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中国历朝美女之李娃】【作者:不详】   成人电影   

[古典][中国历朝美女之李娃][作者:不详]



  李娃的故事,发生在天宝年间。李娃是个弃婴,经过几次人家的收养、转送,李娃真正的姓氏已无法可考,只因最后收养的人家姓李,故命名为娃。
  这李家原本是一小康家庭,人口简单,就只夫妇俩。李家夫妇结婚多年,膝下犹虚、乏嗣无后,本来得了李娃之后也疼爱有加,只因李夫一场急症一命呜呼,使李家生计顿时陷入困境。
  这时李娃年才十五,就长得成熟艳丽,在感恩李家收养之际,遂提出欲担起家计之心,举艳帜、待过客。虽然李娃书文、歌舞不佳,全凭美貌取胜,但嫖客中醉翁之意不在酒之人却趋之若鹜。
  当时,有位常州刺史,姓郑,荧阳人。他在当地的声誉名望都很高,家里很有钱、很有势,侍从仆役之多,亦不在话下。他五十岁的时候,膝下唯一的儿子──郑生才刚满二十岁。因为父老子幼,所以郑父倍加宠爱。
  郑生长得倒也眉清目秀,能作得一手好文章,博学强记,在同年龄的青年之中更显出色,也为左右邻居们所称赞。他的郑父也很器重他,时常对邻人说:「我儿子啊,是我家中少年英俊的一匹「千里驹」呢!」由于郑生的品学兼优,被乡里的人推举到京城去参加会试,临行之前,他父亲便给他准备了很丰富的行装,如衣饰、车马、还有到京城去所需要的生活费用。
  郑父告诉郑生说:「依你的才学,应该一举即中,现在我给你准备了两年的生活费,应是很丰裕,够用了。希望你好好努力,达成自己的愿望。」郑生也颇自负,把上榜看成好像探囊取物,易如反掌一样容易的事。于是,他从毗陵出发,一个多月后,抵达了长安城,居住在布政。
  有一次,郑生从东市游玩回来,走过平康坊的东门,准备到平康坊的西南方去看一个朋友。
  郑生信步走过呜珂曲,看见一座住宅,院子不很宽大,但是房屋却很高深。门户半掩着,有一个梳着双髻的丫环,和一个打扮华丽的女子倚偎在门口,妩媚的姿态,加上艳丽的容姿,真使人怦然心动。
  郑生猛然看到她,不知不觉地勒住了马,停下来,仔细端详,只见那女子秀发云鬓;薄施脂粉、容貌姣好;柳眉凤眼、鼻挺点唇;低襟宽领露出半截酥胸,粉白似雪;轻衣薄裳掩不住曼妙玲珑的身材,尤其是高耸的胸部更是引人遐思……好半天,郑生都舍不得移动脚步。
  郑生假意把马鞭掉在地上,一边等候跟随他的仆人来拾取;一边不住地斜着眼睛瞧望那女子。那女子也略带羞涩地,回眼仔细打量郑生,眼神不禁流露出爱慕之意。但是,郑生终究怕羞,没有上前和那女子交谈就离去了。
  自此以后,郑生便如失了魂魄一般,终日恍忽,魂不守舍。私下里他向友人林天发,打听这户人家的来历。
  林天发告诉他说:「她叫李娃,是京城的名妓,听说她床上的功夫一流!不过,向来和李娃往来的人,多是皇亲国戚的贵族,因此钱赚得很多。一般平民恐怕也花费不起,要是没有花上百万的银两,恐怕无法打动她的芳心……」林天发不禁卖弄着粗鄙的文墨,摇头晃脑吟道:「……二八佳人巧容妆,夜夜洞房换新郎;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哈哈!好好……」弄得郑生啼笑皆非。
  郑生心想:「我只怕事情不能成功,就是花上百万金钱,那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过了几天,郑生便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带了仆人称轿来到李娃的住处,叩门拜访。不一会儿,便有侍女来应门。
  郑生问:「这里可是李娃的宅第」侍女一见郑生,会心一笑,转身就跑,并且大声喊说:「小姐!前些时候掉了马鞭的那位公子,来找你了!」郑生一听,霎时满脸羞红,不知所措。
  只听得屋里传出,如清脆铃响般的声音说:「小萍!你先去留住他,我打扮打扮,换了衣服便出来!」郑生在外面听到了,心里不禁暗自高兴起来。
  接着,郑生便被带到门屏里面,那里早站着一位嬷嬷,头发已皤然白稀、驼着背,自称是那女子的嬷嬷。郑生向前拱手揖拜,嬷嬷便把他请到客厅里去。
  客厅的陈设非常富丽堂皇,嬷嬷和郑生一起坐下,便说:「我那女儿,年幼无知,才艺也很浅薄,我把她叫来见过公子。」说完就叫那女子出来。
  只见李娃一双水亮的眼睛、雪白的肌肤、玲珑的身材,走起路来莲步款摆、婀娜妩媚。郑生一见,惊惶地站起来,目不敢正视,只是低头行礼,向她寒喧一番。
  可是李娃的一举一动,娇媚的样子,都没有逃过郑生的眼中。
  之后,大家又坐下来,砌茶奉酒,所用的杯盘都非常讲究。不久,天色渐黑了,暮鼓从四方传来。嬷嬷便问郑生家住何处?郑生骗她说,住在延平门外好几里远。原来是郑生打算诓说因为住得远,有意让李娃留他过夜。
  于是嬷嬷说:「暮鼓已经响了!公子应该快点回去,免得犯了宵禁之忌。」嬷嬷有点不屑接待平民客。
  郑生说:「我有幸和你们见面,大家也谈得非常尽兴,不觉天色已晚,这里离我住的地方很远,城内又没有亲戚……」郑生有点因兴奋的紧张,嚅嚅的说:「……何妨…你我……秉烛夜谈?」李娃道:「如果公子不嫌妾身才艺浅薄,那倒是妾身之幸!」郑生紧张的注意着嬷嬷的神色,嬷嬷眼睛投向郑生的腰囊说:「好吧!」郑生会意,就叫他的仆人,取出两匹丝绢、几锭白银,当作酒食的报酬。嬷嬷顿时一个眼睛两个大,笑得嘴合不拢,接收厚礼大赏。嬷嬷马上把宴席移到西边房里,便告退离开;郑生也打发仆人先行回家。
  那西厢房的布署、帐幕、窗帘、床柜……皆光彩耀眼;梳妆用具和被褥枕头,也都很奢侈华丽。重新点上烛火、摆上酒菜,郑生就与李娃并肩共席,又开始聊起来;谀笑打趣、饮酒作乐,乐不思蜀。
  郑生提起:「前次偶然经过你的家门,正好碰到你站在门边。从此内心里一直念念不忘,就是睡觉和吃饭的时候,也没放下过思念的心。」李娃回答说:「我心里对你的思念,也和你一样啊!」郑生更兴奋的望着她说:「我今天一来便让你如此热情招待,总算是实现我心里的愿望,但不知我是否有这份福气……」郑生想进一步,但是没胆说。
  李娃会意的伸手抱着郑生,把头枕在他的肩上。虽然李娃嘴里没说甚么,但这样的动作,郑生就算再笨也知道她答应了。郑生只觉得一股脂粉发香扑鼻而入,不禁一阵心神荡然,胯下的肉棒渐渐在充血、肿胀。只是郑生虽然年过二十,却从未经人事,所以有点不知所措,两只手不知道该放那儿才好。
  郑生这些生涩的表现让经验丰富的李娃暗喜,心道:「原来是个“雏儿”!」李娃微微一笑,媚态横生的牵着郑生的手,放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让郑生抚摸。
  郑生的手掌一按到李娃的丰乳,只觉得入手柔软又富弹性,顿时脑海一阵晕眩,有如天旋地转一般,不禁脸红心跳、呼吸急促起来。
  李娃的手轻轻的搭在郑生的肩上,用性感的声音在他耳边吹气着说:「……你……有没有跟姑娘要好过……嗯?」郑生的手掌不敢乱动,只是涨红的脸左右摇得厉害。
  李娃又用妩媚的声音说:「……那今夜就是个特别的日子,我将跟心爱的人同赴巫山、齐登仙境……」李娃的话,有如冲击波般震撼着郑生的心灵,突然地,感觉全身血液沸腾了起来!李娃站起来,握着郑生的手,牵着他走到床边。然后,李娃给予郑生一个深深的热吻,并且一面帮他宽衣解带。
  随着郑生的上衣敞开,李娃的移动樱唇向下。从郑生的脸颊、肩颈、胸膛……李娃的身子慢慢蹲下,解除了郑生的裤子后,「唰!」一根肉棒跳跃眼前。
  李娃看着郑生的处男阴茎,阴茎上的包皮缩裹着龟头的凹沟,玉手轻轻的把包皮往根部套挤,从郑有点不适的刺痛,缩了一下。李娃毫不犹豫的便张嘴含着,湿润的舌头便在龟头上转着。
  郑生正在轻柔的唇触中陶醉着,突然觉得肉棒被一股温暖、湿热给团团围住,不禁「啊!」一声,一阵阵舒畅直冲脑门,全身酥痒痒的胡颤乱扭,忍不住的「嗤!」一股浓郁、浊白的精液便冲出马眼。
  李娃意外郑生会这样就泄身,闪避不及竟然让精液喷洒在脸颊、衣裙,一个稍纵即逝哀怨的神情,一显即消。郑生神色暗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李娃慢慢起身,柔柔的说:「……公子是第一次吧!……没关系……第一次总是会这样……」李娃让郑生坐在床上,然后以舞蹈般举手投足的动作,开始宽衣解带。郑生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娃脱除衣裳的动作,随着李娃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他的身体却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急沉、越来越觉口乾舌噪。

上一篇:恶魔也性交 下一篇:永久的契约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