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狐仙报恩 【作者:不详】   成人电影   

[玄幻]狐仙报恩 [作者:不详]



  樵夫严胡打柴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女人,自严胡长大以来还没见过这么貌美的女人,君子非礼勿视的理念在其脑中虽然不是很强,但总盯着人家姑娘家总是不好的,所以将女人的容颜印入脑海后,严胡便低头而过。
  “这位公子!”听到娇媚动听的声音,严胡一愣,也没想到是和自己说话,但此处只有自己与这姑娘。
  “公子,奴家有事想向你打听!”
  闻言严胡转身望着那女子,见她秋水涟波的眼睛瞅着自己,那意思就是说他了。到此严胡才明白过来是和他说话,由于对方是个美貌的姑娘也就乐得回道:
  “小姐称呼在下为公子,可不敢当,不过你有什么事请尽管问!”
  那女人见小伙子真诚的模样,也就问道:“你可知道木屋里住的人现在何处么?”严胡顺姑娘玉手指着的方向望去,那不就是自己家吗?
  “那是我家!”
  听到小伙子的回话,女人的眉头一皱,“那不是严松家么?”
  “严松是我爹,你怎么认识我爹的!”
  听到这里,女人心下一凛,连忙追问道:“孩子,你爹在何处,你今年多大了?”
  听了美貌女子的一连串问题,严胡一一解答道:“我爹十年前就死了,我今年二十一呢。”说完后想起前言反问道:“姑娘,你怎么称我孩子,看你的年纪最多大我两三岁。”
  听到这里那女人暗自叹道:一梦就过了二十年,严胡十一岁就失去了父亲,这苦命的孩子。想到这里一把将严胡搂到怀里怜爱地说道:“可怜的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
  看似柔弱的女子,力量却出奇的大,一被抱住后,男女观念深厚的严胡就面红耳赤的想挣脱出来,可是不管怎样用力也动不了分毫,难道自己被…但贴在脸上的两团紧绷柔软的肉峰,和那一身超凡脱俗的清香,惹得他情火牵动!
  理智告诉他,必须问清楚这举止怪异的女人的身份。
  “姑娘不要这样。你究竟是谁?”
  “我是你娘啊!”
  严胡大吃一惊道:“不可能,我娘的年纪没有四十也该三十九了,你却这么年轻。”
  见严胡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自称他娘的女人神秘说道:“因为我不是人。”
  听到这里严胡的眼珠瞪得溜圆!看来这句话他更不敢相信,对此女人温柔一笑,解释着:“我知道这事来得突然,你肯定难以相信,所以你听我慢慢的跟你解释吧!”
  她原本是玉华山上修炼千年的狐仙,与他父亲的情缘来自一段救狐的故事。
  也就是二十年前,严胡的外公因天劫降临被雷电击中,正当他奄奄一息的时候,严松的父亲出现了,看见脚上滴血哀鸣的狐狸,善良的他便将狐狸带回了家,雷神见有人干预也就停下雷击,因此老狐狸逃过了此劫。胡雪娘为替父报恩以身相许,就此造就了一段人狐情缘。
  说完后望着一脸惊诧的儿子,女人的手一挥,两人周围的景致顿时变了,当严胡回过神的时候两人已到了木屋子里面了。
  领略了女人的仙法,严胡信了,连忙跪在地上,抱着母亲的大腿哭道:“娘您回来啦,儿子想死你了!”
  看见严胡哭得悲切,胡雪娘抚着儿的头发安慰道:“孩子,娘回来晚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嗯,娘你回来了就不要走了!”
  胡雪娘苦笑的摇了摇头道:“孩子,娘不可以留在人间太久!”
  严胡见娘有要走的意思,连忙站了起来道:“我不让你走,你走了那我怎么办!”
  “傻孩子,时辰不早了,我要走了。你有什么要求!”
  严胡见母亲去意已决,心知挽留不住,连忙说出自己的心愿:“娘你不是会仙法么,您给我变出些金银珠宝!”
  狐仙闻后原本不愿意,但想起自己多年来未给孩子一点关慰,也就勉为其难地为其搬来百两黄金。怎知道严胡并不满足,继续要求,于是一百两慢慢变成了一万两、十万两,原本清苦惯的严胡,此时的欲望突然膨胀起来,他还要,直到有了一百万两黄金的时候,狐仙才停下了搬运大法。
  此时严胡将身体投入在金票银堆中,狂笑着在钱堆中打滚,就连告别的话也没空和娘说了。
  看见此幕胡雪娘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有钱多行善,权大莫行恶。”留下这句话后便飞身而去。
  从此后玉华山出现了一位大财主,他便是严胡。在金钱的驱使下,他变得更加贪婪,对女色也需索无度起来,勾结官府、欺压善良、霸占民女,可谓是无恶不做的一方恶霸。
  四年后严胡妻妾成群,但其好色之心仍然不肯收敛。
  一日游玉华山,半路上遇到一对夫妇,那人的妻子稍有几分姿色,给严胡瞧见后色心顿起,于是带着随从尾随而至,等到僻静场所时严胡带着家丁将这对夫妻围住。
  那女子丈夫将状连忙护在妻前,无奈贼人众多,很快就被打翻在地,女人见丈夫被打,欲上前帮忙,严胡借机窜上一把抱住女人的身子,将其按在草地上。
  其间女人奋力抵抗,严胡弄了半天不但没能长驱直入,倒把脸给弄伤几处。
  到此严胡大怒道:“你们吃干饭的么,还不过来按住。”恶奴听到主人呼唤,连忙上前按住女子四肢,贞烈的女子抗不住四个男人的力量,只有死命的挣扎着。
  看着被钳制得不能动弹的女人,严胡哈哈大笑的脱去了身上的衣物,将其胯下丑陋之物显露于朗朗乾坤之下,“不…”女人的丈夫爬了过去,抱住严胡的小腿,虽然肋骨被打断了几根,但其仍旧护妻心切。
  “啊…”随着一声惨叫,女人的丈夫被严胡一脚踢下了悬崖。失去丈夫的女人也惨呼了起来,四肢疯狂的扭动起来。越是疯狂严胡越是开心,他俯下身子注视着女人冒火的双眼,无情地冷笑一声后,那敝体的衣物顿时化成了碎片。
  雪白的身躯完全呈现眼前,严胡狞笑的爬了过去,双手撑在女人腋下两边,将粗大的阴茎挤在分开的阴唇中间,猛的一沉,女人的惨叫响彻山谷,男人快意地占有了女人望着痛苦摇首,悲声切切的女人,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空前满足的严胡耸着阴茎哼道:“舒服、真舒服!”灭绝人性的奸淫随着敞开的肉瓣跌宕起伏。
  男人快意的哼哼,女人悲切的哭声,最终引起了上苍的怜悯,一道白光由山涧飞来,一道血雾过后,十多名恶奴身首异地。
  随着血雾飘散后,窈窕的身影露出真面目,白羽银裳,一张天仙般的脸上罩着一股严霜。严胡连忙跪在地上,“娘!”
  来人冷若冰霜道:“不要叫我娘,这些年你干尽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替天行道,杀了你这畜生。”说罢手中银剑举起,严胡见母亲杀意已决,顿时大笑道:“哈哈,你以为这一切的错都是我一个人犯的么,你扪心自问就没错么,娘你从小就把我丢弃在人间,二十年后才来认我,你没教育过我一点做人的道理,如今我犯下这些罪行,你却大义凛然的来灭亲。你难道忘了这恶果的种子是你栽种的吗?”
  原就不忍下手的白狐,听到儿子的话后,手中的剑顿时在空气中消失无踪,她无奈地看了看昏迷中的受害者,再瞧了下跪在地上的儿子,心中下了决定,无论是否有违天理她也要护着严胡,但也不能让他继续为恶人间。于是一阵白雾过后,恶霸与美女顿时消失在人间。
(待续)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