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妖色媚鬼】第九章 似梦非梦
【妖色媚鬼】第九章 似梦非梦
第九章
  林子清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我猜想是她姐改头换貌的变化,所以不认识了,
而其中缘由我并不想过多与他解释,我说道:「你姐不是回家了吗,昨晚我送她
回去的。」
  「什么?哪有回家?我刚从家里过来。」
  「不可能啊,我都把你姐送到家门口了。」
  「李二申你是不是诓我,本以为我姐跟你们去镇上了,哪知我问了伯母也没
有,你快说把我姐弄哪儿去了,我知道她昨晚跟你在一起。」
  我心中一股焦虑燃起,连忙问道:「难道你在家中没见过一位比你姐漂亮许
多的年轻女子吗?」
  林子清不耐烦的回道:「没有!」
  莫不是林紫茵昨晚压根就没回去,我与她分别之后,离她家并没多远了,她
那般绝情地不让我与其同行,我就只能作罢。现如今我真是一脸茫然,我只得说
道:「兴许她在别的亲戚或友人家里呢。」
  林子清冷冷地道:「这么说你把我姐给弄丢了?」
  「什么弄丢了,你姐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出了事全怪我。」
  林子清一拳向我胸口击来,看起来像是使足了力气,但那点劲道打在我身上
感觉不疼不痒,可我也不能任由他欺负,我一把扯住林子清的衣领,愤怒说道:
「你姐的事情不能全赖我,你自己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估计是林子清怕我把他姐弟俩乱伦的奸情给抖了出来,这才收敛了那嚣张的
气势。
  林子清犟不过我,只得留下狠话,「若是我姐出了什么意外,我定会杀了你。」
走时还不忘留恋地对师娘望上一眼,我真想追出去揍上他一轮。
  「怎么回事」,师傅怒声质问,估计他也是担心林紫茵。
  「我昨晚与林紫茵发生了点争执,不过我确实把她送到家门口了,不知怎么
她竟然没回去。」
  「那你还不赶紧去找!找不到林紫茵,你就别回来了!」师傅语气凶巴巴地,
还从来没对我这么狠心过,以前犯了再大的错,顶多是把我屁股打肿而已。
  现在天色已黑,上哪儿找也没半点头绪,我突然想起绿漪娘娘,会不会和她
有关系呢,拿定注意后,我只好迈步夺门而出。
  「等一下」,师娘在身后唤我,追至我跟前关心问道:「都这么晚了,你要
上哪儿找去。」
  「我打算去村里头碰碰运气,挨家挨户的问问看吧。」
  绿漪娘娘的事我没想要抖出来,师娘的本事我下午见识过了,若是被她知晓
了,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你师傅只是一时气话,不要放在心上,如果真找不到就算了,明儿师娘陪
你去找找看吧。对了,你刚才说比林紫茵漂亮许多的女子又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师娘竟会有此一问,我又没法和她解释,只得搪塞她道:「哦,那个
没什么,我瞎说的,骗林子清呢。」
  师娘一脸狐疑地盯着我看,「申伢子,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师娘,
说不定师娘能帮你。」
  「没有啊」,我突然想起来确实有一件事憋在心里很难受,我说道:「师娘,
你知不知道人若是没了三年阴寿会怎么样?」
  师娘被我的话语顿了一下,似有所思,缓缓才回道:「阴寿就是阴间的寿命,
人死后有六道轮回,当在七七四十九日内投胎转世,若是错过转世良机,而又怨
气重者,也许会化成厉鬼,永世不得轮回。」
  听完后我怎么觉得这绿漪娘娘好像比师娘更加恶毒,夺人三年阴寿,那不是
直接化成了厉鬼,这那像神仙所为,我真恨不得一下子将所有事都说与师娘听,
不过细想一下,还是待会先找绿漪娘娘问个明白,果真是绿漪娘娘害了林紫茵的
话,我再说也不迟。
  「多谢师娘解惑,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正欲转身离去,却被师娘玉手拉住,她将其发髻一只桃木钗子卸下,递于我
手。「你不愿说,师娘也不勉强,这只钗子你且留下,待有危险之时,你只需将
其折断,师娘定会赶到你身旁相助。」
  心中一股暖意油然而生,如沐春风,灌我心房,师娘超乎意外的关心,让我
不觉忽起心动。
  我接过钗子,轻「嗯」一声,将其紧紧拽在手心里,万般谢意不多说,此恩
情定会铭记于心。
  为了不想让师娘起疑,故意往村子的路走去,再说我记得绿漪娘娘临走时说
的话,得在子时唤她,现在为时尚早,先去村里碰碰运气再说。
  当我来到村里后,寻着有灯火的人家问去,由于大家都熟识,所以敲门必应,
挨家挨户问了个遍,可都说没见过林紫茵。原本就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如今只
得离开。
  夜渐渐深了,当我独自走上昨日那陡峭崖壁山路之时,已是漆黑一片。从村
子走到这儿,又已花去不少时间,想必离子时已经差不多了。今晚月色不佳,更
有浓雾,脚下步伐已是慎之又慎,生怕与昨晚林紫茵那般掉下悬崖,那我就不一
定有她那般的好运气了。
  「绿漪娘娘~ 」,即使我是轻声呼唤,这声音也已响彻山谷,我想她若是在
崖下定会听到,可久久不见其有任何动静。我又大声叫唤,除了反复的回荡之音,
外加夜中瑟瑟的寒风,仍不见仙人踪影。
  突闻空气中香气弥漫,耳根处传来丝丝轻柔似水之音,「你是在寻本仙么~ 」,
摄魂般的蜜声融入心底,酥得我心欲化。
  我侧目朝后望去,只见绿漪娘娘就在我身后,四目对忘,近在咫尺,一双勾
魂凤眼直叫人心神荡漾。她薄纱霓裳缠身,裸露出许多尚未遮掩的凝脂玉肤,特
别是酥胸前都能看到紧勒的白皙乳沟,一时我竟对神仙心存歹念,股间肉棒不自
觉地胀起,生怕被她发现了,我别过脸去,不敢再看。
  「哧哧,你找本仙有何事?」
  只在眨眼之间,绿漪娘娘已飘荡在夜空之中,点点萤火在她周围亮起,闪烁
之光照耀着山谷崖壁,也突显得她恍若仙女下凡,让人不自觉的竖起敬仰之意。
  我生怕言语之间会得罪绿漪娘娘,只得小心谨慎地问道:「林紫茵不见了,
请问大仙知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
  「哦——」,绿漪娘娘好像也不知情,她闭上美目,周身萤火加速飞转,好
一会才缓缓说道:「没事,她活得好好的呢。不过嘛,不在这里罢了。」
  「那是在哪儿?」我焦急问道。
  「这本仙就不能告诉你了,一切皆是天数,你应当自己去找寻,而不要违背
天意。」
  听这话我感觉绿漪娘娘是在故意卖关子,如果说是天数那昨天林紫茵掉下悬
崖,她就不应该违背天意施手救她,这般一想,她定是要我用寿命去换,我怎么
能上她的当。
  心中越想越气,连敬语也懒得说了,直接问道:「你到底想要怎样,是不是
又要我的阳寿阴寿?」
  绿漪娘娘一双凤眼往我身上扫视,「是又怎样,尔等凡人不知泄露天意会早
遭天劫吗,本仙为何要无故帮你。」
  「我只需知道一句话而已,用一年阳寿来换,行不行?不行的话我就自个去
找了。」
  「哟,本仙还未开口,你个小娃娃倒先标起价码来了。」
  「到底行不行吧。」我摆出一副豁出的模样,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何必畏惧
她。
  「这样吧,再加上你的七七四十九天阴寿,怎么样,比起本仙将遭受的天谴,
这可已经相当划算了。」
  「呸!什么狗屁神仙,别以为我不知道,人若是没了阴寿就没法投胎转世,
最终会化作厉鬼,我才不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一时间我气愤得连脏话都说出
了口,突觉绿漪娘娘周身萤火加速闪烁,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虽然她是神仙,
难保她就不生气,而这深更半夜山郊野外的,就算她把我杀了也无人知晓。
  「放肆,竟然对本仙出言不逊!」
  数缕薄纱霓裳随风柔柔飞荡,绿漪娘娘的仙姿飘忽而来,一股仙香之气再次
侵袭而至。忽觉她的眼眸由褐转绿,瞳孔细缩,连眼白都化成黑色,眼眶内显得
深邃不见其底,甚是吓人。
  这真的是神仙吗,所有的信息告诉我,她绝对不是神仙,甚至比妖怪师娘更
加危险可怕。突然想起师娘给我的发钗,我哆嗦着伸手往怀里摸去。
  绿漪娘娘袅袅婷婷的仙风身姿逐步逼近,折纤腰以微步而轻盈临来,近距离
间,玉体虽被薄纱霓裳裹着,但处处透露着撩人美色。纤纤柔荑玉手,迷人的小
肚脐,雪腻的半裸酥胸。行走间翠绿羽裙若摇若晃,遮住的修长玉腿在裙缝间隐
约而现,细看下那羞处不知是否未着片缕,偶尔从裙缝中透露着细细毛发之色,
不禁让我浮想联翩,胯间巨物已然直竖而起。
  可细看之下,如此美艳尤物却让我惶恐不安,只因我看到她周身环绕的萤火,
虽然每一颗萤火都极为细小,但却像是一颗颗面目狰狞的人头,那人头闪烁通透,
如幻化而生,萤光闪闪中,好似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看,直叫我背脊发冷,毛骨
悚然。
  就在我要将怀中发钗折断之时,数缕薄纱丝带将我腰部缠绕,随着劲风呼啸,
我的身体轻飘荡起,被抛向空中,直往深不见底的崖谷之下坠去。
  我没料到这一切会发生得如此突然,原本以为绿漪娘娘会说些什么再杀我,
可这下我连求救的机会也没有了。身体在不断往下坠,寒风御体,如刺入骨髓。
发钗虽紧握在手中,但为时已晚,就算此刻师娘赶来,我也已命丧于此,还有何
意义呢。
  望着昏暗的夜空,世间的一切好像离我渐渐远去,我不禁笑了,所有的烦心
事皆烟消云散,我不曾对不起谁或亏欠谁,我只是一个平凡人,只能做平凡事,
世事不尽如意,愿来生再见。我闭上眼睛,手中的发钗也随之掉落,任由黑暗将
我吞噬。
  也不知这崖谷究竟有多深,一刻钟都过去了,还未坠入谷底,四周漆黑一片,
连夜空都看不见了,只能感觉身体在无尽地坠落。
  又过了一刻,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终于沉不住气,向死沉的夜寂大声呼喊:
「你,你把我怎么样了?」
  「咯咯……」一串女子铃笑之声响起,绿漪娘娘的荧光再次照耀,绝美的娇
躯围在我的身前转绕,但不知为何我在下坠,而她却好似飘荡自在,不见有风往
她身上吹来。
  绿漪娘娘一反常态,绿芒的眼眸逐渐恢复如常,媚态横生,柔柔说道:「想
死?怎会这般容易」。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还是要我的阴寿不成?」
  「哼,本仙修炼之法只有自愿献于本仙阴寿才行,故而逼迫取来也无用处,
不过嘛……」
  「不过什么?」
  绿漪娘娘万般柔情蜜意的眼眸子中,不知打着什么鬼注意。「你可以做本仙
的御前童子,只需每月招来一位有所欲求之人,本仙不但不杀你,反而会帮你。
你昨日不是要对付妖怪的丹药吗?还有那女娃娃的踪迹也会告知与你。若是本仙
高兴了,不时教你个法术也未尝不可哟。」
  听到这里我差不多是明白了,绿漪娘娘是想让我做些伤天害理之事,帮助她
夺人阳寿阴寿,这我怎能做得,不过为了解决眼前的困境,我只好先应承她,待
我出去之后,她那能管得了我。
  「好吧,我答应大仙便是了,大仙快放了我吧。」
  一瞬间,绿漪娘娘散发的荧光熄灭,此刻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绿漪娘娘并未解开困住我的法术,我还是在空中飞坠。突觉两片薄唇吻住我
的嘴,双唇紧吻近在咫尺,而我连她的气息都未曾察觉,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气
息。一想到那诱人的玉体,加上还是位天姿仙女,口中便不自觉地唇舌交错,吸
吮住她吐出的嫩舌,只是我感觉她的舌头没有一丝暖意,甚至连她的津液都是冰
凉的。
  我只能暗想,难不成神仙都是如此?就在我贪婪舔舐间,一股冰寒之气从对
方的唇间涌进我的口中,摄入喉咙,直袭心肺。我暗道不好,忙吐舌推抵,但为
时已晚,脑袋已被她双手牢牢按住,口腔内被那条滑嫩小舌翻搅,任我如何挣扎,
那寒意皆源源不断地侵袭着我的五脏六腑,只觉全身冰凉透骨,意识模糊,渐渐
地昏昏睡去。
  这是哪儿,我发现来到一处奢侈华丽之处,房间内各处摆放着些许古玩玉器,
墙涂彩绘壁画,连桌椅都是精工雕琢而成。而最吸引我的是房间里那座镶金百兽
床,虽然已垂下薄纱异彩床帘,但从床边的数盏烛火可以看出,那床帘内映现着
一男一女两个身影。
  从人影的轮廓上来看,应该是名健壮的男人和一名婀娜多姿的女人,那女人
的身形凹凸有致,胸前和臀部皆是波浪起伏的诱人曲线,让我忍不住想要一睹芳
容。
  他们二人身影纠缠在一起,应该是在互相亲热。我赶紧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可竟发觉走不动,往身下一看,我连身体都没有,只能瞧见眼下空旷的木地板,
而眼前的这一切又是那般真实,难道是梦吗?还是我已经死了呢?
  「嗯,伯彦哥~ 你轻点儿~ 」
  这女人发出的声音好耳熟,难道是林紫茵?虽然少了点童音,多了几分娇媚,
不过依稀觉得很像她。
  那男人的剪影将手按在女子胸前,「绿凤,没想到你这儿比我那几房妻妾的
都要大,乳头还粉嫩嫩的,弹性又这么好,就算玩一辈子我也不会厌,嘿嘿。」
  「你妻妾那么多,谁知道会不会厌呢~ 」女子发出略带撒娇的声音,这回我
可以百分百确定,这就是林紫茵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放心吧,自从今天见到凤儿后,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了,别的女人我连看都
不想看。现在就算凤儿叫我去死,我伯彦也心甘情愿。」
  「说什么傻话呢,我相信伯彦哥。若不是伯彦哥今天把我从土匪的手中救出,
我怕是早就没命了。」
  「哼,我一想到那两土匪就恼火,竟想欺负我的凤儿,要不是我行商经过,
还真不知会发生什么悲情惨剧。不过以后跟了我,就不用怕别人欺负了。
  「不提伤心事了,我再也不想回那小镇了,绿凤无以为报,此身就只想跟着
伯彦哥,一定尽心侍候你。」
  二人双双拥住,又是一阵缠绵热吻。
  绿凤?小镇?土匪?这种种都让我联想到林紫茵,真的是她吗?她说过要改
名换姓,仔细一想,绿漪娘娘的姓,加上如凤凰重生的「凤」。想得我心里隐隐
作痛,真想这床榻之内的女人不是林紫茵才好。
  随着亲吻的「哔啾哔啾」声,床帘里的男子身影渐渐卧下,而床榻间竖起了
一根棒状黑影,直直耸立,这看起来好长,但愿只是影子照射的问题,不然几乎
比我的要长上一倍。
  女子撅着圆臀,跪姿趴下,将脸部凑到了棒状黑影前。
  那棒状黑影开始被女子的头影一点点遮住,不时从头影中伸出小小的尖锥形
贴着棒状黑影蠕动。
  我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形,不过这很定是在给那男人口交。一想到林紫茵帮
我口交时是那般的不情愿,还是我百般请求她才肯帮我口交的,而此时她却对这
个男人极尽奉迎,我心中怒火直烧,真想冲上去将那棒状物踹上两脚,最好是将
其剪断才能解气。
  女人的轮廓开始不停上下抖动,那棒状物的黑影从上至下被一遮一显,偶尔
还能听到「滋滋」的吸吮声。
  男人爽得哼出声来,「哦~ 凤儿,你的舌头舔得我好舒服,哦~ 对就哪里,
还有鸡巴根部,用舌尖多刮一下。」
  「嗯~ 咕,呜~ 伯彦哥~ 不要看着我啦~ ,凤儿会害羞的~.」
  「嘿嘿~ 我喜欢看你这个样子,越是淫荡我越喜欢。」
  听了男人的话后,女人更加卖力的摇晃着脑袋,翘着猥琐的弧形圆臀,「唧
唧」声越发响亮。
  这时我心里又痒又气,气的是为什么帮我口交时就没这般待我,痒的是再帮
我口交的话又会是何种滋味,不过很定要比昨晚舒服吧。也不知道那男人使了什
么招数,竟让林紫茵这般服服贴贴的。
  就算隔在床外,我都能感觉到男人剧烈地喘着粗气,会不会是要射了,最好
是个早泄男,这样林紫茵就不用被他玷污了。
  突见男子快速爬起,将女人一把推倒。完全被本能吞噬理性的男人,从口中
直快地说道:「凤儿,我想要你了。」
  不管女人愿不愿意,男人的身影已将女人压住,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要来
了。
  「凤儿的小穴水好多哦,刚才帮我口交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很兴奋了?」男人
淫笑地说着,一边还用手在女人的下体处抽动。
  女人轻声呢喃道:「嗯~ 没,没有啦。」
  「还说没有,你瞧这是什么。」男人竟将手指伸到二人彼此眼前。
  也许是女人害羞了,不知从哪儿抓住了一床被子就往头上盖去,这样一来二
人的身影我都瞧不见了,此时我只能看见那被子中间鼓起一个圆球状,接着那圆
球慢慢瘪了下去。
  我听到女人在被子里闷声柔媚地说道:「伯彦哥,你慢点,慢点儿……」。
接着好似极为痛苦的一声嘤咛,「啊~ 轻点~ 轻点儿~ 疼,好疼~ 」
  男人好像被吓到了,连忙掀开了被子,床帘上又浮现出两具人影。男人慢慢
坐起,将头低下,应该是在看着女人的淫靡之处。
  「怎么会有血,对,对不起凤儿,刚才太用力了,我没想到你是第一次。」
  不会吧?第一次?昨天林紫茵都还和我快活了,难道说这床上的不是林紫茵?
不对,我相信我的直觉,这就是林紫茵。
  女人虽然是躺着,但那胸前的球形却是那般浑圆挺立,连球状上尖尖的小凸
粒也被烛光映现出来,诱惑得我真想上去捏一把,可比昨晚的大多了。
  「我也……」女人说了两个字却又顿住了。
  「什么?」
  「没,没什么。」
  「要不我先拔出来?」
  「别,别动,你一动我就疼。」
  「那好吧,我先不动,一会就会好的。」
  男人又将被子盖住,二人缠在一起,只从被子里微略露出了彼此的头部,一
阵「啾啾」的亲吻声再次响起。
  没过一会儿,我瞧见被子的轮廓明显地渐渐陷了下去,床榻里发出女人微弱
的闷哼声。
  被子的轮廓开始上下起伏,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开始行交媾之事了。
  「凤儿的小穴缠得我的鸡巴好紧啊~ 」
  「啊~ 不行了,被伯彦哥那么,那么捅的话~ 啊啊嗯~ 」
  「嘿嘿,喜欢我的鸡巴吗?」
  「嗯~ 好舒服哦~ ,太厉害了,都顶到最里头了~ 」
  听着林紫茵的浪语,想到日后要是再有机会,我一定要狠狠的肏翻她。
  「不好,出来了。」
  没想到那男人这么不经事,这才弄二三十下就泄了,真是天助我也,遇到个
阳衰的男人,相必林紫茵不会跟这男人多久吧,日后我去寻她,就算不能让她回
心转意,也能偷偷地肏上她几回。
  「伯彦哥~ 你都泄了身子,怎么鸡巴还涨得人家这么难受。」
  「都怪凤儿的小穴太销魂了,害得我一下没忍住,不过别担心,我一定让你
爽得下不了床。」
  没想到这男人竟连歇都没歇,掀开了被子,将女人抱在胸前,成了观音坐莲
的姿势。彼此的剪影连在一起,男人的脸贴在女人圆滚的酥胸前,只见女人身子
快速晃荡,口中断续呻呤,「啊啊啊嗯~ 嗯~ 」
  床榻内,映现出的剪影在急速抖动,以这种速度交媾还是第一次瞧见,女人
后仰的长发被震得涟漪阵阵,身子如波涛翻涌,以往偷看师傅也没见过如此激烈
的场景。林紫茵的浪叫声一波比一波大,连我都听得我酥魂入骨。
  「丢~ 丢~ 丢~ 了~ 啊~ 啊~ 」,不到片刻,林紫茵便颤声连呼,碎言零语
间,身形狠狠猛颤数回,腰肢如蛇般柔软后卷,身子绷得跟拱月似的。
  就在这女人梦回九天之刻,而男人却晃动不止,毫不顾及女人的感受,任她
如何娇哼浪啼,身形竟是越耸越快,如猛虎扑食,不死不休。
  这一刻我看得傻了,床帘上的影子都快不成形了,因为我看见那男人的脑袋
竟像是化成一只狗头,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还是因为抖动的速度太快让剪影变了
形。而女人刚才还哼哼唧唧,现在却如脱兔绞死,不再动弹,怕是已晕厥过去。
  男人将女人反转,让其跪趴着,将圆圆的后臀对着自己,而自己猥琐得像野
狗交配一般,趴伏在女人的臀上。
  也就是这时,这动作,这姿势,再加上那只狗头,不是狗妖怪物,还能是什
么,我心里吓得直哆嗦,心里无数种想法在打转。
  一时间想到数万种理由否定这一切,这不是林紫茵,这一定是梦。如果是梦,
你又在哪儿,林紫茵!别怕,我一定会找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