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宇宙船长的地球生活】(第二章 家庭性教育)
【宇宙船长的地球生活】(第二章 家庭性教育)
第二章 家庭性教育
  这已经是王承石走的第七天了,家里一切照旧,王小宝继续跟妈妈调皮捣蛋,
而田茜茜则跟这坏小子斗智斗勇。
  「过来。」
  「干嘛?」
  「让你过来,还能干嘛。」
  「你不说我不过去。」
  「啧,我真是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我是你妈还能吃了你。」
  「可你会打我。」
  「你不调皮,我会打你吗,我这回不打你,你过来我跟你掏掏耳朵。」
  「掏耳朵,那是什么?」
  「你过来就知道了。」
  「你保证。」
  「你废话,再不过来,我可真揍你了。」
  「母老虎。」
  「你说什么!」
  「没有呀,今天天气好呀。」
  田茜茜白了儿子一眼,像这样的吵闹每天都能上演好几次,次次发火的话恐
怕她早住急救病房了。
  王小宝在母亲身边坐下,看着她从一个长方形的塑料盒子里拿出了一根木制
的极小的挖勺,勺口比小拇指指甲的一半还要小,尾部像狗尾巴草一样带着毛绒
绒的一团白色东西。
  「这是什么?」
  「这是挖耳朵用的?」
  「挖耳朵!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放开我、放开我,别挖我的耳朵。」
  田茜茜看着王小宝一副快哭的样子,真是太欢乐了,她还从来没看过儿子这
么害怕的样子,感觉自己这回总算是找到东西制服住他了。
  「好了不吓你了。」
  「吓?哼,就知道你骗人,我才不怕呢。」
  「呦呦呦,刚才是谁怕的鬼哭狼嚎、地动山摇的,现在又不怕你,可我也没
骗你呀,这个真的是拿来挖耳朵用的。」
  「这么小怎么挖耳朵,你挖一个给我看看。」
  「我这不就是要帮你挖吗?你躺下,我挖给你看,你试了不就知道了。」
  田茜茜拍了拍大腿示意王小宝把头放在她的大腿上,王小宝望着妈妈一双雪
白的大腿,心中犹如小鹿乱撞,时值夏季,田茜茜在家里就穿了一件清凉的短裤
,让儿子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她并没有感到不妥。
  王小宝故装犹豫,最后望了望这迷死人不偿命的香艳大腿,当然还是乖乖就
范,爬到了沙发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枕到了妈妈的腿上。
  「那就先从右耳开始吧。」
  王小宝面朝着客厅,右耳在上左耳在下,当田茜茜嫩滑的手指轻轻地抓住自
己的耳垂及耳根部位,王小宝浑身有着说不出的享受,这种温柔的力度和手法跟
平时妈妈拧自己的耳朵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感受。
  「宝宝你的耳朵怎么这么烫呀,跟你爸爸的一样。」
  田茜茜摸着王小宝的耳垂有些诧异地说,她仔细地观察着儿子的耳蜗及内部
状况,以便等会能更好地为他清理耳道。
  「是吗?我没什么感觉。」
  「真的跟你爸爸的完全一样,你爸的耳朵就是冬天了还是那么烫,所以冬天
我就喜欢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摸着他耳朵睡。」
  王小宝的心里泛起一阵酸楚和嫉妒,光是听描述就觉得爸爸的待遇也实在是
太好了,如果妈妈每晚都像这样温柔地抓着自己的耳朵睡觉,那该是多大的幸福

  田茜茜拿着挖耳勺开始了在王小宝的耳道清理起了脏东西,她用的力气十分
的轻,每次都不会太过深入耳蜗,在外耳道及稍微内部一点的地方非常地有耐心
帮着王小宝清理耳朵。
  当王小宝的耳蜗第一次接触到挖耳勺,那种酥麻入骨、直到神经的难以名状
的快感是他这辈子都不能忘记的。
  「啊!」
  「怎么了!是不是挖疼你了,哪里不舒服没有?」
  「没事、没事,我、我就是想叫一叫。」
  「这孩子,真的没事,能听清楚我说话吗?不舒服你可一定要说,要是耳朵
坏了你爸回来非骂死我不可。」
  「真没事,你继续挖吧。」
  王小宝不好意思开口说自己是因为太过舒服了才忍不住叫出来,这就跟女人
在床上会呻吟是一个道理,只是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男子汉不能说出这么丢脸的话。
  「你就想吓唬妈妈,总是一惊一乍的,把妈妈吓到你才开心。」
  「妈,我是从哪来的?」
  田茜茜挖着耳蜗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她沉默了一会才问道:「怎么问这个问
题?」
  「我就想知道我是从哪来的,是不是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呵呵呵,还别说,真有可能,要不你怎么能这么皮呢,我看你就是那孙猴
子转世,专门来折磨妈妈的。」
  「我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你这傻孩子,今天怎么尽说胡话,你当然不可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了,
好啊,你是不是在说妈妈像块石头一样。」
  「没有呀,我哪有这样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是我生的,你从石头里蹦出来,不就是说我是块石头吗
?」
  田茜茜说完这句话,忍不住深呼吸了几下,这个孩子的来历她曾和王承石商
量过,如非必要一辈子都不像让他知道,就只当是她亲生的。
  「你生的?你是怎么生的我?想母鸡生小鸡一样吗?」
  「你才是母鸡呢,刚才说妈妈是石头,这会儿又说我是母鸡了。找打。」
  说着田茜茜轻轻拍了王小宝的屁股几下,王小宝心里憋屈,这都哪儿跟哪儿
,自己什么也没说,就被戴上了这冤枉的帽子,难怪电视里常说女人是最不可理
喻、无理取闹的生物了。
  「那你到底是怎么生的我呀。我想知道嘛。」
  「好端端的怎么问起了这个。」
  「就是昨天我们的郑老师在课上问我们,知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有同
学说是从胳肢窝掉下来的,有同学说是西瓜里种出来的,还有同学说是充话费送
的。」
  「充话费送的,哈哈哈,这一定是他爸妈告诉他的。这孩子可真逗。」
  田茜茜被儿子的那帮同学的童言童语笑得快岔过气去。
  「所以我就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从哪来的。」
  「你们郑老师没有告诉你们吗?」
  「没有,她让我们回家以后问自己的爸爸妈妈,就当作是家庭作业,说是下
次要找人回答。」
  田茜茜知道郑老师是王小宝他们班级的语文老师还兼着生活健康老师一职,
布置这样的作业肯定不无道理,她又想起了最近微博上有关于儿童性教育启蒙是
否有必要的争论。
  她和丈夫王承石都是正经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对于这些关于性的观点要
比老辈人看开许多,更何况现在国内屡屡被爆出儿童遭遇猥亵的案例,这些真实
的事例都让田茜茜觉得自己今天有必要给王小宝上一堂生理课。
  「你妈妈就好好跟你说说好吗?」
  「好呀,我听着呢。」
  「咳咳。」
  田茜茜清了清嗓子,踌躇了一会,一下子又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讲起,「妈
妈,你怎么了,怎么又不说了。」
  「妈妈只是准备一下,现在就开始说,咳咳,你知道男孩和女孩最大的不同
是什么吗?」
  王小宝‘嗯’了一声拖了一个长长的音,突然高兴地抢答道:「女孩子比较
凶。」
  「放屁!就你最惹妈妈生气了,妈妈平时对别人怎么不凶,气死我了。」
  「哈哈哈。」
  王小宝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过在他看来,女孩子确实是比男孩子要凶一些
,不说自己的妈妈,就说隔壁的笑笑,她就比自己要凶很多,有时候玩游戏都会
追着自己打,可王小宝却忘了那是自己先去偷掀人家的裙子才导致的。
  「那就是女孩子的头发比较长,男孩子头发短。」
  「你说的这也是一个,但男孩子也可以留长头发呀,你没看到隔壁的那个坤
叔叔他的头发就很长,快跟妈妈有的一比了。」
  田茜茜的头发都快要及腰,而她口中的那个邻居坤叔叔不过是作为美术老师
留了点头发,撑死就到肩膀过,但王小宝顺着妈妈的话一想确实是这么个情况,
他这回可犯难了。
  难道自己这么聪明会想不出来这样的问题答案,他不肯服输也不愿意去问妈
妈到底答案是什么,他继续地想着,「是不是衣服?你看笑笑平时穿的都是裙子
,我就没有,要不然就是发卡,我的头发太短了带不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外在的,如果男孩子想做的话都是可以做到的,之所以会
分成男孩子和女孩子,肯定是他们身上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地方,那是没办法改变
的。」
  「这、这,有什么是我没有而笑笑有的呢。」
  王小宝用手抓着脑袋想不出个所以然,「也不一定是你没有的,可能是你有
的而笑笑没有的。」
  「我有笑笑没有?」
  「对,好好想想,不着急。」
  田茜茜对于孩子的教育方式一贯是多思考多学习,不要刚一开头就告诉他答
案,那样容易失去探索奥妙的乐趣。
  王小宝的小脑袋瓜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转个不停的,他苦思冥想怎么也想不
到,想到一个答案又被自己否定了,接着再想,这时他的眼睛无意中往上一瞟,
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到妈妈的脸,原因就是妈妈那巨大的胸部从下而上看去完全遮
住了自己的样子。
  「我知道了!」
  「是什么?」
  「是这个!」
  王小宝用手指指了指田茜茜那高耸的乳房,田茜茜顺着儿子指的方向看了看
,顿时脸羞得通红,但她又一下没办法反驳,因为这确实也是男女之间的一个重
大区别,王小宝很少看到妈妈脸红娇羞的这种样子,他觉得全世界再没有比这更
好看的女人了,一时间有些看呆了。
  「嗯,你说的这个确实算是其中的一个差别。」
  「但是,妈妈。」
  「嗯?」
  「为什么笑笑的就没有,她就和我一样,什么也没有,难道她不是女孩子?

  「笑笑当然是女孩子,这个、这个,她只是现在没有而已,长大了以后就会
有。」
  「为什么现在没有,长大了以后会有。」
  「这,就像头发一样,你理完发是不是头发都没有了,再过段时间是不是又
长出来了。」
  「那你的意思是说,笑笑的那个也要理掉才有吗?」
  「不是的,哎呀!就是、就是」
  田茜茜本想解释的不那么成人化,更加偏向于儿童化一些,但发现这样做简
直是画蛇添足反倒增添了麻烦。
  「总之这个东西女孩子要长大以后才会慢慢发育起来,像现在这样的小孩子
阶段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
  「嗯。」
  王小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但这样看来,小时候的女孩子和男孩子还是没什么区别嘛。」
  「有的,还是有不一样的。」
  「还有哪里?」
  田茜茜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她知道自己还是逃不过这关键的环节,如果不讲
到这个部分的话,那么今天的这节儿童性教育课就算是失败了。
  「我问你,你平时是怎么上厕所的。」
  「上厕所?还能怎么上,就那么上呗。」
  「哎呀,不是这个,是问你、问、问你,哎呀,就是你平时是怎么尿尿的。

  「站着呀。」
  「然后呢。」
  「就尿出来了。」
  「用什么尿的?」
  田茜茜问完这句话脸就红的不能再红,而且感到火辣辣的,说到底她也是个
接受了这么多年儒家思想的女人,即使思想开放些,但面对着自己的儿子她还是
有些畏手畏脚。
  「用鸡鸡呀。」
  「对,就是那个,你知道吗,女孩子是没有那个的。」
  「没有那个?那她们是怎么尿尿的。」
  「她们呀,就是、就是,嗯,就是。」
  田茜茜想了好多的词汇来描述那个部位,发现都有着各种的不妥,话到嘴边
又给缩回去了。
  「到底是什么呀。」
  「嗯,就是用小妹妹,对,小妹妹。」
  「小妹妹?」
  「因为男孩子的这个部位又叫做小弟弟,女孩子的当然是叫小妹妹了。」
  「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是有着不一样了,小弟弟是不是像一条毛毛虫一样,要用手抓着才能
尿尿。」
  「对啊。」
  「但女孩子就没有这个,她们的那里是光溜溜的,只能蹲下来尿尿,否者会
把腿上弄得到处都是。」
  「为什么她们的那里是光溜溜的。」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男孩子跟女孩子的区别,这是我们的基因所决定的,
关于基因要等以后你上学了才能知道。」
  「这样说的话妈妈的下面也是光溜溜的吗?」
  「啊!」
  田茜茜迟疑了一下,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当然了,妈妈也是女
孩子,女孩子都一样的。」
  「那我能看看妈妈的下面吗?我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跟我的有什么不
一样。」
  「这、这个。」
  「不行吗?」
  田茜茜真是感到懊悔不已,自己这回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不是临
时起意教授这节性教育课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问题和麻烦了,这回儿子还
要看自己的下面,自己要是不让他看,凭着孩子特有的好奇心,自己不让他看他
就越想看,这样下去肯定会想尽办法从身边的女孩子去看。
  田茜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儿子会偷偷地区看笑笑的下体,一旦真的发生了,
就算是小孩子,以后要怎么面对笑笑的父母和他们一家人。
  如果答应了他,让他看了自己的下面,那自己作为母亲的尊严在这一刻就全
碎了,孩子长大以后懂了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回头想起今天发生的事会怎样看待
自己呢。
  田茜茜思量再三,最后下定了主意,「那关于今天的事你不能说出去,只当
作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连爸爸也不能说可以吗?你答应了的话妈妈就给你看
。」
  田茜茜毕竟是新时代的女青年,她想到今天的这个难题或许就是中国性教育
发展停滞不前的病因所在,大家有着太多的顾虑,一开头雄心万丈,但到了关键
时刻想这想那,只能偃旗息鼓罢兵收场。
  自己今天要是退缩那么以后就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这样的机会,她想到这里就
不再害怕和犹豫,但她毕竟还是个有着丈夫和各种社会关系的女人,只能要求着
儿子在外面和家里守口如瓶。
  「我保证,我保证谁都不说出去。」
  田茜茜看着儿子那似模似样的举手发誓,这才把最后一点担心吞回肚子里去。
  今天的这一刻实在是让王小宝终身难忘,貌美如花、身材高挑的妈妈就在自
己的面前,背对着自己缓缓地拖下了自己的裤子,先是那件短裤,但短裤由腰间
滑落到脚踝的时候,那双笔直的大腿则显得更加饱满和亮丽了。
  只是王小宝的目光全部被那件蕾丝透明的内裤所吸引,内裤的前面还绣着一
朵花,隐隐约约地透露出里面的黑森林来,田茜茜看着儿子那目瞪口呆的眼神,
心里竟然泛起了一阵奇异的感受,在自己的面前的不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更不
是自己的儿子,他更像是一个成年的男人在注视着自己,那种赤裸裸的视线让自
己的皮肤都快灼烧了。
  再脱下最后一层遮羞布,田茜茜已经把半个身子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儿子的
面前,她夹紧了双腿,浑身扭动,内心极为别扭不安,但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回头
,她甚至隐隐感到自己的阴道里有着分泌液流出,她祈祷着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
在儿子的面前出洋相。
  而站在她面前的王小宝微张着嘴巴,像中了定身术一般直直地就盯着妈妈的
那片神秘地带,眼睛一眨不眨地就这么看着,在他单纯的目光背后是藏着他另一
层不为人知的想法:「终于是到手了,不枉费我花了这么多的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