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宿的归处   成人电影   

不归宿的归处



  下班以后我没有回家。

  这是我第一次在能回家的情况下夜不归宿,九点钟的时候我还留在季然的病
房,娜也在,她明显是不放心我和季然接触,尤其是当她经历了下午的事,发现
我变得难以掌控和疯狂恐怖后,更不敢让我单独对季然,所以一直守着妹妹不肯
走。

  气氛有些尴尬,三个人都没说话的意思,病房里一片寂静。直到我的电话响
起——是嫣打来的,问我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我说今天值班,不回去了。她
在另一头沉吟了一下,才说,知道了。

  苏晴还没下班,中间来了病房两次,她似乎也看出来有点闷,从休息室带了
几本杂志过来。季然一脸若无其事,只是在娜转身或者不注意的时候会盯着我的
脸看,眼神里有点揶揄,又带着几分不加掩饰的热忱。那种表情让我怀疑她真的
喜欢上我了。对于这个透着精怪的女孩,我说不出的怜惜,尽管知道了她是娜的
妹妹,照理说我应该恼恨她才对——如果不是她,可能我的嫣就不会堕入那个精
心构筑的圈套!可我又没有理由去责怪她,毕竟她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此刻正
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也许我应该更多地利用她,我默默地想。这样更容易操控娜,能让事情迅速
的简单化,至少,可以保证嫣不会再次接触佟!然后,进一步利用她去报复佟,
给他以沉重的打击。可我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对付佟这种人必须等待机会,给其
致命一击,不能给他反击的机会,否则后果难料。

  又过了一会儿,苏晴在门口叫,摆着手示意我出去。等我出了病房,一把扯
住我往走廊尽头走,直到确认离病房足够远了,才低声问:「你不是早下班了?
怎么还不走?」

  我揉了揉发涩的眼睛:「今晚没想回去,打算睡这儿。」

  她背靠墙壁微垂着头,眼睛却向上查看我的脸色,也没有劝我回去的意思,
只是伸手抻直了我衣服上的皱褶,那样子,就像一个妻子对待丈夫般自然。沉吟
了一下,生动了脸孔对我说:「一个人呆在医院,无聊吧?你也是,干嘛非要在
那房里?难道没看见人家姐姐的脸色?」

  她那种嗔怪的语气一点儿也不掩饰,完全是那种最亲密的情侣之间才有的说
话方式。听得我心里一阵温暖,犹豫了下,想着要不要把和娜的事情对她说。

  还没等我开口,苏晴已经先说话了:「既然你不回去,那我有件事要请你帮
忙了。」

  拉过我的手将一串钥匙放进了我的掌心,接着说:「你先去我宿舍等着我,
十二点我下班,到时候再和你说。」

  不容我有表示,转身先走了。

  去她的宿舍。意味着可能被人看到,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可能被第三者知
道。不过我发现自己根本不在意这些,如果真能帮到她,即使真的将我们的关系
公之于众,也没什么可怕的。原本就有了这么一层关系,我敢承认。

  苏晴回来的时候我正靠在椅子上看电视,半睡半醒着。她一边把手里的东西
往矮几上摆一边不满地问:「你怎么不上床去睡会儿?是怕我回来趁你睡觉吃了
你啊?」

  虽然是玩笑的口吻,却透着一种自怨自艾的情绪。我赶紧过去帮她腾空桌子,
讪讪地说了句:「没有没有,我是睡不着,你可千万别多想。」

  苏晴看了我一眼,笑起来:「别那么紧张,我随口说说的,不过就算你把我
真当成洪水猛兽来提防,那我也不生气,因为我真有吃你的心呢。」

  她带回来的是从夜摊上买的小菜,一碟鱿鱼丝,一碟海蜇,一份泥螺十几串
烧烤另加三鲜汤。苏晴很自然地脱了衣服,直到脱得剩下小巧的内裤和胸罩,细
长挺拔的腰身,光洁亮白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烁出动人心魄的光晕。她径直走向
浴室,边走边随意地说:「柜子里有红酒,你去先开了,玻璃杯在第三格里面,
我今天特别想喝酒,待会你好好陪我喝几杯……

  ……哦!忘了跟你说,季然的化验报告出来了——情况看起来很不错,没有
恶化的迹象……「

  后面的话已经听不清楚了,人已经进了浴室,声音也被一起关了进去。

  但门是虚掩着的,磨砂玻璃上映着绰约的身影,连弯身脱内衣的动作也一览
无遗。她对我完全没有设防的意思,就像是我早已经和她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很
多年,亲密到了无须避讳。

  酒的颜色艳丽血红,晃动之后在玻璃杯壁上留下一圈儿淡淡的弧连,苏晴坐
在床边,洗完澡只穿了件肥大的T恤,下摆将将遮住臀部,她翘着腿,姿势优美
舒雅,超短的上衣让两条腿更显得纤长诱惑,玻璃蓝的拖鞋挂在赤裸的足尖上轻
轻摇晃,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我仍旧让自己窝在椅子里,将腿伸到了矮几下面,心不在焉地轻晃着手中的
杯子,等苏晴说明她的意图。

  苏晴似乎没意识到这点,她不慌不忙地小口抿着酒,仿佛品尝的不是杯中的
酒,而是我们此刻正静静流淌的时间。

  也许她在酝酿措辞,我想。不用急,反正今晚有的是时间,即使我现在回到
宿舍,也不一定能睡着。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外面敲了几下门,声音很轻,敲过门也没有说话,让人
感觉那敲门是一种试探,很没底气。

  我疑惑地望瞭望苏晴,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串门?如果来的是医院里的女
同事,那我难免会有几分尴尬——在一个关系错综复杂的单位里,谣言的传播和
杀伤力谁也不能低估,人们对于传言的捕风捉影和无限放大,常常会把一件简单
之极的事情变得晦涩难解。

  「帮我开一下门,看谁来了……」

  苏晴没有起身的意思,反而去拿了酒瓶去倒酒。她没有表示出一点好奇,很
平静的样子。

  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三十几岁的男人,矮胖的身材,正
眼巴巴地站在那里。他看见我被惊了一跳,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瞬间
变换着,慌张、尴尬、讶异、然后是恍然,最后变成了略带敌意的沉着。我也呆
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男人我是见过的,也是在这里,那个时候他刚
从苏晴房间出来,正巧碰上了我。苏晴依稀和我说过,他姓谢。

  「谁啊?」

  苏晴在身后问。

  我撤开身,让出了进门的路,好让门外的人可以直接看到苏晴。这时候我看
见姓谢的男人表情僵了一下,马上变得难看起来。

  顺着他的目光我转头看去,发现苏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一条腿
还耷拉在床边,由于姿势的原因,下身紫红色的内裤完全暴露了出来,她本来身
材就好,这样半躺半卧更让身体的曲线凹凸尽显!因为喝了酒,脸上笼罩着一层
晕红,在灯光下说不出的妩媚娇美,这让屋里的情景格外暧昧,只要不是傻子,
任凭谁也会去联想出一些未知的情节!

  「哦,原来是谢主任啊,有事?」

  苏晴纠正了一下腿的姿势,问。

  男人这才被惊醒,慌乱地支吾着:「啊……我我没什么事情……不是,是有
事情,我我的包忘在值班室里了……小王不在,我来找你拿钥匙……」

  「我没有……」

  苏晴顺着他的话往下走:「要不,我给你打电话找小王?」

  「不用了不用了……咳咳……你们聊你们聊!」

  我本能地想要解释一两句,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想到苏晴之前说的话,加上
她刚才的表情,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她有意安排出来的情节。给了那个男人一个礼
貌地笑,看着他有些狼狈的离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畅快的感觉。关上门
回头看苏晴,她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眼神交汇了一下,就同时心知肚明地笑
了一声。

  「现在,你和我的关系再也说不明撇不清了!」

  苏晴抱着膝盖说:「恐怕今后医院里免不了会有人指指点点背后议论,你后
悔不?」

  我不清楚她心里究竟想的什么,难道是用这样的行动来表示一种态度?或者
说是对我的一种暗示……我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女人永远是个谜团吧?苏晴,
季然,娜,我都解不开。甚至连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妻子,我都不清楚她心里的真
正想法。对苏晴又笑了笑,回答:「没,我现在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她慢慢地下床,走到我身边来,用一只胳臂勾住了我的脖颈,将脸贴过来,
眼睛直逼着我:「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别的我没有,除了身体上的快乐!你需要
不需要?也许,这些天的熬煎对你太残酷了,你该放下心事轻松轻松。」

  说话之间,柔软丰满的乳房已经压在我胸膛上,慢慢地磨蹭擦动。衣服的布
料很薄,我能清楚地感觉到里面没有乳罩,她另一只手还端着酒杯,只是被子已
经倾斜,里面的酒像窗前的雨水似的泻落,浇在我的肩膀上。

  酒是冰凉的,浸湿了两个人的衣服,让苏晴那件本来就薄的衣服慢慢变成了
近似透明的阴暗色,湿了的布料紧贴在乳房上,里面的肉色和着酒流淌出来,缓
缓地画出了乳房的轮廓。她的酒杯还在倾斜,现在变成有意识地在倒了,那条酒
线从我的肩膀转移到她脖颈,红色的液体浇在雪白的皮肤上,然后顺着光洁的皮
肤滑落,从深深的乳沟中间流下去。原本深红的酒,流经身体的时候变成了淡淡
的浅红色,陪衬着亮白的肌肤,看上去说不出的妖艳诱惑。

  她的手臂越抬越高,我已经可以看见腋下几根稀疏的毛发从袖口露出来,纤
细柔软的胳臂蛇一样扭曲着,摇摆在我眼前。肉色满眼酒味飘香,混合着她身上
的脂粉味儿,交织出一副美艳绝伦的画面。素面不施粉黛,五官清清楚楚干干净
净,睫毛忽闪忽闪翳动着,明亮闪烁的眸子似乎要滴出水来一样流动着热情。乌
黑的头发松散地拢在脑后,蓬松的鬓角还有浮动在空气中的发丝,小巧洁白的耳
朵在期间隐约,几根被酒水浸湿的发丝缠绕在皮肤上,让修长的脖颈变得更加诱
人遐思。脖子和肩膀连接处,是凸起的锁骨,湿透了的肩膀圆润饱满,显示着女
人特有的优美。

  她的唇绷得很紧,在嘴角绷出了一个小巧的涡线,头歪着把脸庞一点一点地
靠近我,直到光洁的皮肤擦到我嘴边。我对这张秀美亲切的面孔已经很熟悉,甚
至曾经在床上看过更引人勃发的表情,可眼下的苏晴,却没了之前我曾经看到过
的那种妖冶和狐媚,恍惚间,她好像变成了一朵正在绽放的花,用几乎不能察觉
的舒展在我面前缓缓开放,展示着她的成熟和无暇。

  我该不该拒绝?她这样一个美丽无俦的女人!我的思维有些混乱,苏晴对我
的诱惑,并不单单是身体上的,她那种熨帖人心的温柔,洞彻一切的坦荡,更让
我有逃离烦恼葬身其中的冲动。我一直希望籍着苏晴唤醒嫣保卫的欲望,让她开
始争夺捍卫,但在第一次和苏晴亲密接触以后我就发现,她就像无时无刻不在准
备捕食的猎手,准确地用情欲做饵,引诱出了我埋藏在心底的渴望。让我感觉自
己正不知不觉的深陷,无法自拔。

  她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凑过来在我嘴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说:「我
不能确定一定能让你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但那时候我就是内心里渴望你的嫣能同
意这么做。也许我真的有私心,也许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在我的生命中,已经
没有了最重要的那个男人,这让我的心永远漂浮在半空里,总是落不了地。我其
实也是需要拯救的那个人,像落水的人拼命想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那天
以后,我突然就感觉到安全了,落地了。你也许在别人眼里不够完美,有时候显
得优柔寡断,沉闷又不解风情。可这样的你却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

  每次看到你痛苦的时候,我都说不出的心疼,想去抱住你安慰你,想给你我
所有的一切,只要你能从苦难中解脱,我愿意做任何事。「

  「我也有过贪心,想过把你据为己有,因为我自己清楚,之所以用那样的方
法介入你的生活,是因为我希望离你近些,更近些,直到亲密无间。别笑我的痴
心妄想,看见自己喜欢的东西,总会有觊觎的念头。甚至我还暗地里期盼你们永
远都不能和好,最后离婚,如果那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你,不怕别人笑话
我下贱,不怕被人说我不要脸,只要能靠近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活到现在,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充满了活力,每天能看你一眼,我就能感觉
到自己这一天的幸福和满足,和你说上几句话,晚上睡觉也会格外的安逸踏实。
我不记得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那么真实,那么冲动!像个初坠情网的傻孩
子一样,痴痴颠颠浑浑噩噩,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疯狂。」

  「可你有爱人!我知道你有多爱她,我应该安安静静地关注你,不给你添任
何麻烦,这才是真正的对你好。我本来是下决心那样做的了,我告诉自己,别贪
心,别做蠢事。就和你保持现在的状态,你一天不拒绝我,我就给你当一天的情
妇。但是就在刚才,你站在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就崩溃了!我这才知道自己多希
望你就是我的丈夫,可以堂而皇之地保护我,给我一直梦想里的宁静!」

  「我说这些话给你,不是想索要什么,不是要你怜悯我什么,只是忍不住要
对你倾诉。

  说了,我就死心了,我要你防备了我,不要等我失去理智去抢占你的时候对
我仁慈!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靠你太近,请你一定要推开我……「

  她呢喃细语,气息喷洒在我脸上,温热潮湿。我一时间怔在那里,一股感动
的热流在心底里涌动。从没有想过,这个表面沉静温柔似水的女人,内心竟是这
么狂烈炽热!我知道她的过去,知道她的身边曾经有过无数个男人,这样一个女
人,还会有小女生那样的爱情吗?

  「呯」地一声脆响,苏晴手中的玻璃杯掉在了地上,她的两手抱住了我的脖
子,殷红的嘴唇颤微微地压了过来,像个讨要爱怜的孩子,怯生生地索求。我被 她推着向后退,最后摔在床上。她压着我,捧着我的头亲吻,湿软的舌头抵舔碰
触脸颊眼睛眉毛额头。漫天的柔情包裹了我,让我沉醉其中连思考都无法进行。

  房间里很安静,除了沉重的喘息,什么声音都没有。我仰面躺在床上,穿过
苏晴散乱的黑发,能看到窗外漆黑的夜。那夜色漆黑如墨,就像一张巨大无比的
魔口,正准备着吞噬一切。

  她的手在我身上游弋,抚摸我的身体和心灵,慢慢地让我炙热。最后,灵巧
地解开皮带,到胯间握住了我的阴茎。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