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痴欲女武神】(3)
【痴欲女武神】(3)
暗绿色的天空布满着形状诡谲的黑色云彩,交叉扭曲的样子仿佛是一个个大
小不同的旋涡。昏暗的天空时不时地被一道道划过的闪电照亮,云层背后似乎隐
藏着什么难以言状的庞然巨物,永不闭合的无数眼睛紧盯着这片大陆上发生的一
切事情。
  这是一个暗绿色的世界,天空,云彩,砖墙。哪怕是火焰,都跳动着,闪耀
着一种绿色的光芒,诡异而安静。
  压抑,压抑到不像是活人该存在的世界。无数身着黑色罩袍,看不清面貌的
人,排着队伍,向着墨绿色砖墙组成的墨绿色的石林中,那最宏大的建筑行走。
他们的嘴中吟唱着难以听清的语句,每一句都好像蕴藏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人世
间不应有的力量,无数智者隐居一生都想获得的力量。
  数个外形诡异的类人形生物蹲伏在,各个墨绿色高塔型石头建筑的平台上,
它们的身体呈一种灰暗的绿色,虽然肚皮是白色的。身体的大部分都光亮滑溜,
但背上有着带鳞的高脊。那身形有着人形的模糊特征,而头部却是鱼类的,长着
从不闭合的,巨大、凸出的眼球。在脖颈的两旁,还有不断颤动的鳃,长长的手
脚上都有蹼。它们也加入了这种奇怪声音的聚会,仰天长啸,而声音却与长啸不
同,它们那嘶哑的、尖锐的喉音,传达了其面部所无法表现的,一切黑暗的感情。
  而空中,在那压抑的,墨绿色的天空中,时不时飞过几只长有巨大翅膀的人
形怪物。它们没有嘴或是任何意义上的口器。它们不需要进食,因为全族都在因
侍奉那位伟大的存在而获得永生。双臂化成了巨大的长有翼膜的翅膀,下巴上带
有长长的章鱼样的触手,脚上有蹼,四肢极长,皮肤是暗色的覆盖有粘液的光滑
角质。它们毫无生气与情感的纯黑眼睛俯视着整片大地,以及那位伟大主宰的信
徒们。是不是发出沙哑的,无意义的,浑浊不堪的嘶吼。
  各种各样的鸣叫,嘶吼,以及低声吟唱在空气中碰撞,混合,汇集成一句无
法形容的震撼灵魂的话,若要模拟它的发音的话,那便是一句充满威严的,低沉
可怖的。
  「克苏鲁—弗坦」(C』Thu』Lhu—Fhatan)
  芙蕾雅也混迹在这群黑袍人之中,低着头,默默地向前走着。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无上的快感,下体的疼痛,后背被切开时
的撕裂感和濒死感,以及在那一片黑暗时听到的那句话。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你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人流逐渐向着昏暗的城市中间的巨大的石头神殿,像是一群狂热的朝圣者,
又好像是被火焰吸引的飞蛾一般,呼啸着奔向生命最绚丽的一次燃烧。
  芙蕾雅低着头,恍惚地跟着人流向城市中心行走,脑海中回荡的是她这枯燥
而短暂的一生。从她呱呱坠地,直到被做成血鹰的一生。她的哥哥躲避征召漂泊
出海,她的父亲死于前线,她的母亲在她的面前被敌人奸杀,开膛破肚。
  「战争,战争永不停息。」
  一个低沉的,混沌的声音在芙蕾雅的脑海中回荡。
  「继续前行,来我的身边。」
  浑浑噩噩的芙蕾雅继续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向前走去,如同落入巨石丛林中
的一只小白兔。她低头打量着脚下的石板路,早就被无数的神秘人踩得无比光滑。
分明是又石板构成的道路,却没有一丝接缝的痕迹。地面上隐隐反射着一些华光,
像是神秘的文字,又像是无序的波纹,仿佛要把人的灵魂吸进去似的。
  芙蕾雅觉察不对,连忙收回目光,向左右的墙壁上看去。
  墙壁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浮雕。从人类举起第一根火把开始,向同类投掷出
第一块足以砸破头颅的石块开始。
  「毁灭,混乱,生灵涂炭。」
  那个声音又一次在芙蕾雅的脑海中响起,随着她的逐渐深入,声音越发洪亮,
越发充满着煽动性。
  「来吧,来吧。」
  芙蕾雅向前走着,一步一步的向前行走,左右两侧的浮雕中的人类也逐渐拿
起了武器,操起了长矛。拥有了战车。战争越发的残酷,从个体与个体的争斗,
变成了群与群,村与村,国家与国家。
  渐渐地,身边的神秘人越来越少,身旁的浮雕也逐渐到了尽头。芙蕾雅看到
的最后一块浮雕赫然是她的母亲被奸杀破腹的场面。芙蕾雅这才抬起头,意识到
身边早已没有其他人。而面前就是那座高耸入云的神殿。登上神殿的台阶宽大,
平整。每隔十几级台阶,左右便竖立着一对背生翅膀的人形怪物的雕像,手中提
着火焰,照亮脚下的台阶。而台阶与地面交接的地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
人。
  「来吧,来到我的身边。」
  这次的声音就在芙蕾雅的耳边炸开。芙蕾雅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每走一步,
刚刚看到的浮雕画面便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一次。
  家园毁灭的愤怒,家人被杀时的恐惧,自己被凌辱时的无力与不甘。涌上芙
蕾雅的心头。
  「我要终止这一切,终止无谓地战争。」这句话从出海时便曾在芙蕾雅的脑
海中出现过,不过那时的她十分弱小,内心明白这不过只是痴人说梦。不过现在,
这个念头如同植物一般在芙蕾雅的脑海中疯长。
  「不过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已经死了。」
  这个想法仿佛点破了芙蕾雅的梦。
  「对啊,我已经死了。」
  芙蕾雅死在了海盗船的船头,被做成了血鹰,她光洁的后背被剖开,脆弱的
肺部被拉出来当做翅膀。光滑的大腿上流淌着从阴道和肛门流出的鲜血和海盗们
的精液。在芙蕾雅修长的腿上形成一条条干涸的痕迹。
  而现在,芙蕾雅就站在了暗绿色神殿的脚下,看着面前高大的黑衣男子。
  面前的神秘男子面容笼罩在长袍的阴影之下,声音低沉,却让人莫名的信任。
  「你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长袍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地从神秘人的身体上划下,这是一个身材高大,四
肢修长,肌肉紧实,带着爽朗笑容的短发黑人男子。
  「我将你从死亡中唤醒。」
  从男子身后猛地爆出了几条粗壮的,上面带有粘液和凸点的触手。将芙蕾雅
四肢缠紧,成大字型举上空中。芙蕾雅的衣物不知何时已经消失。而芙蕾雅现在
双眼无神,仍然沉浸在自己人生的回忆之中。
  「带你直面你的不甘。」
  被成大字型展开的芙蕾雅那紧致粉嫩的蜜穴正对着黑人男子,一条细小灵活
的触手径直缠上了芙蕾雅的阴核,勒紧,放松,勒紧,放松。又变得像是女人的
阴道一般将芙蕾雅的阴核包裹,其中伸出一条更加细小的触手滑入了芙蕾雅的尿
道。
  「我将赐予你永生不死的躯壳。」
  两条触手缠上了芙蕾雅娇嫩的乳房的根部,勒紧。白嫩的乳房被勒的胀大,
充血,变得紫红。乳头因充血和变得挺立,两根细小的触手在乳头上灵活地打转,
舞动,然后钻进了芙蕾雅的乳房,白皙的皮肤下面隐隐能见到触手游动的痕迹以
及暗色的触手阴影。
  「我将赐予你达成夙愿的野心。」
  两根粗大的带有凸点的触手分别插入了芙蕾雅的蜜穴和肛门,快速地抽动着。
芙蕾雅蜜穴中的嫩肉都快被触手肏弄地翻了出来,而不断流淌的淫水在高速的抽
动之下被搅成了白色的泡沫。这两条触手一抽一插,一插一抽,交替肏这芙蕾雅
的下体。
  「欢迎来到——拉莱耶!」
  芙蕾雅终于从回忆中被唤醒,所有的刺激和快感一同加到了她的身上。乳头,
肛门,小穴,阴核。多重的刺激,多重的抽插让芙蕾雅直接登上了人生的高峰。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芙蕾雅浑身颤抖着,筋挛者,从小穴中喷出了大量的淫水,双眼无神,嘴巴
无力地张开,而触手却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更加猛烈地,更加快速地玩弄着芙蕾
雅。
  「啊……不要……啊……」
  芙蕾雅如同梦呓一般地阻止这触手的动作,然而身体和灵魂却诚实地屈服在
了快感之下。
  触手的动作越来越激烈,频率也越来越快。
  「啊……啊……啊……」
  突然,所有的触手同时爆发出了大量的精液,灌满了芙蕾雅的肠道,子宫,
乃至乳房。芙蕾雅被扔在地上,浸泡在一个由精液形成的池塘之中。一点一点地
被精液吞噬,直至完全沉没在精液之中。
  「沉睡吧,苏醒时,你将回到人间。而你的身体也将被重塑。」
  触手回到了那名身材高大的黑人男子的身边,将它包裹成蛹。
  「希望她能带来更多的混乱。」
  蛹内发出爽朗的笑声,仿佛他就是为了给人间带来混乱一般。确实,在芙蕾
雅观看壁画时,她没有注意到,每一个浮雕的背后都有一名高大的男子。
  触手散开,从蛹内走出了一个身材纤细,身着旗袍,手拿折扇的纤瘦亚裔女
子。望着身边不知何时聚集起来的黑袍人们,娇声说道。
  「来吧~ 人家还没有玩够呢~ 」
  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信号,沉默无声的神秘人们猛地涌了上来,布帛破裂之
声响起。那名纤瘦的女子被人群淹没。鼎沸的人声之中隐隐传来了女性的娇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