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雨情缘】第04级~第39章 天子匹夫
【风雨情缘】第04级~第39章 天子匹夫
第三十九章天子匹夫
  「给我滚回鬼界去!」巨大的符文法阵激发,太乙三才锁仙阵华光笼罩之内
的鬼界大军开始变得虚化起来。
  战场的变化令人措手不及!
  西华魔宗两大台柱魔尊步夜风与大护法卫无涯转眼间先后身死道消,魔界大
军气势为之重挫。天鬼王洛芊芊开启的两界通道更是给了致命一击。
  魔界大军尚且如此,鬼军则更是不堪。他们驾临神州本就多受大力鬼王蛊惑,
纯是为了占便宜打秋风,如今始作俑者大力鬼王已死,领军人物洛芊芊又调转矛
头,更兼神州已有两名元婴巅峰腾出手来……两界通道一开,堪称个个争先恐后
奔去。
  这一行当真是晦气至极,大亏本钱陪到了姥姥家!
  宁楠收起卫无涯尸身抹干眼泪,化作一道虹光向血红魔眼飞去。
  血红魔眼正是能对抗杏黄旗的重宝,也是魔界大军进攻神州最重要的依仗。
此宝一旦破去,杏黄旗将照耀神州天地,魔军再无神州修者之能。
  巨大的魔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血色瞳仁中射出一道光柱盯向宁楠,其中血红
色的光芒弥漫得如同粘稠的液体。纵是太阴之女亦被照得头晕目眩,心头无比烦
恶,一口真元险些提不上来掉下空中。
  身后一声凤凰清吠响起,血红光芒似被吸走般淡薄许多;又一阵琴音叮咚,
似幽泉抚过心头,烦恶消减。
  南宫紫霞与易落落联袂而来,三女携手同向血红魔眼飞去。
  「这是血魔之气,至凶至恶,紫儿姐姐不可再行吸入了。落落护持你们过去
即可。」鬼界大军正逐步被传送回恶鬼界,莫非凡接过易落落的中军大旗开始围
剿魔界大军。易落落出身天魔宗,对一切魔宗功法再也熟悉不过,此刻前来助阵
正是最佳人选。
  南宫紫霞回望母亲怀抱的云蕊尸身,摇头道:「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
又朝二女嫣然一笑道:「煞魔之气都吃得多啦,还差血魔之气么?放心!姐姐还
挨得住!」
  「此举后患无穷,那血凤也不是甚么好物事,紫儿姐姐又何必如此……」易
落落一手拨动琴弦荡出静心琴音,一边劝道。南宫紫霞此前便以借血凤吞噬魔气
之法对付魔天煞神大阵,身体恐已不堪重负,如今再吸入血魔之气,若是化解不
当后果不堪设想。
  「怕个什么?你们林大哥阳元至正至纯,人家还不来担心呢。」南宫紫霞咬
唇媚笑:「这一下是真伤得狠,楠楠莫怪姐姐要占个先,待吃得饱了才可分你一
口。落落呢若还放不下天魔宗,嘻嘻,那只好干瞪眼啦!」
  二女齐声啐了一口,提气凝神顶着越发浓厚难行的血红光芒向魔眼飞去。三
道靓丽倩影渐渐被血光淹没消失不见……
  局面反转,被压死的神州大军开始反扑,或许是近年来始终处于劣势被压得
太狠,也或许是被揭露的丑事太过不堪而急于抹去,神州修者万众一心。此时甚
至不需天盟下令,各家门派便已再无任何异心。几乎每一家门派都传下勇往直前
一步不退,不留任何活口的命令。除了天狐一族弃械投降,莫非凡手下容情着人
看管留由扶语嫣处理之外,其余均下手不留任何活口。
  战役进入最后也是最血腥惨烈的绞肉机阶段,魔宗修者败局已定,贪婪的掠
夺之意褪去,刻骨铭心的仇恨再度占据了内心。自爆元婴与金丹的炸响声频繁响
起,成片成片的修者化作飞灰。甚至帝刀霸剑,玉芒,噬魂,擒龙客等五名元婴
巅峰也在遭遇围攻,脱身无路时果断自爆元婴,换取上官,端木两位家主,五鹿
大师,天机子四位高手的性命。
  十二祖巫精魂雄姿如山各持法阵,扶语嫣不愧洪荒血脉妖族之主,此物在她
手里远比林风雨运使起来契合得多。
  有苏不言现出天狐真身左冲右突,身影几在夜空中化为一道白光。然而九星
困龙阵巨龙口衔晶丝紧紧追击。
  「语嫣,求你饶我一命!」天狐之王肝胆俱裂,背叛神州已为千夫所指,如
今又被魔宗遗弃。一如此刻陷身天图,星海茫茫虽大,又哪有容身之所?
  七星剑霞光灿灿照耀中天,星光点点洒落阻住天狐之王云路,诸阵合围!扶
风葫芦已被祭在空中,寂寂星空又添阴风呼啸,内有无数冤魂惨烈哀嚎:「去向
被你残害得走投无路的同族赎罪去吧!」……
  魔宗仅存的啸天与肖钰同时遁走不知去向。待一片茫茫血海消失,人们才发
现梨花洞主王天翔被吸成一具骷髅,至死仍是拼力支持的顽强身姿……
  不少正直之士心中暗叹,一场灾难延祸千年,如今更以这样一种方式收场。
于整个神州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悲哀:被视为仇敌的魔界大军真的都该死么?他
们中很多人或许都不是穷凶极恶之辈,甚至可能是良善之人。可到了如今这种地
步,究竟谁对谁错?自诩正义的一方又何尝不是满手血腥……
  说来说去这仍是一场神州内战,待大战落下帷幕,留下的是满目疮痍的大地,
以及数也数不清的尸身。更不知神州大地要多久才能恢复元气!
  随着血红魔眼闭上恐怖的瞳仁,神州大军在仅存的几位元婴巅峰真人带领下
围剿魔宗,逐一消灭。而鬼军的传送也到了最后阶段。
  天盟修者打扫战场,收集同门的尸身。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满地残躯里有他
们的朋友,师长,甚至爱人子女,一场劫难落幕留下的是刻于每人心头难以愈合
的累累伤痕。
  先人之过,后人承受,这一场灾难的惨痛更甚于千年之前。此劫过后如何收
场,即使再卑微的幸存者都不免陷入沉思。
  空气中的血腥仿佛化不开的粘稠液体,悲伤的幸存者们甚至来不及寄托他们
的哀思,天空又传来连珠炮般的炸雷声响。
  虚空中「皇天雷殿」忽然显出巨大庞然的身影,自三江之地迅速飞至出云山,
弥漫的血气汇聚成无数气柱涌向皇天雷殿。看形势,谁都明白最后一道贯通天地
的血色光柱即将升起,最大的劫难接踵而来。
  「都走!快走!藏起莫要出来!」宁楠提气娇喝,声盖雷霆。
  第九道血色光柱冲天而起,又是一阵地动山摇,整个神州大地都颠了几颠,
正痛苦地哀嚎!虚空中一只赤红藤条冲天而起,如钢刀般插入天空,扎出一道触
目惊心的伤痕。
  通天血藤蠕动着猛然从指头粗细变作一只大浴桶般,在神州结界间硬生生撕
裂出一道缺口。
  「愣着干什么?赶紧躲得远远的,留下来送命么?」震撼人心的天地异象让
幸存者们甚至回不过神来。南宫紫霞不得不再出声断喝。
  神州修者做鸟兽散去,除林家诸女外,仅有谷虚真人,难沱大师与洛芊芊留
下。大地的震颤越发频繁猛烈,恐怖的天地威压压得人透不过起来。
  「怎么办?林大哥还没出来!」叶仙侯降世在即,别人能走,诸女总不能撇
下林风雨在关键时刻离去。
  莫非凡摇首挠头连连叹息:「真是麻烦!没办法我去挡一阵!」一抹冷汗止
不住滴落,可想而知心中的恐惧。「你们也先藏起来,这老鬼不是善类,若要对
你们出手我无能为力。」
  「还是一起吧。老鬼就算不敢动你,若是直扑夫君才是要糟。咱们联手总算
能相互照应多份实力。」南宫紫霞纵使胸腔砰砰直跳,还是咬牙坚持不允。
  莫非凡不住抹着冷汗:「麻烦,麻烦。林老弟你倒是快些,妈的,你家中几
位娇妻不听话,老子真保不住啊。」
  神州如鼓,血藤如槌,血藤每蠕动涨大一分,便如重槌擂响大鼓。沉闷的巨
响压得人窒息,即使在场几位神州最强者都无法在空中支持,只得落下地来护持
于林风雨闭关的小院旁。
  「咔嚓!」长空终于被撕裂出一个大口子,一名男子攀着通天血藤从缺口中
现出身影。身量清瘦,头戴冲天冠,身着覆体黑色法袍,胸前绣着一只正淌着鲜
血的巨大骷髅头。
  男子模样有些狼狈,冲天冠歪向一旁,原本当是一丝不苟的束发此刻也凌乱
披散,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神威内藏的法袍也撕裂出三道缺口。
  若是秦薇在此定能明白,损毁的皇天雷殿与北海隐窟还是给叶仙侯带来巨大
的麻烦。
  纵使如此,叶仙侯还是展现出与神州人截然不同的气质。即使修习鬼修功法,
瘦骨嶙峋面色苍白,也掩不去举重若轻睥睨天下的不凡与高贵。这是一如凡人见
到元婴修者般,奉若天神的感觉。不,比起凡人见到元婴,她们与叶仙侯的差距
还要更大,大到无法形容,直入渺小一人之于宇宙一般……
  「不可阻挡。」留在出云山的林家诸女心中同时泛起一般想法,甚至在大乘
仙人的风采下自惭形秽。仅有莫非凡左顾右盼不当回事,见过血河鬼王的洛芊芊
不曾挫锐。
  叶仙侯微一皱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皇天雷殿需要修补,北海隐窟更是千
疮百孔。他举目远眺道:「血凤在你这里?好大的胆子!」不经意间一挥手,空
中一股大力降下,南宫紫霞毫无抵抗之力被凭空抓起。宁楠睁开叱目神光,竟看
不清虚空中一丝一毫真元流动的轨迹。南宫紫霞就如同束手就擒自行向叶仙侯飞
去一般。
  境界上天堑般的差距让人绝望,宁楠与扶语嫣一挫银牙急速升空,却被一道
墨色光影挡住去路。
  莫非凡现出麒麟身虎着脸道:「当着小爷的面抓人,你在灵界还想不想混了?」
  叶仙侯洒然一笑:「若是你家师长在此本尊还卖上几分面子。你一乳臭未干
的毛孩子又当如何?本尊也不欲与你为难,速速退去!」
  叶仙侯右掌一探抓向南宫紫霞却扑了个空,虚空中出现一个法则之力弥漫的
奇异黑洞,南宫紫霞身形消失不见,片刻后现于叶仙侯头顶。
  紫青宝剑剑尖上浮现两颗棱彩斑斓的剑晶,剑意大盛如雨丝般落下。宁楠手
中不停碧玉箭连珠般发出,扶语嫣祭起妖王印,十方妖王虚影咆哮而出。
  三大元婴巅峰同时出手威势惊人,难以想象神州何人能挡?叶仙侯却云淡风
轻般一摆手。
  黑袍上骷髅头离体而出,大口一吸将剑气吞得点滴不剩。宽大的袍袖无风自
动,碧玉连珠箭落在袖口里如石块坠入大海。凶威赫赫的十方妖王虚影被他锐目
一瞪,竟痴痴呆呆声息全无,驯如小猫。
  「太阴之女,七阴凤体,先天天狐?神州倒是出了不少人才,不枉我费尽心
思布局千年。便只你们三人已值回票价!」叶仙侯笑吟吟大感满意。脖颈后突然
伸出一只白骨大手。
  分明只一只骨手,宁楠,南宫紫霞,扶语嫣却均觉得是向自己抓来。破空风
声大作,三女气息大窒不敢抵抗,纷纷躲避。
  骨手似是一化为三,从不同方位攻来,三女被迫反向奔逃竟被逼在一处。骨
手五指齐张要一把捏下。
  莫非凡大急,这等灵界大乘运使真元法术之法他当然识得,但境界所限无力
破去。情急下喷出三口青翠真火,左蹄一伸朝叶仙侯蹬下。
  叶仙侯死灰色的瞳仁一凝:「不来拿你,你却要来为难!真当本尊怕你不成。」
他大口一张喷出死气弥漫的苍白火焰,两处烈焰一对,青翠的生命之火被迅速吞
没。
  叶仙侯飞起一掌拍在麒麟蹄上,莫非凡惨呼一声,左臂迸出无数伤痕血流淋
漓。
  苍白死火与白骨大手毫无阻碍,一烧莫非凡,一拿三女。
  空中忽现千朵金莲,弥漫亭亭如伞盖护住危机中的四人,被白骨大手抓上,
苍白死火焚烧,金莲纷纷凋零飘落,片刻少去半数之多。
  谷虚真人双目翻白,再拿不住杏黄旗从空中失重掉落。
  虚空中另一股苍白烈焰烧起,隐含梵音。又一道白光闪烁直映叶仙侯。
  灵界大乘不慌不忙,法袍胸前骷髅头再现吞没梵音烈焰,一手虚指白光将它
定在空中:「白骨佛法?圣君座下天鬼王?」
  「狗贼!还记得我吗?」洛芊芊咬牙切齿怒目娇喝!
  叶仙侯定睛看了一阵:「原来是你。」
  得难沱大师与洛芊芊一阻,三女与莫非凡齐发极招阻住白骨大手急急后撤,
气息散乱均显疲态。
  叶仙侯以一敌七兀自游刃有余,显然未尽全力。纵是驾临神州境界被界域之
力压在元婴巅峰,仍是高高在上犹如神衹般不可战胜。
  七人虽是神州顶尖儿的人物,但在叶仙侯看来,神州也不过是一处破落的小
山村,其中出类拔萃者也没甚了不起。而他犹如夜空中华丽璀璨的天皇巨星,绝
非一方下界所能想象的遥不可及。
  他并非天命之子,此刻,他犹如上天之子!
  「你违反圣君之命魂飞魄散就在眼前,还敢对本尊出手!」叶仙侯嗤笑道:
「也罢,你是圣君座下自由圣君处置,本尊不与你一般见识!」
  又对南宫,扶,宁三女道:「你们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等本尊出手?跟了本
尊也不亏了你们,自有无数好处……」
  「呸!」南宫紫霞抹去嘴角鲜血露出银牙笑道:「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痴
心妄想!」
  叶仙侯伸出一指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一手地狱刑经许久未在神州出现,
便用你来唤醒本尊的凶名!」
  「地狱刑经」尚未出手,南宫紫霞便觉汗毛倒竖。细长苍白的手指远远望去
仿佛一只吐信毒蛇,南宫紫霞毫不怀疑这一指发出,便能让她如万蛇噬身如坠地
狱。
  大地忽然发出苍茫的回响,自蓝剑山庄中泛起延绵金色霞光延绵万里。
  叶仙侯心头一震,自踏入神州来首次露出惊异之情。
  金霞中一名男子冲天而起,剑眉斜飞目若朗星,只面上怒火熊熊!
  「神州天命之子?」叶仙侯点点头:「比这几个强得多。」
  林风雨屏息凝神挡在三女身前道:「欺凌女子算什么本事,你的对手是我。」
  「嗤!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叶仙侯哂笑一声,白骨大手化作一柄骨剑:
「好了不得么?本尊乃上天之子,才是决定神州命运的天子。」
  「我承认,和你比起来我什么也不是。」林风雨不带丝毫情绪道:「老鼠急
了咬猫。你当我是个不知死活的匹夫无妨。」
  叶仙侯平举骨剑:「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激怒了本尊,神州没有好下场。」
在这片大地,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神州之主,世界君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
土之滨,莫非王臣。神州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都是他的臣子,神州世界之神都不
例外,也包括林风雨。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林风雨凝视着威压可怖的骨剑,此剑一出,似乎天命都离他而去,叶仙侯手
持的仿佛是天子之剑,剑尖所指,天命归心!连世界之神也不得不战栗拜服于地。
  林风雨双臂一摆左刀右剑:「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惹怒了匹夫只有杀与不
杀,不分天子与平民!」
  虎腰旋扭,剧烈的风声如同狂徒末路拼死抵抗——破天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