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我爱娇妻【作者:阿潼】   成人电影   

[古典]我爱娇妻[作者:阿潼]



  内容简介
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
  虽然五年前他们就拜过天地、也行过周公之礼但她可从没想过会跟他胡天胡地的打野战还一次比一次火热,甚至连孩子都怀上了!
  想当初她的计画是安安分分帮他持家等几年后因为她肚子都没传出好消息,再帮他收个房最好他能因为她无法怀上子嗣而休离她——可如今一切全都乱了,不但他反常的对她热情起来就连她自己也开始贪恋他的宠爱甚至一想到会有另一个女人和她分享丈夫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地难过起来……
第一章
“青柳,你待会去找赵总管。”
  郭宛婷微侧着头,从镜里左右观看刚被梳好的发髻,同时轻声交代着站在她身后的婢女举起一只柔荑,她将头上垂仙髻上两支太过华贵的珠钗及金翠取下,“要他晚些时候差个人到酒坊去,问问你主爷今天要不要回来用晚膳。”
  问了,代表她做到了为人妻子该有的本分至于他要不要回来,那就是他的自由了,虽然差人去问过,但她心里对丈夫回不回府用膳,倒也没多大的热络与期待“是!奴婢待会就去。”机灵的青柳乖巧的应道郭宛婷将取下的珠钗、金翠向后递给青柳,“以后别帮我弄这么多金光闪闪的东西在头上,我看了不喜欢,觉得太俗气了……”
  青柳俐落的接过,“哪里俗气了?富贵人家里的小姐夫人们哪个不是这样打扮的?咱们家又是城里的首富,你贵为雷府的当家夫人,总不好被人比下去了……”
  听了青柳的话,郭宛婷再从鬓边摘下了只盘丝金花,“要比贵气,那我干脆头上顶个大元宝算了。雷家有钱也是你主爷的,不是我郭宛婷的,再说了,我有必要跟旁的人比较这些吗?”
  “哎呀!主子,你别越说越故意呀!你再将髻上的装饰拿下来,头上就没东西了……”
  青柳见郭宛婷的手接着又摸上了后边的翠玉小梳,忍不住伸手按住了郭宛婷的手阻止她的动作“髻上没什么了,只剩下珊瑚流苏、金丝套玉、翠玉小梳、和一支金雀钗了……”青柳硬是不准主子再把头上的钗饰拿下来,她嘴里嘟嚷着,“主爷送来这些好样式的东西,你摆着不用,不是人可惜了吗?人家想要还没得用呢!哪有你这般不当回事儿的?”
  “好了、好了,别在我耳边啰啰唆唆的。”青柳一脸认为她糟蹋了好东西的神色真的很可爱,郭宛婷倒也大方,“我不是说过吗?你要是见了喜欢的,就挑去用吧!”
  “主子,奴婢哪用得上这些东西?欣赏倒还付,但要奴婢头上顶着这么些个贵重的东西,奴婢只怕连路都不会走了……”
  郭宛婷对青柳一向大方,月俸用度没少给过之外,有什么好吃的、希罕的小东西,也都会给她留一份,真是发自心底把青柳当作自己人了但青柳是个实心憨厚的姑娘,并没有因为主子疼宠而忘了自己的本分,所以要她收些主子打赏的心玩意还可以,若是太过贵重的物品,她可是从来不敢收过手来青柳一面说,一面仔细将接过来的精致头饰小心翼翼放回誧了明黄色锦布的紫心木盒中,让它们与其它灿眼夺则美丽首饰一道排放整齐“你都怕头上戴了那些累赘缣碍事儿了,我就不能不喜欢呀?”郭宛婷啐了青柳一句,眼里难得的漾着真真正的笑意,她偏过头,看着青柳仔细小心动作的手下方那里有一只两尺长、一尺见方的紫心木盒,青柳正细心的将里头的饰品分门别类的摆放好那方通体镂刻着﹁吉祥﹂两字的木盒,在温润的木色中隐隐透着几许霞紫,其上每个字都是用特殊的手法刻成字字符串连的奇趣图样要是粗心点儿的人没有凝神细看,大都会将盒上美丽的图样看成是刻着些奇特的花草式样呢!
  这方木盒是雷家当初给郭宛婷的聘礼之一,听郭宛婷嫁给和亲王爷当侧王妃的一个表姑姑讲,那木盒价值连城,万金难买当时收到雷家十二车聘礼时,那位表姑姑一眼就瞧见了这只吉祥木盒,虽说郭家也是富贵人家,但还真识不得这样宝贝,也因为那表姑姑跟他们解释,才知道原来木盒是非常珍贵的逸品它是前朝有名的朝廷工匠花费了毕生心血、用天山上养出千年雪芝的紫心玉树细刻精制而成约三个木盒中的其中一个据说,其中由紫心玉树中段刻成,上面满布着如意字纹的那只木盒,现下正放在皇城里中宫殿内,是当朝孝德皇后从太皇太后手中亲手受赐的宝贝,是她最最珍爱之物。按其受珍贵的程度,这如意木盒肯定是以后历任中宫承传之物而另一个刻着顺心字纹的,则是由皇上恩赐给了平定北蛮之乱的镇国大将军和阳王爷。这镇国大将军也不是别人,就是那表姑姑的夫婿和亲王爷,也因为她得宠,所以才能识得这件宝物除了前面两件皆在皇亲国戚手中之外,在这世上唯三的,而且是三个木盒之中为首的吉祥木盒,则是被雷家送到了郭宛婷的手上,成了她的聘礼之一这不就代表了雷家对她这个媳妇的重视了吗?
  所以当时,郭宛婷不知被众亲朋好友投注了多少羡慕的眼光呢!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郭宛婷进了雷家门后,一点也不当一回事的随意把这个宝贝盒子放在梳妆台上,拿来当作珠宝盒用了现在这只木盒里装满了,雷子建送给她的首饰雷子建对郭宛婷真的是非常大方,打从她入门起,那些个琳琅满目、做工精致、价值非凡的翡色戒指、翠色耳坠、珊瑚链子以及玛瑙珍珠串成的发簪、玉钗等物品很快的就经由他的手添满了那方木盒但是事实上,就如同他们之于对方心目中的地位,那些不过是财力雄厚的丈夫对待妻子的慷慨而已,其中并不含分毫外人所幻想的夫妻情浓、鹣鲽情深有没有这些东西,对郭宛婷来说根本毫无差别与影响,那些美丽的珠玉首饰并没有得到女主人的倾心珍爱,它们能离开紫心木盒出来炫耀自己美丽的时间真是屈指可数,少得让人可惜它们的稀珍而它们女主人的关系。
郭宛婷的心思至今还无人得以窥视自小在妻妾成群的字院里长大的郭宛婷,她与她的娘亲虽然并没有受到元配大夫人或者是其它妾室的苛待及排挤,但就算如此,成天要与众多人口周旋在一起,要没有几分本事,也还真不好生存,否则东边一句、西处一言,不留心得罪了这个那个的,照样有着闲气可生、秽气可寻这样的环境让她将天生的活泼开朗收拾在心底深处,养成了与谁都不亲近的冷淡性格独善其身的自私,被她巧妙的隐在温驯谦让的表象下;谨言慎行,让她在郭家博得最乖巧懂事的夸赞打小她的心眼就比其它兄姊还有妹妹们来得多,她总是默不出声的躲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将郭家女人的伤心及无奈尽数看在眼底,其中包括了她自己的娘亲在内,从最端庄和善的大夫人到最美丽妖娆的五姨娘为止,没有一个郭家女人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开心,为了自身高兴而高兴,她们的喜怒哀乐全依着她们共同拥有的男人而起伏消长;这多不公平呀!
  可是,就像夜空中有无数的繁星,却只有一轮明月一样,就算她心里有再多不平、再多不满,每到了夜晚,星星依然在夜空中闪烁,而月亮也一样高挂在半空中轻洒着银白光芒气久了、怨长了,心自然也麻木了。所以,随着她的年纪渐长,外表显现出的气质及性情就越见冷清比起只重事业、不重男女情爱的雷子建,她也没能好到哪去,根本是半斤八两,也不过是个无情之人罢了镶着金丝牙子的菱花镜中,清楚的反映出一张素净端丽的容颜郭宛婷柔美的脸蛋匀净白皙,乳色肌肤柔细得像京窑烧出的上好白瓷,除了脸蛋,她全身上下也都是这般如脂的雪色虽然她不知道,但这是雷子建心里对她身子最是称许的部分饱满光洁的额头下是一对没有棱角的弯月眉,这让她的眉目神色看起来和气好相与;灿亮如黑玉般的眼眸中,欺人的将真实心绪全数隐在恬适文雅、温婉驯良的假象下;小而俏挺的鼻子配上不太丰满却也不显单薄的嘴唇……
虽然样貌上她没有一丝缺点,但这些细致约五官组合起来,她却也不是个会让人惊艳的绝色美人,更称不上是倾城丽妹,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清丽秀雅而已与风情万种、艳色无双的洛水相比,她似乎就像一弯平静无波、毫无奇趣的清浅小溪她将凶险的暗流以及看不出的漩涡完美的隐藏在水面之下,顺应着地势,安安静静的在不为人注目的地方默默流动着方将专注在头发上的眼光移开,郭宛婷就瞥见青柳正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方绛色胭脂盒,她立时伸出右手阻止,“别!今天不要用那个颜色,换我以前惯用的淡樱色好了!”
  “可是主爷喜欢你用绛色……”青柳没多细想,直心眼的就脱口而出了
(待续)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