将肉棒
对准穴口,摩擦两下,插了进去。谁知,赵三的鸡巴过于太长,若是顶的太深,
刘舒婉由于不适,会向前移动一些,这一发现让赵三来了兴趣。
  此刻丁香正骑在林浩然身上下摆动,刘铁山和红杏已结束多时,红杏正趴在
刘吕氏身旁笑嘻嘻的看着几人,刘铁山坐在软塌上,等着战力恢复。
  「大哥,看我将这母狗送给你爽爽。」赵三调整了下刘舒婉前进的方向,像
是骑着母狗般,而他长长的鸡巴则是鞭绳,随着赵三的抽插,刘舒婉娇喘着爬向
刘铁山身边。
  刘铁山对于刘舒婉的身材和容貌也来了兴趣,伸手扶起刘舒婉的手臂,使她
趴在自己腿上,然后将还未勃起的肉棒,送至刘舒婉唇边。
  刘舒婉并没有口交的经验,但这一切又好像是女人的本能,除了开始时有些
生硬以外,待刘铁山的肉棒勃起后,刘舒婉『噗呲,噗呲』地舔的有模有样。
  赵三看着如同母狗般被干的刘舒婉,抬起了她一条大腿,哈哈大笑道:「看,
母狗撒尿。哈哈。」
  刘舒婉虽非完璧,但她也从未有过如此疯狂的性爱,下身被插入一个她容不
下的肉棒,嘴里还被塞了一个,一时间闷哼不止,下身茂盛的阴毛都被淫水糊上
一层白白的浆糊。
  刘铁山的肉棒已完全勃起,而坐着舔弄让他觉得有些不够尽兴,于是他扶着
刘舒婉的手臂站了起来,这样他就可以将刘舒婉的嘴巴当作小穴,自己摆动臀部
就能抽插。
  赵三看到刘铁山站了起来,也托着刘舒婉的屁股,缓缓站起了身,只是他怀
中抱着刘舒婉的右腿并未放下。颤颤栗栗起身的刘舒婉仅靠一条左腿支撑,右腿
被赵三抗在肩上,上身向前弯着含入刘铁山的巨棒,竟然被摆成丨一『T』字型。
  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宁远就是在AV中都不曾见过,一时间恨不能加入战团,
只是他涨的发痛的肉棒,如何也平息不了。
  红杏和刘吕氏也恢复了体力,两人掀开身上的薄毯,不着篇缕,拉着手向场
中走去。随着二人靠近,宁远发现她们不是加入战团,竟是向依云走去。
  依云不知何时衣衫已被汗水浸湿,白色的长裙贴着酥胸,乱着的秀发被汗水
紧贴在额头上,裸露出的肌肤如同醉酒般,透着诱人的绯红。
  红杏伸手拿掉塞着依云嘴巴的衣物,然后解起她胸前的系带,随着衣衫的打
开,依云布满汗珠的乳房缓缓展现出来。白白的肌肤透着绯红,能够清晰看到依
云乳房上的血管,淡淡的乳晕,乳头却红的有些娇艳,随着依云身体扭动,一对
乳房都有些微微颤抖。
  受到山顶的滋润,宁远发现依云的身材是越来越好了,此刻她娇嫩的模样,
不止让男人着迷,连红杏和刘吕氏都在心中赞叹。红杏伸出涂着红色甲油的指尖,
轻轻触碰了下依云娇艳的乳头。
  「嗯……」好似摄魂的呻吟,让红杏和刘吕氏都心头一颤,然后两人一人握
住一只乳房,轻轻摆弄起来。好似泥鳅般润滑,轻轻一握竟会滑出手中,充满弹
性又有着一丝韧性,让身为女人的红杏和刘吕氏都有些爱不释手。
  「啊,。嗯……」依云轻轻扭动着身体,口中发出悦耳的呻吟,两条大腿夹
地紧紧的,似乎这样可以抵挡体内的空虚。
  红杏伸出食指,沿着依云的乳房向下滑动,平坦的小腹,紧致的肚脐眼,然
后出现几根卷曲的阴毛,红杏并未停手,直到将依云盖在身上的长衫掀向两边。
然后她和刘吕氏分别抱着依云的大腿,分向两边。
  黝黑卷曲的阴毛覆盖在高高的耻丘上,依云的阴唇不大,呈粉色,充血的阴
蒂却有花生粒般大小,穴口的淫水像是潺潺溪流,在皮质坐垫上汇聚一滩透明色
的淫液。
  红杏伸手在依云穴口粘了些淫液,放在鼻尖轻嗅,竟有种芬芳的气息。粉色
的小穴,淡淡的菊花,让红杏和刘吕氏都有些着迷。
  两人伸出手指,分开依云的阴唇,红杏粘了些淫液,揉上那充血的阴蒂,依
云随着肉体一阵颤栗,发出一声声旖旎的呻吟。红杏在揉搓阴蒂的时候,刘吕氏
伸手滑进依云的小穴,紧致温热的小穴让她发出一声惊呼。
  「啊。好烫,杏儿,你试试她的浪穴,里面好烫。」
  「咦,真的好烫。」红杏试了试道:「怪不得男人喜欢这口,原来里面这么
舒服啊。」
  两人伸出手指,你一下,我一下的抽插起来,而红杏揉搓阴蒂的手,并未停
下。没多久,随着依云的呻吟声提高,二人抽插蜜穴地速度越来越快,
  但就在依云发出舒爽呻吟的同时时,二人也发出一声惊呼,吸引了林浩然几
人的注意。
  「呀!她尿了……」两人齐呼出声。林浩然三人连忙转头观看,只见一道水
箭至依云小穴射出,直接喷到远处的地毯上。
  依云的潮吹让宁远瞪大了眼睛,也让围观的几人叹为观止。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还没听说过谁能尿这么远的。」赵三丢弃了刘舒婉,
急切问道。
  林浩然也放开了丁香,回道:「这不是小解,应该是潮吹,我曾在一本医书
上看过,没想到真的存在。
  「
  赵三急切的道:「刚才怎么弄的,再来一次。我还第一次见呢。」
  「就是与你们平时玩弄我们一样,我和玲儿姐姐弄着,弄着,她就这样了。」
红杏看着猴急的赵三有些不满道。
  赵三闻言推开红杏和刘吕氏,自己蹲到椅子旁,把手指插进依云的小穴。
  「哇,里面好烫,好紧。」赵三回头说道。
  这时林浩然和刘铁山也来了兴趣,赤裸着身躯围向依云,分别伸出手指插进
依云的小穴。这次二人都认同了,依云的小穴确实比寻常女人更加烫些。
  随着三人手指搅动,依云的娇躯又开始扭动起来,伴随着悦耳的呻吟,很快
就来到高潮边缘。
  赵三感到依云即将高潮,连忙抽出手指,对着花生粒般的阴蒂快速揉搓。
  「啊……啊……」依云仿佛承受着极大痛苦,又好似在发泄身体的不满,呻
吟声连窗外的宁远都热血沸腾。
  终于又一道水箭从依云小穴喷出,赵三由于躲闪不及,被喷的满头满脸都是
淫液,不过他并未生气,反而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的淫液,然后张嘴对着依云的
小穴舔去。
  「啊……」刚刚高潮过的依云身体十分敏感,忍不住又发出一串呻吟。林浩
然和刘铁山则解开依云手上的系带,只觉得心跳加速,此刻竟像是个雏男,激动
的连手都有些颤抖。刘吕氏和红杏赤裸着依偎在一起,两人听着依云的呻吟,有
种感同身受的感觉,连小穴里的蜜汁浸湿大腿都未察觉。丁香和刘舒婉被遗忘在
角落,不过此刻两人都以对方作为依靠。
  三人解开依云手上的系带,然后抬着赤裸的依云走向软塌。林浩然害怕又被
赵三捷足先登,连忙将他赶开,自己霸占住依云的胯间。赵三和刘铁山一左一右
跪坐在依云两边,两人拿起依云的小手握住自己的肉棒,然后伸手向依云白嫩的
乳房摸去。
  林浩然的肉棒已经充血,青筋暴起,他扶着肉棒在依云粉色的嫩穴上摩擦几
下,缓缓插入依云小穴深处。林浩然感的肉棒被极为紧致的膣肉包裹住,炙热异
常,小穴深处好似有一张小口在吸允龟头,每次拔出小穴里都像是有股吸力,不
忍自己离开。
  「啊……啊……」随着林浩然的抽插,依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赵三和刘铁
山的肉棒被依云紧握,两人看着依云娇羞的模样,和晃动的乳房,心中均有种迫
不及待的感觉。
  林浩然的呼吸越来越重,口中忍不住发出几声舒爽的闷哼,又抽插几十下,
他感到依云小穴深处吸允的加重,没有把住精关,伴随着「啊。啊。啊。」的叫
声,在依云体内喷发出来。
  「哇,二哥这次真快。大哥,让我先来,你的太粗,撑松就不舒服了。」赵
三早已迫不及待,催促林浩然离开,又告诉刘铁山别和自己争抢。
  林浩然没有理会赵三的调侃,只觉得头部有些眩晕,身体好似被掏空一般,
他以为是忘忧丹的后遗症,并未在意,爬到软塌边缘躺了下去。
  赵三看到依云的小穴竟还和初始时一样整洁,并没有浑浊的精液,有些意外。
但他此时根本顾不得理会这些,按住依云双腿,肉棒对准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从未有过的快感,让赵三忘乎所以,此刻他竟比依云叫的还要欢快,让在一
旁等待的刘铁山汗颜不已。
  好在等待的时间并不漫长,赵三这次的速度比林浩然刚才还要快些,让刘铁
山心头闪过一道喜色。
  「快点起来,趴够了没有。」刘铁山等了片刻,看赵三还未起身,忍不住推
了推他。
  赵三不舍地把鸡巴拔出依云体内,缓缓道:「真舒服,从未见过如此奇妙的
女子。」
  刘铁山推开慢腾腾的赵三,向赤裸的依云压去。刘铁山的肉棒过于粗壮,插
入的时候将依云两片阴唇都带入穴内,拔出地时候又翻出一圈粉色嫩肉,看的宁
远都心惊不已,幸亏依云的叫声变化不大,才让他稍微安心一些。
  很多经历都要自己体会过才能领会,就像是林浩然和赵三说的,依云体内有
多么奇妙,刘铁山无法理解。但是当他体会过了,刘铁山才觉得一句『舒服』是
多么苍白。因为这简直太他妈舒服了!
  三人连续地抽插,让依云也来到快感巅峰。刘铁山觉得自己快到了忍耐极限,
手臂穿过依云腿腕,托着她的屁股,将依云抱了起来,使下身的撞击更加猛烈。
  刘铁山一米八的个头,浑身肌肉隆起,此刻他怀中的依云显得格外娇小。宁
远在窗外看着依云小穴中快速抽插的肉棒,感到小腹逐渐火热起来。伴随着大腿
撞击屁股发出的『啪啪』声,和依云高潮的浪叫,宁远和刘铁山同时喷发出来。
  刘铁山放下依云时,才发现自己双腿都有些颤抖,缓缓地躺下,心头想起了
赵三刚才说的话,『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奇妙的女子』。
  这时站在一旁的红杏和刘吕氏也回过神来,她们感到自己胯下黏糊糊的,脸
色发烫,竟像是刚刚高潮过的样子。
  安静了片刻,房间中响起林浩然的声音。
  「红杏,喊人将她们带下去,免得一会药效醒了吵闹。还有,丁香要关到密
室里。」
  红杏本有些乏力,但林浩然的吩咐又不敢不听,回应后,匆匆批了件外衣,
走了出去。
  这时,林浩然又道:「大嫂,将窗户打开一些,我觉得有些气闷。」
  刘吕氏没敢迟疑,也没穿衣服,挺着巨乳缓步走向窗边。
  可是,窗外的宁远发现来人是走向自己时,顿时吓丢了魂。连忙转身向旁边
的阴影处掠去,走了几米远,隐隐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惊呼,宁远头也不回的向远
处攀爬,准备绕过阁楼,再找地方下去。
  但是惊慌中的宁远,突然觉得脚下一空,才发现有块覆盖着杂草的地方竟然
是个山洞,收势已晚,宁远带着一声惊呼,向山洞内跌去。
               (本章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