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莲花携鹤飞】(13)
【莲花携鹤飞】(13)
第十三章贱屄三女侠
  慕容翔四更时分才回到客栈内,干了一夜的屄,虽然天生禀赋,老骨头依旧
硬朗,但也有腰酸背疼,疲累不堪的感觉,倒头就睡,直到次日晌午时分,方才
醒转,睁开双目,看了看日影,不觉大吃一惊,深悔自己如此贪睡,匆匆漱洗完
毕,走到前面酒占,四座一看,仍有不少食客,独自要了酒菜,胡乱把肚皮填饱。
想起九天玄女李晓兰来,会过帐后,随即回到后上房,举手门上敲了几下,「李
姑娘在吗?」却未有回音,慕容翔等了片刻,又叫了几声李姑娘,还是没有回音。
  伸手一推,门居然没有上栓,慕容翔咳嗽一声,缓步而进,屋内床铺整齐,
不见李晓兰踪影,来到桌旁一白纸留于桌上:「字奉翔老,我有事离去,请翔老
暂居客栈,我已答应银剑神尼助蓝家一臂之力,请翔老时时留意蓝家动静,若有
状况,望翔老大义伸援,晓兰敬上。『慕容翔淡淡一笑,不禁心头黯然』你应承
的事情,你却走得干净,却叫我去帮忙,想不到我慕容翔居然成了别人指使的奴
役,哎。『,转身关门而去。
  黑色小妖,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三女被慕容翔肏干了一夜,慕容翔离去后,便
把三宝和尚赶了出去,身上带着浓重精液味儿的三女大被同眠,直睡到三杆日上
方自悠悠醒转,却都未起床在床上闲聊了起来。只听奶兜兜道:「小妖姐,这几
天你去哪里了啊,妹妹们等的你无聊死了」
  黑色小妖笑道:「那日你们不是回来找阴山五魔肏屄吗?怎么会觉得无聊」
  东方妞儿格格一笑,道:「小妖姐,别提那几个废物了,那日你走后我和兜
兜姐确实找那五魔肏屄了,还有那金钩陶朱,他们五个男人肏了我和兜兜姐还有
那阴山无魔中的李欣然三女一下午,肏的我和兜兜姐还挺爽,第二日又去找他们
肏,他们又肏了我们一次,第三日一早再去找他们,那几个家伙就完了,鸡巴都
不硬了,勉强又干了一次,然后再去找就找不到人了,在酒楼碰见一次,那几个
怂货见到我和兜兜姐就像耗子见了猫似的,一溜烟转身就跑……」
  「哈哈哈,你们这样有几个男人受得了……」黑色小妖大笑不止。
  奶兜兜也娇笑道:「他们五个男人居然肏不过我们姐们二人,想想就生气,
还是昨夜那老驼子厉害,肏的我泄了好几次身」
  东方妞儿说道:「色怪、铁径魔陀当真不是浪得虚名,我奶奶曾说当年她老
人家肏变天下无敌手,后来碰到慕容翔,却被慕容翔肏的像条狗似的服服帖帖」
伸手摸摸小屄接着说道:「这死驼子肏的我小屄现在还有点疼呢」
  黑色小妖道:「我不但屄疼,屁眼都被他肏穿了,那老家伙太厉害了,不但
鸡巴又粗又大,而且战力持久,不行,说什么也要带他回我们山庄肏肏我妈去,
我妈就爱这样的男人,嘻嘻」
  东方妞儿调皮的说道:「小妖姐你真不要脸,居然找大鸡巴肏自己的亲妈,
格格」
  黑色小妖恬不知耻的说道:「这怎么叫不要脸呢,我妈是我最亲的人,这么
好的东西,当然要给亲妈分享啊……呵呵呵」
  奶兜兜荡笑道:「小妖姐你真抗肏,我要是被他那么肏屁眼,估计屁眼早就
裂开花了」
  黑色小妖笑道:「要说抗肏,我妈说第二,天下恐怕没人敢说第一,我妈的
屄天天被八个男人轮流肏,而且日日如此,我是我妈的屄里出来的,怎么也会比
一般女人抗肏些,嘻嘻」
  奶兜兜格格笑道:「小妖姐,听说你妈的屄是天下第一神屄,要是让慕容翔
这天下第一的鸡巴肏你妈那天下第一神屄,你说是第一鸡巴会赢还是第一神屄会
赢,咯咯咯」
  黑色小妖骄傲的说道:「当然我妈的屄会赢,去我们山庄肏我妈的,哪个不
都是吃了大量的性药才敢去,我亲眼见过一个家伙肏我们山庄别的女人那个生龙
活虎,可插进我妈的屄里片刻功夫就精泄如注,我想慕容翔的鸡巴真插进我妈的
屄里,他坚持不了半个时辰,就得交货」
  东方妞儿突然说道:「对了,小妖姐,兜兜姐你们都学过避孕的心法吗?」
  黑色小妖和奶兜兜齐声说道:「当然学过」
  黑色小妖接着说道:「所谓避孕心法,就是用内力冲击宫腔,使体内的阳精
阴卵死亡,但是没有心法指引极其容易使宫腔受伤,所以武功在高的人没有心法
也是做不到的,其实南淫北贱的避孕心法都是出自那本上古秘籍,说起来我们都
是师承一脉呢」
  东方妞儿坏坏的淫笑道:「小妖姐,那么说你妈也会这避孕心法喽,我是我
妈让我爹肏完没用避孕心法,才有的我,嘻嘻,那小妖姐是怎么被人肏出来的啊,
你爹爹是谁啊」
  黑色小妖在东方妞儿小屁股轻轻拍打了一下,娇嗔的说:「你个小骚蹄子,
哪有这么问的」接着说道:「我爹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妈让人种上我的那时候还
不会武功,而且那期间我妈被七个男人轮奸了,然后还让一只狗和一只猿猴肏过,
具体哪个是我爹就不清楚了」
  「啊……?」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同声一惊,「你妈还让狗肏过?」
  黑色小妖笑道:「这有什么惊奇的,那狗可不是一般的狗,那是千年神兽,
还肏过我呢」
  奶兜兜淫笑着故作夸张的说:「万年神兽不也是只狗嘛,狗肏母女,那只狗
还真幸运啊,小妖姐没准你是那狗肏出来的,小妖姐是狗肏的……哈哈」
  黑色小妖假装气恼的打了她一下佯嗔说道:「你个小骚货,什么狗肏的人肏
的,姐姐就算是狗肏的,不也亭亭玉立,翩翩不群吗?嘻嘻」
  东方妞儿说道:「就是,什么狗能肏出小妖姐这样的大美女,我估计是那个
七个男的把小妖姐肏出来的……」
  三女一阵嬉笑打闹后黑色小妖一本正经的说道:「姐妹们,起床洗洗,吃点
东西,出去走走吧,我见这襄阳城中似乎来了很多武林人物,像是有大事要发生。」
  奶兜兜道:「这襄阳城确实要有事了」便将昨日酒店碰见银剑神尼众人的情
形和黑色小妖说了一遍。
  黑色小妖一伸懒腰说道:「既然你答应银剑神尼助拳此事,我们姐们三人同
心,就一起去看看,真有事了,我们也活动活动手脚,也好显示下我们贱屄三女
侠的实力」
  东方妞儿笑道:「我爹叫我出来闯荡江湖,正愁没事可做,如今和二位姐姐
搭伴组成贱屄三女侠,咱贱屄三女侠一定闯出个名堂,也好给我爹爹看看,哈哈」
  黑色小妖起身做起,玉手一伸,说道:「咱贱屄三女侠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伸手握在黑色小妖手上同声说道:「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三女洗漱完毕在望江楼吃了些食物,变来到了蓝天别府门前,却见蓝家大门
紧闭,奶兜兜上前敲门,开门的却是一下人打扮的老者,奶兜兜说明来意,那老
者说银剑神尼和蓝宇、周晓航吃过午饭就出去了,三女只好离去,三女在襄阳城
中东瞧瞧,西望望、三女从小到大都未出过家门,偶尔信步街头,倒有一种新奇
之感。
  襄阳城相当的繁华,街道宽敞,两旁有各式各样的店铺,车马行人熙来攘往,
看热闹的人这一堆,那一堆,左一圈,右一圈,所看的无非是耍猴戏、卖膏药、
说书、算命之类。形形色色,也不过是各人谋生之不同罢了。
  三女兴致盎然的闲逛,见街旁有一四海茶坊,三女便踱进去泡了壶茶坐下,
三女从未到过这等地方,目光转动,四下乱看。只觉这地方,各色各等人物都有,
当真是龙蛇杂处之所。但细看之下,却有很多武林人物参杂其中。邻座六人,一
青衫老者抽着旱烟,坐在中间,五个精壮汉子围桌而坐。坐在里角一张桌子边是
两个汉子。那两个汉子一个生得魁梧有力,一个则显得瘦弱矮小。
  他们穿的是粗布衣裤,踏的是多耳芒鞋,精壮、结实。看打扮像是脚夫一类
的角色。还有一桌是白髯如银,飘垂胸前的老者和一四旬开外的白白胖胖的健壮
妇人,那老者衣衫华丽,而那胖妇却衣着朴素,那老者每饮一口茶水,那胖妇都
会捧着茶壶给其斟满,甚是恭敬。
  这时只见一个剑眉星目,卓然不群的年轻人,缓步走了进来。他身着青衫,
举止很潇洒,但却自有一股清华的仪态,给人一种不敢轻视的感觉。不是别人正
是少侠蓝宇,三女见蓝宇起身刚要打招呼,却见蓝宇只对她们微一点头,随意的
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黑色小妖见状拉了下二女坐了下来,低声说道:「那蓝宇不和咱们打招呼,
我料必是这里有事,咱们姐妹也看看再说」
  东方妞儿和奶兜兜坐下后轻声说道:「怎么不见他那形影不离娇滴滴的小师
妹呢」
  黑色小妖笑道:「怎么?你们看不惯人家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小情人
啊,这不正好,他那小情人没来,你们有机会了,咯咯」
  东方妞儿轻声娇笑道:「那蓝公子玉树临风,我就不信小妖姐你不动心,嘻
嘻」
  奶兜兜接口道:「人家名门之后,咱们在江湖上声名狼藉,人家怎会看上咱
们」。
  黑色小妖却莞尔一笑,不答话,三女喝着茶,咬着瓜子解闷,忽听有人说道:
「总镖头,这次召集大家齐聚襄阳,不知何事?」。三女朝发声处一看,只见邻
座一个精壮大汉说道,那青衫老者将旱烟袋在桌角轻磕了两下,放在一旁,神色
郑重的说道:「这次召集兄弟几个确实有事相商,不知几位兄弟可知乾坤一剑蓝
啸天的公子已经回到了蓝天别府?」
  几人略一吃惊,左面精壮汉子说道:「蓝公子回到襄阳,莫非有蓝大侠的消
息了?」
  青衫老者道:「蓝大侠的消息倒是没有,但却有人要对蓝公子不利,我们福
威镖局能有今天这个安定的局面,都是因为当年蓝大侠鼎力相助,所以召集大家
来,共商此事。」
  一年长些的精壮汉子道:「总镖头所说不错,咱们福威镖局因有蓝天别府这
样的好邻居,得蓝大侠的仗义相助,才会顺风顺水,各处绿林从不打咱们镖局的
主意,蓝大侠夫妇失踪,总镖头带手下弟兄也搜寻了十年之久不见蓝大侠音讯。
如今当真有人要对蓝公子发难,咱们虽然武技低微,却非贪生怕死之人,总镖头
有何打算,兄弟们水里火里,义不容辞!」
  一旁的蓝宇身子微微一颤,回身看了看几位义薄云天的镖师,甚是感动,却
又回过身子低头品茶,继续听着他们的对话。
  青衫老者道:「凭我们这几人的微末功夫,能有什么打算,不过银剑神尼已
住在蓝天别府,料无差错,但江湖中事难测,不可不防,真有变化,不过就是丢
掉一把老骨头,老夫也要去凑凑热闹」
  几个精壮汉子拍胸说道:「总镖头一句话,兄弟几个听凭差遣就是。」
  黑色小妖三女偷瞄了几人一眼,黑色小妖低声叹道:「这几个普通的镖师却
也是义气深重的真汉子,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却干着偷鸡摸狗龌龊之事的所谓侠
客高出太多」
  一年轻的精壮汉子说道:「总镖头,有银剑神尼这样的绝世高手,我想不会
有什么人胆敢来惹事吧,玉灵子一代高人,从蓝大侠失踪就在在江湖上查访蓝大
侠下落,十五年未果,如今蓝家有事还亲自坐镇,蓝大侠交的朋友,的确都不愧
为侠义之辈」
  青衫老者一缕胡须说道:「你们几个年轻的来镖局之时,蓝家已经落难,却
不知蓝家和玉家是世交,蓝家有事玉灵子首先出头,就不足为奇了」
  精壮汉子好奇的道:「原来如此,总镖头世居襄阳,对蓝玉两家之事定时真
的不少了,不妨和大伙讲讲。」
  一旁的蓝宇听罢,将手中茶杯在桌上轻轻一放,也细耳倾听起来。
  青衫老者道:「说起当年蓝玉两家之事,却也有些可惜,当年蓝啸天和玉家
一对姐妹自幼青梅竹马」
  另一精壮汉子接口道:「玉家姐妹?莫非玉灵子还有姐妹?」
  奶兜兜三女和蓝宇闻罢具是一惊,都低头不语,凝神听去,只听青衫老者接
着说道:「玉家大女儿就是后来的北贱玉壶春,二女儿就是银剑神尼玉灵子」
  他侃侃而谈,说的十分轻松,但黑色小妖三女和蓝宇诸人,无不听得暗暗震
惊。
  精壮汉子好奇的接口道:「那后来呢?为什么玉壶春成了北贱,玉灵子出家,
而蓝啸天却另娶他人呢?」
  青衫老者道:「蓝啸天和玉家姐妹从小在一起长大,情愫早生,玉家一对姐
妹都喜欢蓝啸天几乎是蓝家玉家公开的秘密,而蓝家和玉家也都有意效仿娥皇女
英将二女同嫁给蓝啸天。但蓝啸天却更中意于玉家大女儿玉壶春,可天有不测风
云,突然有一天玉壶春失踪了,而且失踪了两年之久,回来后性情大变,原本温
文尔雅的大家闺秀突然变成了妖媚淫荡的女人,不但和家里的家丁乱搞,还四处
撒春,玉家老爷一气之下将她逐出了家门,蓝啸天更是痛不欲生,从此仗剑江湖,
好几年都没回家」
  青衫老者轻抿了口茶水,几个精壮汉子急急地问道:「后来呢、?」
  青衫老者接着说道:「几年后蓝啸天在结识了当年在江湖上声名正旺的彩霞
仙子陆晓芸,并皆为了夫妇,玉壶春离家后成为了北贱,玉灵子经此打击心灰意
冷出了家,便是日后的银剑神尼了。」
  几个汉字『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期间还有这么一段往事,怪不得玉灵
子如此奔波呢」
  在这时只见门口老驼子慕容翔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黑色小妖三女,
「哈哈,三个小美女居然也在这里」,说罢,大咧咧的坐在三女桌上,对一旁的
蓝宇却视而不见。
  三女一见慕容翔突然的到来也感到诧异,黑色小妖笑嘻嘻的问道:「老驼子,
你怎么也来到这里来了,是不是想我们姐妹三个了」
  慕容翔见黑色小妖一脸淫荡样,便偷偷的挤挤眼,笑嘻嘻的说道:「我行将
就木的老驼子,怎能入三位姑娘法眼,那两位姑娘老驼子见过,不知这位姑娘是?」
  奶兜兜气奋的说道:「你个死驼子,怎么穿上裤子就……」
  黑色小妖见慕容翔神色有异,赶忙伸手一拉奶兜兜急急地说道:「晚辈叫黑
色小妖,是这两位姑娘的义姐」
  慕容翔斜瞄了一眼蓝宇一打哈哈:「噢,昨日二位美女说的等的义姐就是你
啊,你们三姐们当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哈哈」
  正在这时茶楼内缓步走进六人,为首是一对老夫妇,老翁白髯过胸,紫袍福
履,赤手未带兵刃,女的满头白发,身着青色玄服,背括双剑。慕容翔抬头看去
不禁心头一震,黑色小妖三女见慕容翔面色有异,也顺眼看去,只见老翁脸色红
润,依然有如童子,双目中神光慑人,一望即知,是一位身具精深内功的人物。
再见那老妪虽然弓着身子,但脸色光润,全无老态。身后四个黑衣人个个长得雄
伟、魁梧,身佩长刀。
  店小二意兴阑珊的走向前去,将几人带到蓝宇旁边的一张空台子边,拿起抹
布胡乱地抹了一下,然后准备了一壶热茶,几碟小吃。
  黑色小妖脑海里搜寻千面骚狐刘煜姗给她讲过的武林人物,可是怎么也没找
到这对老夫妇的信息,便对慕容翔低声问道:「老驼子,这对老夫妇是什么人啊?」
  慕容翔呵呵一声笑道:「蓝家真正的仇人到了……」
  此语一出三女顿觉十分诧异,只听慕容翔接着说道:「想不到啊想不到,这
伙人居然连他们都请出来了」
  奶兜兜着急的问道:「你个死驼子,卖什么官司啊,他们到底是谁啊」
  慕容翔道:「四十年前,武林中还没有北贱南淫东凶西恶四邪的时候,却有
几个更厉害的角色人称四魔,他们就是当年四魔中的紫青双魔吴承鸿、白玉冰夫
妇」。
  东方妞儿说道:「四十年前的武林人物,怎么会和蓝家是仇家,四十年前蓝
啸天还没出道吧?」
  慕容翔道:「蓝啸天确实没出道,但是还有蓝啸天他爹呢,他爹叫蓝君豪,
四魔为恶江湖之际,蓝君豪仗剑而出,将四魔一一击败,赶出了中原,并逼他们
发誓永不入中土,你说他们是不是蓝家真正的仇人?」
  黑色小妖道:「我说我怎们没听千面骚狐刘煜姗提起过他们呢,四十年前刘
煜姗还没出生呢,那四魔中其余几人是什么人啊?」
  慕容翔道:「除了他们夫妇,还有个矮蛤蟆潘天双,不过十五年前被沧海叟
方子文给打死了,还有一个远居东海的老妖妇,估计早都不在人世了」
  奶兜兜道:「老驼子,这紫青双魔很厉害吗?和你比如何?」
  慕容翔呵呵一笑说道:「若单打独斗老驼子倒是不怕他们,可这男女双魔,
就像一对土地公和土地婆,永远是分不开的,出手就是成双入对,也算得上伉俪
情深了」
  却听远处的紫袍老翁吴承鸿冷冷的说道:「不知死的臭驼子,就凭你也配和
老夫单打独斗」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传播甚远,显然是暗中运了内功。
  慕容翔起身哈哈一笑:「哈哈,两个老怪,我老驼子在你们老不死面前确也
不敢称老夫了,既然你们有兴趣,不如找个安静地方,老驼子陪你们走几招,也
好叫你们知道老驼子配是不配」
  只见那青衣老妪白玉冰拍案而起,怒骂道:「老匹夫,休呈口舌之快,老身
现在就送你归西……」起身就要拔剑,却被紫袍老者拦下,紫袍老者看着火爆脾
气的老妪,和声说道:「夫人,这茶楼、酒肆岂是动武之地,不妨随他走一遭就
是。」
  青衣白发老妪白玉冰怒视着慕容翔冷哼一声,突然转身对一旁自顾自饮的蓝
宇说道:「这位少侠不妨也来凑凑热闹」
  少侠蓝宇见那老妪突然对自己说话,焉有不知其意的道理,起身傲然一笑道:
「晚辈遵命便了。」
  慕容翔笑道:「城外不远,有一处十分隐密的山谷,绝佳的埋骨之所,哈哈,
咱们到哪里去比划一场如何?」
  青衣白发老妪白玉冰怒哼一声,起身就要走,又被紫袍老者吴承鸿拦下。却
见吴承鸿对蓝宇说道:「这位少侠先请可好?」
  少侠蓝宇生就心高气傲,闻言之后,冷笑一声,起身而出。
  紫青双魔和慕容翔以及四个黑衣人紧随其后。
  黑色小妖起身对二女道:「咱们也看看去,有机会也可大展下手脚」,奶兜
兜东方妞儿二女早就技痒难耐,说了句好,随着黑色小妖跟在众人后面。黑色小
妖回头一看见那白须老者和健壮妇人还有那对脚夫模样的汉子也跟了过来,黑色
小妖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众人出城后走了盏茶的时间,大路前面不远处,已经显示出一片绵亘的山坡
地,广大、辽阔、宽敞。
  慕容翔走到山坡处停住脚步笑道:「二位觉得这里如何,埋在这里可否和二
位老人家心意,哈哈哈」
  青衣白发老妪气白玉冰的怒发冲冠挺剑就要来战慕容翔,却听紫袍老翁吴承
鸿说道:「夫人,且慢,慕容翔也算得上一流高手,夫人戒焦戒躁,他既然要单
打独斗,为夫先试试他斤两,夫人给为夫掠阵就是」
  吴承鸿接着对慕容翔笑道:「铁径魔陀慕容翔原来也成了蓝家的走狗,可惜
啊可惜」
  慕容翔听他羞辱之言不气反笑道:「我慕容翔现在确实是走狗一条,但却不
是蓝家的,你叱咤江湖的紫青双魔现在不也是别人的鹰犬吗,哈哈,咱们也算彼
此彼此吧」
  几句话气的吴承鸿牙关紧咬,太阳穴开始抽搐,右臂关节也霎时格格作响,
显然已在运集功力。慕容翔咧嘴一笑,也在暗中做了迎敌准备。
  吴承鸿突然跃起来,一掌劈去,慕容翔右掌一推,居然硬接了他一掌,冷笑
道:「紫魔劈空掌也算不得武林绝学。」,吴承鸿不理慕容翔的冷嘲热讽,一语
不发,只是发掌抢攻。
  慕容翔起初只是接架,并不还攻,避其锐气,待吴承鸿攻过三招之后,才挥
掌攻击。二人你来我往愈打愈快,看样子不拼到四五百招,决无法分得胜败。
  慕容翔也越打越心惊,暗道:「这魔头的功力,果然不同凡响……」
  随紫青双魔而来的四个黑衣人站在蓝玉面前,为首一人首先开口说道:「这
位少侠是想必就是蓝公子吧」。
  蓝宇见那说话的黑衣人黑如油泥的怪脸上,满生铜钱大小的麻子,颚下黄须
如针,大顶门,尖下巴,那长相就根本没有一点人样。
  在一旁观战的黑色小妖三女,见黑衣人拦住蓝宇,齐目看去,一见那四人长
相,奶兜兜和东方妞儿顿生厌恶,说道:「这四个人真是丑的让人恶心」
  黑色小妖却暗自心惊,说道:「这四个丑八怪应该是川中四丑,四丑练就一
套威力强大的四象阵,不可小视」
  却听蓝玉傲然一笑:「不错,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蓝宇,四位意欲
何为?」
  大丑阴恻侧一声冷笑,道:「蓝公子好胆识,在下奉命带蓝公子去见故人,
不知蓝公子可有胆色陪在下走一遭?」
  蓝宇霍然一惊,暗暗忖道:我自幼父母失联,在师傅身边习武十五载未下山
半步,师傅已仙逝,还哪来的故人,他所说的故人必是双亲无疑,父母既然在世,
而且可能身在牢狱,不能身下伺候,实在愧为人子。急急说道:「故人在哪里?
快带我……」话说一半,突然中断,突然想到自己贸然随他而去,岂不是坏了师
叔计划,不由心中焦急起来。
  大丑见他忽阴忽睛的面色和犹豫不决的态度,他冷笑一声说道:「蓝公子莫
非还要兄弟动手才可就范吗?」,蓝宇心慌意乱,一时间呆在那儿,似是根本没
听到他说的话。
  大丑见他如此,不由面色一变,手一挥,其余三丑分由两侧围了上来,把蓝
宇围在中间。
  黑色小妖见川中四丑排出四象阵将蓝宇围在中间,却见蓝宇剑眉深锁,一脸
忧色,不由大叫一声「蓝公子……」
  蓝宇心中真是复杂已极,十五年未有父母音讯,突然有了消息,怎能叫他不
急,听见黑色小妖的一声大叫,穆然一惊,抬头见四丑四把长刀以将自己团团围
住,嘡啷一声长剑出鞘,朗然道:「在下就领教四位高招再说……」挥剑而出。
  如论武功,川中四丑,自是难胜蓝宇,但四丑联手的四象阵便自不同,威猛
虽不如少林派的小「罗汉阵」与武当的「五行阵」,但四丑的武学诡异,四象阵
式另成一派,威力依然不小。大丑一见蓝宇剑到,右掌劈出一股劲风,身躯向左
一闪,长刀一挥避开剑锋,蓝宇跨步欺身,剑不变招,正待向前追击,猛觉背后
风啸,未容他应付急变,又见左侧人影闪动,川中四丑中的老三,老四突分左后
袭到。
  蓝宇前追的身躯一时收勒不住,三丑四丑又突然袭到,二丑也在蓄势待发,
此时此情形同四面受敌,一时之间,要想分担攻势,实是不易。蓝宇双眉一挑,
怒生心头,一声清啸,长剑挥舞,右剑左掌,以家传绝学乾坤剑法,硬挡疾袭而
来的敌势,以解时腋受制的危机。但此刻他心神不静,气躁意乱,威力十足的乾
坤剑法却只发挥了七分。
  黑色小妖见蓝宇捉襟见肘,赶忙说道:「妞儿妹妹速去助他……」
  东方妞儿听罢,疾如鹰隼飞扑而至,同时各拍出一记掌风,逼退三丑四丑,
大丑二丑又挥刀而上,东方妞儿南淫家传绝学落英掌极速拍出,少侠蓝宇乾坤剑
也剑化银虹,于四丑斗在一起。
  以蓝宇和东方妞儿一齐出手的威势,一时之间,竟无法冲破川中四丑的「四
象阵」式,但见四丑四把长刀在二人凌厉的剑风掌影中穿插移动,竟把二人强猛
的攻势挡住。
  看得一旁的奶兜兜焦急万分,挪步就要来助阵,却被黑色小妖拉住,只听黑
色小妖说道:「兜兜妹,不必前去,那蓝公子似乎心神不定,待他定心,川中四
丑绝不是他们对手,紫青双魔还有个青魔未动,咱们要盯住她,我怕我打不过她,
她但有行动,你我联手对付她。」突然见那对脚夫模样的汉子衣服一脱,瘦弱之
人提出一把钢钩,魁梧的汉子却抽出一把长剑,缓缓的向蓝宇等人走去,黑色小
妖一惊,一看他们的武器和打扮,心道:原来这二人是岭南双煞追魂太岁崔伟,
瘟神阎天柱。
  这两个家伙不是跟着他们的安亲王吗?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眼看敌人越来
越多,却不见银剑神尼踪影,心内焦急,只好让打算奶兜兜前去拦他们,却听一
声「阿弥陀佛」,黑色小妖心中一乐,只见黑和尚三宝从一颗大树上飞身而来。
  追魂太岁崔伟正欲上前偷袭蓝宇和东方妞儿二人,突见黑和尚自树顶飞落,
不由狞声怒吼骂道:「那里来的野和尚,挡大爷的路,岂非找死?」人随声起,
高大的身躯平拔丈许,右手钢构猛扬,左手挥掌带着一阵急风,便向三宝和尚当
胸击去。
  黑色小妖和奶兜兜见岭南二煞未等三宝和尚落地便突施偷袭,正在暗叫不妙
之际,半空中一声闷哼,人影已分,三宝和尚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追魂太岁崔伟
却被震出五六步外,足下死自跪跟不定。
  原来三宝和尚骤见二人要去偷袭,再看奶兜兜焦急的神色,心中却想怎能让
老婆试险,念一声佛号,穆地往下一纵,却见追魂太岁崔伟,钢构邀截,扬掌所
来,不由用了一招无求大师所教的「天罡掌」法之中的「移星换斗」,辅以少林
正宗内功,右手一拳迫开钢构,左手一扣崔伟脉门,身形徽向右侧,再略往前倾,
便正好用肩头把那位骄横凶暴的追魂太岁,撞得一声闷哼,飞退出五六步去。
  这种奇异身法,慢说旁观的黑色小妖,及奶兜兜,不曾看出来历,连被三宝
和尚撞出五六步的追魂太岁崔伟本人,也莫明其妙地只觉得自己一钩一掌所出以
后,胸前灰影微闪,脉门便吃对方扣住,胸头如受重击,吃了大苦。
  奶兜兜自然更是惊喜非常,连连拍手叫好,原本焦急的心太一松,又恢复了
那种娇哼模样,指着岭南二煞,向三宝和尚娇叱道:「相公,这两个人卑鄙无耻,
专门偷袭,你给我狠狠的教训他们」
  她的这一声相公,叫的三宝和尚三魂出窍,七魄飞升,高兴得飞上了天,极
为勉强装的一脸严肃,说道:「阿弥陀佛,夫人放心,两个混蛋王八蛋让我夫人
分心,定不轻饶,但佛有好生之德,如若你二人束手就擒,小和尚绝不会在为难
你们,善哉,善哉」
  这一席话把个岭南二煞气得七窍生烟,嘿嘿两声冷笑,不等对方出手,瘟神
阎天柱一招「牧童指路」,一劲剑影直打过去。追魂太岁崔伟也挥动钢钩,出手
相助。三宝和尚见二人联手而来,忽然咯咯傻笑起来,一边挥拳还击,一边朗声
说道:「你们确实是不要脸,一个提剑一个拿钩,却联手打我一个赤手空拳的小
和尚,不过小和尚倒不怕你们,嘿嘿」左手天罡掌风一紧,右手少林罗汉拳攻势
突转强猛,但见掌影飞绕,拳风凌厉,倏忽之间,已把岭南双煞圈入了拳风掌影
之中。
  岭南双煞见黑和尚武功深博,拳掌精奇,哪敢怠慢,立即展开二十年苦练的
钩剑合攻术,全力拼命相抵,却也渐渐扳回颓势,打个难解难分。
  黑色小妖和奶兜兜目不暇接的盯着场中战局,蓝宇和东方妞儿和川中四丑已
渐渐露出优势,如不是蓝宇心不在焉,如不是四象阵惊奇,四丑早就败亡了,三
宝和尚却悠闲的和岭南双煞对攻,看得出小和尚根本就未尽全力,而慕容翔和紫
魔吴承鸿,却已略显被动,慕容翔已经攻少守多了,那青魔老妪白玉冰一副胜券
在握的神情,站在原地不动。
  黑色小妖环顾四周似乎看到十分惊奇的事情,突然「咦……」了一声,奶兜
兜不明所以顺着她的眼光望去,只见那一起跟过来的白须老者似乎看热闹看的累
了,那白白胖胖的健壮妇人像一只母猪一样双手支地,腰部挺起,跪趴在地,活
脱脱像一个肉板凳。白须老者居然悠闲的坐在了那健壮妇人的背上。
  奶兜兜扑哧一笑,「这两人这是在干嘛啊,哈哈」
  黑色小妖也笑道:「妹妹不懂了吧,那白胖妇人明显是那白胡老头的性奴嘛,
不过,这二人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跑这里玩调教,兜兜妹子你盯紧他们,别让他们
有所乘就是」
  奶兜兜娇笑道:「好,我就盯着这对老不正经的,那老家伙的肉板凳不错,
小妖姐,你看那妇人多像个老母猪,有机会我也弄一个玩玩,咯咯」
  黑色小妖笑道:「我的骚妹妹啊,你别成了别人的母猪肉板凳姐姐就谢天谢
地了,哈哈」
  奶兜兜佯怒道:「你个骚姐姐,你才是母猪肉板凳,哼」
  黑色小妖陪笑道:「妹妹别生气,好,好,姐姐是母猪,姐姐是肉板凳,格
格」
  正在这时只听蓝宇一声长啸,腾升而起,乾坤剑法挥洒而出,将川中四丑罩
在剑锋之下,川中四丑四象阵虽然诡异精妙,但亦难抵少侠蓝宇之神勇,况且还
有东方妞儿那招招惊奇的落英掌,四丑一时只有招架之功,已无还手之力了。
  青魔白玉冰,本来在看慕容翔和紫魔二人恶斗,一转脸见川中四丑被蓝宇剑
光所困,立即飞奔过来,出手一招「八方风雨」,双剑化万点银星洒下,逼得蓝
宇连退几步才避开青魔白玉冰的剑刃。
  却听空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老施主,何必和后生小辈过不去,
贫尼陪你就是……」
  只见玉灵子左手拂尘,右手银剑,飞身而至,青魔白玉冰一看玉灵子一袭白
衣,果然仙风飘渺,自有一股清灵超俗之气。
  青魔白玉冰仗剑冷笑一声:「玉灵子,老身等你多时了,多说无益,看招吧」
双剑齐出,剑化银虹如电,如怪龙摆尾一般像银剑神尼玉灵子卷来。
  玉灵子只看她这出手招式,已知不凡,一闪身,银剑急挥抢攻七招,青魔白
玉冰立变颜色,眨眼还了八剑,突然玉灵子银剑一招「白燕剪尾」横里扫去,这
一下骤出意外,青魔白玉冰早就听说玉灵子的银剑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心有所
忌,手中双剑差点被宝刃扫中,只觉一阵冷风掠面而过,逼得她跃退了三步多远。
  青魔白玉冰虽然剑法高超却不能尽情施展,只能已帖字诀于银剑神尼周旋,
心里讨道:如此打法自己是绝无胜算的。
  川中四丑经青魔解围,四象阵又重新摆出,但却也是招架不住蓝宇和东方妞
儿的猛攻,只有招架之功已无还手之力了。
  慕容翔和紫魔吴承鸿打到了紧张关头,慕容翔吃亏在拳脚并不擅长,铁径魔
陀没有铁径,功力当然大打折扣,所以和紫魔吴承鸿对手到二百余招后,顶门上
已见汗水。紫魔吴承鸿却是越打越快,俩人从拆招破招,逐渐地把内家真力贯注
到两臂上发招互拼。
  一旁观战黑色小妖看在眼底,伸手提起慕容翔仍在地上的大铁棍子,像慕容
翔一扔,大叫道:「慕容前辈接棍……」
  慕容翔见铁径飞来,却一个飞腿将铁棍子踢向一旁,怒声道:「老夫岂能用
兵刃对付手无寸铁之人……」
  黑色小妖急道:「你色怪以铁径健长,而那紫魔却是掌法高超,你用其短攻
敌之长,岂不是自讨苦吃?」
  慕容翔却边打边说道:「老夫一生从不欺人,岂能坏了老夫原则」
  慕容翔分心说话,一个失神,被对方一掌险些击中胸口,若不是他及时后撤
几步,势必伤在当场,但却中门大开,紫魔吴承鸿有如苍鹰扑食一般,劈空掌像
排山倒海般撞向慕容翔。
  黑色小妖娇喝一声:「你个倔强的死驼子」飞身而至,双掌齐出硬生生接住
紫魔吴承鸿足可开碑裂石的一掌,却腾腾腾被震退了好几步才站稳,未做任何调
息,双掌交叉而进,又和紫魔吴承鸿斗在一起。吴承鸿心中暗暗惊奇,想不到这
女人竟具有这等身手。
  慕容翔站在一旁大叫道:「你个女娃子,谁叫你来帮忙……」
  黑色小妖娇叱道:「你个死驼子,啰哩啰嗦干嘛,还不来帮忙」
  慕容翔面色极为难看,怒哼一声:「哼,老子又没叫你来帮忙,要不你自己
和他打,要不你下来,老子接着陪他就是,叫老子和人联手去打架,想都别想」
  黑色小妖急的汗都流出来了,紫魔吴承鸿却步步紧逼,黑色小妖无奈,厉喝
一声,掌法突变,施展移形换位的身法,避开紫魔吴承鸿三掌快打,错掌反击,
展开快攻,疾如轮转般,倏忽之间,连攻了二十多掌。紫魔吴承鸿功力原比黑色
小妖高出很多,但黑色小妖胜在掌法精奇和身法灵巧,一时间也战个半斤八两…

  却听慕容翔惊叫一声:「你个女娃子,怎么也会南淫家传的落英掌?」
  黑色小妖一顿急攻,未理会慕容翔,心中却在思索,紫魔吴承鸿功力深厚,
自己靠着掌法精妙只能维持一时,如是久战,必败无疑,而那老驼子却是顽固异
常,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急中生智,大喊道:「慕容翔,你就是别人的狗奴才,
还在这装什么英雄好汉,你就是如何的英雄,也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
  慕容翔气的须发皆竖,指着黑色小妖:「你……你……你……」却没说出个
什么来。
  黑色小妖还在那大叫:「狗奴才慕容翔」
  慕容翔脸色惨白,神情萎靡呆呆的站着出神,仰望云天,不知在想的什么,
突然大笑一声「哈哈,骂的好,老夫如今不过一个狗奴才而已,什么他妈规矩,
什么他妈原则……哈哈哈」说完快步捡起了和他相依为命几十年的铁径,大铁棍
子一挥,大叫道:「狗奴才来也」
  紫魔吴承鸿被黑色小妖精妙掌法的一顿快攻本就弄的一阵慌乱,再见慕容翔
势大力沉的铁径袭来,连忙稳住心神,凭几十年内功火候,将劈空掌力发挥到极
致,勉强招架住二人的攻势
  奶兜兜站在一旁见四个战场都已然智珠在握,稳操胜算,心头婉然一笑,却
突然又失落起来,心里想小妖姐和妞儿妹子都扬名吐气得大打了一场,说好的贱
屄三女侠一起闯名堂,而我却无所事事,突然想到什么,猛一回头,果不其然,
只见那坐在白胖妇女身上的白须老者正急步向蓝宇奔去。
  奶兜兜连忙飞身而至,娇吒一声:「老匹夫,姑奶奶来陪你」
  白须老者见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飞身而来,哪放在心里,猛然一掌拍出,奶
兜兜见状伸出一双又小又白的玉掌,迎着掌风击了过去,只听碰的一声,只见白
须老者后退七八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白须老者做梦也想不到会被一个小姑娘一招击败,不容他多想,只见奶兜兜
如葱般的玉掌已然袭来,而自己却已无力再战,只好一声长叹,闭目等死。
  奶兜兜眼见就要将白须老者毙于掌下,只见白须老者身后白影一闪,那白胖
健壮妇女纵身而至,迎着奶兜兜的掌风也拍出一掌,大叫道:「休伤我丈夫」
  奶兜兜疾猛的掌风,甫和白胖妇女劈出的力道一接,突觉心头一震,腾腾后
退两步,顿觉气血翻涌,好一阵血气才平复之过来,略一运气确定并未受伤,心
道:这老娘们好强的内力,惊奇的看着那白胖妇人,却见那白胖妇人突然双膝一
跪,哀哀痛哭起来:「求女侠放了我丈夫吧,我们也是实在无路可走才这样做…
…求女侠慈悲」
  奶兜兜莫名其妙的看着那白胖妇人,心道:「这功力深厚的老娘们真是奇怪,
她要是和我硬拼起来,胜负难知,她却跪地求饶命起来。心念一转说道:」你先
起来,你这么大岁数跪我算怎么回事,我不伤他就是,待我们击退强敌,你们把
事情说清楚再走。「
  白胖妇人连忙磕头谢道:「多谢女侠,多谢女侠」,奶兜兜见她居然磕起了
头,心里烦闷:被你如此年龄的人磕头,岂不是折我寿,草草说了句:「不许走
就是」转身而去,那白胖妇人见她离去,连忙查看白须老者的伤势去了。
  银剑神尼银剑挥舞,青魔白玉冰紫的双剑却不敢硬接,只能贴着她的剑背防
守,十分的被动,白玉冰转眼一看只见岭南双煞已被小和尚点住了穴道,再看紫
魔吴承鸿被慕容翔的铁径和黑色小妖的肉掌攻得步步后退,眼看就要伤亡,大叫
一声:「老头子,扯呼」,在袖中抛出一物,「波!」地一声,黄色烟雾平地涌
起,立即弥漫开来,玉灵子只觉眼前一黄,同时一股腥风往鼻子直钻,情知有异,
连忙挥动长剑,舞气一圈银虹,急急后退。
  慕容翔大叫一声:「大家快屏住呼吸,这是麒麟烟」
  众人警觉到情形不对,赶忙运气,闭住呼吸。黄烟消退后已不见紫青双魔踪
迹,连那川中四丑也跑得干净,那白须老者已经昏迷,白胖妇人张臂把他抱在怀
里,满面惶急的哭泣着。岭南二煞穴道被制,已经吸入黄烟,倒地昏迷。
  而蓝宇和东方妞儿众人由于黄烟来的突然,也吸入了少许,这会已感到有点
晕眩,正运用内功,试图将吸入腹中的少许毒烟排出体外,玉灵子和慕容翔内力
深厚却不觉有异。
  黑色小妖掏出一个小瓷瓶,给蓝宇、奶兜兜、东方妞儿、三宝和尚每人喝了
一滴,四人顿时觉得清香浓益,神清气爽。黑色小妖又来到白须老者身侧,对白
胖妇人说道:「夫人不必心急,这位老先生不过是吸入迷烟,昏迷而已」将手中
瓷瓶滴出一滴清夜在白须老者嘴里,白须老者立刻醒转,白胖妇人连声道谢:
「谢谢女侠,谢谢女侠」
  黑色小妖又将岭南二煞救醒,只听慕容翔诧异的说道:「这麒麟烟据老夫所
知可不是一般的迷烟,必须要服用尿液,而且一个时辰后才能解毒,小妖姑娘,
你这是什么灵丹妙药,居然立竿见影,功效如神。」
  黑色小妖侧眼看了一下玉灵子,对慕容翔笑道:「慕容前辈,你若是喜欢,
我送你一瓶就是」
  慕容翔哈哈一笑,来到黑色小妖身侧说道:「老驼子无功岂敢受禄,况且姑
娘还救了老驼子一命,老驼子岂能在要姑娘的灵药」
  此时天色已渐暗,玉灵子见众人已无碍,便对众人说道:「天色已晚,慕容
施主,三位姑娘,不如大家到蓝天别府用个晚善,也好叫贫尼以谢诸位援手之情。
  少侠蓝宇上前对众人深深一揖,道:「万望诸位不要推辞,今日若无诸位,
在下恐已被敌人掠去,诸位云天高谊,蓝宇感戴难忘,日后如有机缘,自当补报
……」
  慕容翔哈哈一笑道:「神尼严重了,蓝公子也不必客气,老夫恭敬不如从命」
  黑色小妖也说道:「大家都是武林一脉,况且当年蓝大侠仁侠风范,人人敬
仰,晚辈们能对蓝家略尽绵力实是感到荣幸备至,岂敢言谢」
  众人客套一番,玉灵子让蓝宇和三宝和尚押着岭南双煞和白须老者,带着众
人,款款向城内走去。
  慕容翔走在黑色小妖身后,趁众人不注意,在黑色小妖的翘臀上轻轻一拍,
轻声笑道:「看不出你个小骚货,不但抗肏,而且功夫了得,今日若不是你替我
扛下那紫魔的一掌,我老驼子已一命呜呼了,还真得好好谢谢你」
  黑色小妖回头小声笑道:「你想怎么谢我」
  慕容翔正色道:「这可是娘救命之恩,老驼子是恩怨分明之人,今后姑娘但
有吩咐,老驼子绝不含糊,就算要了老驼子的老命,老驼子也不会皱眉。」
  黑色小妖莞尔一笑:「谁稀罕你那老命,我只希望你下次别那么狠肏我,我
就知足了,咯咯」
  慕容翔笑道:「嘿嘿,你个小骚货放心,你是老驼子救命恩人,老驼子下次
绝不会那么狠肏你了。」
  黑色小妖娇声道:「还说呢,要不是你昨夜肏的我屄痛肛肿的,我今天也不
会下身虚软,用不上力气,要不然咱们早就把那紫魔老鬼打败了」
  慕容翔看她轻嗔薄怒之态,更增无限娇媚,不禁心中一阵迷糊,自语道:
「我哪知道那紫青双魔会来,我不也力乏气虚嘛」
  众人走出山坡来到大路旁,只见周晓航一脸戚苦神情,坐在路旁。
  蓝宇急忙上前说道:「师妹,你怎么在这,这是怎么了?」
  周晓航满脸迷惘,看着蓝宇,秀目中含着两眶泪水,泣声道:「宇哥哥我真
没用,师傅叫我守住路口,不让贼人跑了,我见他们冲出来,就用流云指打他们,
可是那拿双剑的老太婆太厉害,我打不过,被他们跑了」
  玉灵子听得心头一凛,急急奔过来伸手查看爱徒的身子,说道:「晓航,你
没伤到吧?」
  周晓航幽幽道:「那白发老太婆来打我,我就和她打,可她剑法太高,我要
不是跑得快,就被她刺死了。」
  蓝宇看她脸上神情,无限娇凄,很怜惜的拉着她左臂笑道「那老太婆厉害的
狠,我也打不过她,师叔怎会怪你,师妹能全身而退,师兄都不如你了,还哭鼻
子。」
  晓航姑娘慢慢抬起头来望着师傅。
  玉灵子无限怜悯的看着她说道:「傻孩子,是师傅轻视来敌了,师傅不该让
你在此堵截他们的,险些伤了你,师傅怎会怪你」
  晓航姑娘破泣而笑,拉着蓝宇的手臂娇甜的说道:「宇哥哥,师傅不怪我了,
太好了」
  众人见这姑娘一会哭一会笑的,被她逗的一阵莞尔。
               第十三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