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乱伦小说   

秘密

我叫由美,嫁给雄太已经三年了,回到乡下老家也不超过十次与婆婆公公之间也不算熟悉,而这次回到老家竟然是因为婆婆过世,丧礼还在准备中,家中的气氛也不是很好,公公也就是雄太的父亲,却是神情奕奕,一点也不像是七十岁的老人,梳着旁分的发型戴了个黑框眼镜,两目明亮有神,说话铿锵有力,看起来更像是五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
-
-  雄太有个妹妹,叫希美,长的清纯可爱,都已经二十几岁了还是喜欢绑个双马尾,装作高中生,不过可爱的脸蛋也是骗倒不少人啦。希美大学毕业后就在老家附近的小公司找了份工作,并没有出外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所以也就住在老家了,这次回来,多亏了有希美在,安排好了许多事情,让我这个做大嫂的轻松不少。
--
  斋场(殡仪馆)的事情也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与希美回到了家中,也就坐在客厅里闲聊着。
-
-  「希美,偷偷问你,有男友了吗?」我拿起一杯热茶边喝边说着。-
-
  「嗯嗯,还没有」希美的脸色微微有了变化,微笑的脸看起来似乎有点害羞。
--
  「真的假的,有男友也别害羞啊,你也都这年纪了,交个男友也没有什么可以害羞的啊」我边说边看着希美的表情。-
-
  「真的没有啦,嫂子,有的话我会说啦」希美说完便起身回到她的房内了,我心中觉得有趣,我觉得希美一定是有男友了吧,但就是不敢讲罢了吧。
--
  夜里两点十分,我被今天下午的茶弄的睡不着觉,看看身边的雄太却睡的像是头死猪般,我掀开被子无奈的坐了起来,远处的房间似乎传来些许声音,但我也听不清是什么声音,我起身掀开被子,往走廊的方向走去。老家是古老的日式建筑,全都是木造的,我走在木造的廊道上也几乎没有声音,公公常常炫耀这是早期匠人高超的技术。
--
  穿过长廊来到会客室里,会客室的隔壁就是今天喝茶的客厅了,声音似乎是从那里发出来的,而一旁希美的房门却透出些许光线来,我不以为意,慢慢走向前去,往门缝里看去,却看见了令我惊讶的画面。
--
  「这不是……??公公?希美?」我心中呼喊了这些话语出来,因为我也说不出话了,因为房中的希美全身赤裸,却被麻绳给紧紧的捆绑住,从房中木头大樑悬下的麻绳,让希美几乎被吊於半空中,公公穿着西装裤却赤裸着上半身,手里拿着木条,用力的拍打着希美被麻绳紧紧捆绑的乳房。
-
-  「父亲,请父亲再大力一点鞭打女儿吧,女儿不乖,需要被处罚」希美几乎用哀求的方式对着公公说着。-
-
  「你这个贱女人,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下贱的女儿?喜欢这样的处罚调教对吧?-

-  跟你妈妈一个样子」公公笑了笑的说着,他的手用力的捏着希美的乳头不放,甚至还用手摸着胸部。,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尽管是很小声的,但我就在门缝旁,却是听的一清二楚。
-
-  「是的,父亲,女儿喜欢这样的处罚调教,父亲的肉棒,女儿更喜欢,快请父亲惩伐女儿」希美看着公公的脸,哀求着。
-
-  「是吗?喜欢就含进嘴巴吧,好好用你的嘴巴让爸爸我舒服一下吧,妈妈不在了,你这个当女儿就要尽当我妻子的本份,快给我吹,好好尝尝爸爸的肉棒吧」公公脱下了他的西装裤与内裤,将肉棒掏了出来一把塞进被吊绑在半空中的嘴巴里。看着希美的嘴巴吸允着公公的肉棒,我吞了口口水,看得目不转睛,不自觉的右手已经伸向我的胯下之间,用手指玩弄着自己的阴蒂。-

-  「如何?爽吗?爸爸的肉棒的滋味?」公公一边对着希美的嘴巴插入他自己的肉棒一边问着希美。
--
  「好棒啊!爸爸,女儿最爱爸爸的肉棒了」希美呻吟的说着。-

-  「好怀念跟你与妈妈3P的日子啊,三个人玩真的有趣多了,还记得你妈妈最爱当狗,总爱玩犬调教的游戏对吧,狗笼什么的我都还收在后院的仓库里收的好好的呢」公公一边看着希美含着自己的肉棒一边说着。-
-
  「嗯……嗯……」嘴巴被塞进肉棒的希美根本无法言语,只能这样的回应着。-
-
  而肉棒后来被拔了出来,被吊高的希美,任由公公将她的身体转边,让她自己的肉缝面向公公,而希美的阴户早已经湿润了,肉棒马上就插入了希美的阴户里。-

-  「啊……爸……肉棒塞满满的……好……好爽」希美呻吟着叫着。
--
  没想到公公与亲生女儿希美竟然有这样的变态嗜好,这根本是乱伦加上性虐待了,这个家族真是太变态了,我的道德良知这样告诉着自己,而我就像是苏醒过来一样,我往后退了几步,静静的回到我的被子里,看着依旧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老公,我转过身去侧睡着,背对着雄太,我脑子中却是挥之不去的画面,被麻绳紧紧捆绑着身体的希美与公公的大肉棒,这个夜晚似乎又是难以入眠了。
-
-  窗外的鸡在嘶叫着,天色已经亮了,我才睡着一下子而已就已经天亮了,我将铺在房间内的被子与枕头都给收好后才进到客厅,希美正在厨房弄着早点,雄太却还在睡,根本就是死猪无误啊。-

-  「早啊,嫂子」希美很有元气的对我打着招呼,我脑子里只有出现她昨晚的画面,我瞄着希美的手臂上缘,还有明显的绳痕,她的短袖上衣也无法完全遮掩住这样子的痕迹,我害羞的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到希子。
--
  「嫂子?怎么了?没睡好吗?」希美将我的早餐放到餐桌上一边问着。
--
  「啊?……什么?……对对对……没睡好了」我有些恍神的回着希美的问题,因为我无法不注意希美手臂上的绳痕,也忘不了公公与希美变态的关系。-

-  「怎么了?由美没睡好?那斋场那边我们过去就好,由美在去休息一下吧?」公公从后方走了出来,一边对着我说着。
-
-  「爸,早安……」我赶紧跟爸打声招呼。-

-  「对啊,斋场那边我们去弄就好了,嫂子在家休息吧!」希美也对我说着。
-
-  「好吧,那斋场那边就麻烦希美跟爸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
--
  「由美客气什么,大家是一家人啊」爸坐下椅子,一边喝下一口咖啡一边说着。-
-
  我的目光忍不住看向穿着短裤的爸胯下去,因为我会想起昨晚爸插入希美阴户与嘴巴时的肉棒,是那样的坚挺,与丈夫雄太的根本是天差地远。-

-  车子的声音逐渐远去,雄太与希美搭同一辆车前往斋场,父亲则是另外开一台车到镇上去採买东西了。虽然我是在家里休息,但我那里睡的着啊,昨晚那样的画面,是那样令人难忘的。我坐起身来,掀开被子,默默的走向后院的仓库里。-
-
  家里的庭院并不大,仓库就在庭院的另一端,也不过五步的距离而已,一点也不远,我换了室外的拖鞋,慢步走往仓库,仓库的拉门并没有上锁,我缓缓将拉门打开,里面放了许多农用的工具及……昨晚我听见的东西,狗笼,我很难想像婆婆是那样的淫荡,竟然想像狗一样被关在狗笼里,这个狗笼是铁制的,刚刚好适合婆婆的身形,就我印象中的婆婆身形并不高大,关进这个狗笼里应该刚好吧?-

-  「脚镣?」这个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仓库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
  「婆婆的?」我的心中这样子问着自己,我拿起了脚镣,这是个很沉重的东西,万一真的戴在脚上那还能走路吗?我的脑海中瞬间浮现了婆婆穿着她最爱的和服,但脚上却锁上脚镣的样子,在走廊里慢步得往前走着。我自己呢?也锁着脚镣,往前走着,就像是电影中的犯人一样,失去自由,被脚镣给禁锢着双脚,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一想到这里我竟然满脸通红,心跳加速了。-
-
  婆婆是个温和的传统女性,在家里总是穿着得体的和服,说话也是温文儒雅,听公公说她年轻时是个大家闺秀,娘家那边也是好几代的书香门弟,教养气质自然是少不了的,也造就了后来婆婆的好脾气。但是公公怎么会这么变态,逼婆婆锁上脚镣?但是又与自己的女儿希美玩3P这样的变态游戏。
-
-  「好怀念跟你与妈妈3P的日子啊,三个人玩真的有趣多了,还记得你妈妈最爱当狗,总爱玩犬调教的游戏对吧,狗笼什么的我都还收在后院的仓库里收的好好的呢」我想起了昨公公在玩着变态游戏时对希美所说的话。-
-
  「难道?婆婆是自愿的?自愿当狗?这个以前听朋友谈过,有些变态的女人会喜欢被当成狗一样戴上项圈、锁在狗笼里,但我也只是听说而已,还没有实际看过,莫非婆婆真的是这样的女人?」我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我也无法得到答案,我只能继续看着仓库里的狗笼发呆。-

-  我将东西都放回原位后,将仓库的门关上,再慢慢的走回屋子里,真的有些累了,还是到房间里睡会儿好了。等我醒来时希美已经在我旁边了,她亲切的叫我起床,晚饭也都备好了。
--
  「真是抱歉,没给大家准备晚饭,给大家添麻烦了」我赶紧跟希美道歉的说着。-
-
  「嫂子,没事没事,人不舒服的话就多休息,晚餐也是叫外卖而已,没关系的」希美温柔的对我说着,让我感觉到她的亲切与好感。
-
-  深夜近两点,我再次被细微的声音给吵醒了,我熟练的坐起身来,看看一旁早已经睡死的老公,一样死猪一般的睡,我无奈的摇摇头看着他,他已经很久没有碰我了,我是女人,女人也有需求啊,但叫我怎么好意思跟他开口,我又想起了公公插进希美阴户与嘴巴的肉棒,是那样的坚挺着,希美的感受不知道如何?-

-  父女乱伦的滋味啊,真是变态到了极点,但我脑海中却仍然对那晚的画面挥之不去。我掀开了被子,一样的路线来到那个我已经算是熟悉的地方,门一样的透露出一线光来,我透过这个小缝往里面偷窥着,看着一幕幕变态的画面。
--
  依旧赤裸着身体,依旧是麻绳缠绕着身体,却一点也不变态,此时的希美已经宛如一件艺术品般的被放置在榻榻米上,双手被紧紧的捆绑在背后,前方胸部的位置被麻绳绑成了一个个菱形,身体因为麻绳的制缚,胸部的乳房看起来更加紧实了,阴毛已经被剃光了,秃秃的耻坵看起来更是吸引人,就像是未成年小女孩的阴部一样有个突起的裂缝。公公用嘴巴吸允着希美的阴部耻坵,希美抬起头来,眉头紧皱,双眼闭目,口中不断叫出呻吟的声音。像是在对公公大声叫着「再吸的更深入一点,舌头可以伸进来的」一样。
--
  看到这里,我已经快要受不了了,尤其是看到公公坚挺的肉棒,希美也不时的睁开眼看着她父亲的胯下部位,那只肉棒究竟要何时才能插进来呢?我幻想着,这样的肉棒也能插进我的阴户,我渴望太久了,雄太对我的性冷淡,让我快要受不了了,我甚至想过要红杏出墙,但就是没有感兴趣的对象,一般的情趣玩具已经无法满足我了,或许我只是需要跨过道德的那条红线,挑战人伦的极限,才能得到我所要的快感吧?我的大脑已经无法控制我的双手伸向我的阴户,去刺激我的小阴唇与阴蒂,最令人兴奋的是,我不能让公公及希美知道,这样实在太刺激了,渴望的我彷彿得到了些许补偿吧,我放心的玩弄自己的身体私处,玩弄女人的敏感的地方,因为我想要跨越那条红线。
-
-  「父亲,快插进来吧,女儿受不了了」希美对着公公说着。-

-  「想要了吗?这么想要怎么行呢?你可是女孩家呢,尚未出嫁,得有个样子才行啊」公公摸着希美早已经勃起的乳头一边说着。-
-
  「父亲,我不要嫁人,我要一辈子当你的性奴隶与性玩具」希美深情的对着公公说着,而这句话的前面半句,是很多正常女孩对父母亲说的话,但通常后面接上的都是,父亲我不要嫁人,我要一辈子孝顺您,而在此时,从希美的口中说出来的却是极其奇妙的言语对话。
-
-  「傻孩子,父亲当然舍不得你啊,你一辈子都要做父亲的性奴隶哦,最好再怀上一个女儿让我干吧」公公也愉快的说着,而我已经被这样的对话给震慑住了。
-
-  「父亲,你觉得嫂子如何?」希美背对着我,对着公公说着「嗯嗯,知道这样的事情她大概会发疯吧,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就像是你母亲一样的体质,适合当家畜母狗,被关在狗笼里圈养,再锁上脚镣在走廊里爬行着,如何?」公公说出来的话让我吓到,原来公公对我有性幻想?-

-  「那父亲可以让我一起被圈养吗?」希美在一旁附和着。
-
-  「当然可以啊,我早就想着要养两只母狗了」公公笑着说着,在一旁的希美也笑了。我听完后转过头去,我深思着这个问题,而此时夜已深,时间大约是三点,我得赶紧回房了,我想雄太也一定还在睡吧。-
-
  看着睡的跟死猪的老公,我往他的身上靠去,想要抱住他,却被他给一手推开了,我气疯了,我竟然嫁给这样的男人当老公,倒不如去当公公的性奴隶好了,我一时火大的想着,我头也不回的转向另一边,我真的不想再看见这个男人了,气死我了。
-
-  白天都还在忙着筹备丧礼的事宜,大家都忙成一团,越接近出殡的日子就越忙,但等待每个夜晚的来临却成为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

-  「今天晚上是灌肠了吗?」我心中这样子享着,希美双手被绑在了背后,头朝下屁股朝上,双腿被打的老开,屁眼被我看的一清二楚,旁边榻榻米被放了一个脸盆与玻璃制的针筒,看起来相当大支,希美依旧在娇喘着,等待着公公的调教吧。
-
-  吸满水的针筒被公公高高拿起,希美的屁股翘的更高了,就像是欢迎被灌肠的样子,公公笑了笑,将针筒的出水口,缓缓插入希美的屁眼中,希美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娇喘声,屁眼被冰凉的东西插入了,这一定很敏感的吧,我心中如此想着。
--
  随着针筒的水慢慢的注入希美的屁眼里,一筒接着一筒注入屁眼里,我可以看见希美的肚子有些膨胀了起来。
-
-  「回到小时候吧!」公公说完拿起了一件成人纸尿裤替希美穿了上去,肚子里都是水的希美表情凝重,肚子是翻滚的吧?强烈的便意想冲去厕所了吧?但是双手被捆绑着,一定很难受。-

-  「父亲,父亲,太棒了,灌肠是最好的」希美对着公公说着,也好像在对我说着。
-
-  「你果然跟你母亲一样,她也最爱灌肠,除了爱当母狗以外,灌肠也是她的最爱呢!你们母女俩真的天生的被虐狂啊」公公对着希美说完还拍了一下希美的屁股,而希美也用娇喘与呻吟来回应父亲的调教。
-
-  看着希美满头大汗的样子,表情已经越来越严肃了,她的表情似乎在透露出她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
  「父亲,父亲,我不行了」希美娇喘的叫着。-

-  「啊……啊……不……啊」希美娇喘呻吟的叫着,接着她就全身往踏踏米上趴了下来,但她的双手依旧被绑在背后,肚子的胀大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尿布变大了。
--
  公公拉开了成人尿布的贴布,缓缓打开尿布,里面都是加了水的屎与尿,看起来相当可怕,但公公却像是天天在看一样的若无其事的样子。被灌肠后的希美则是越来越害羞的样子,此时的希美脸色微红,看起来真的漂亮极了。
--
  连续几个晚上的刺激画面简直把我弄的快要不用睡觉,这天的白天,临时接到邀约的老公,前往镇上与之前一直很照顾他的老长官有个饭局,也就留我一个人在老家里,希美则是到隔壁镇去见朋友了,家里顿时只剩下我与公公两人在家。-

-  长期被老公性冷落的我,想起了这几次公公与希美的事情,我的阴户就又湿了,我的手指忍不住搓揉着我自己的乳头,越搓揉乳头与阴户就越敏感了,我开始欲望高胀了,这些年被老公性冷落的我所有的欲望都被激发了出来,我娇喘与呻吟的声音叫的有点大声,我想起了希美与公公的事后,我就好像没什么可以让我畏惧的了,跟他们比起来我现在做的事情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
  在房间里,我隐约看到了房门似乎被打开了一个小缝的样子,我还可以偷偷的看到有人在外面观看,但我依旧自慰着,我尽情的抚摸我自己的身体,享受着被偷窥的感觉与快感,这些日子我都在偷窥小估希美与公公的变态乱伦,现在也该轮到我让他们看了吧?
--
  我发现门外的这只眼睛也知道了我发现了他,只是我没有出声,我假装没看到似的继续摸着我自己的乳头与阴唇,我的脚故意打的越开,让门外的这个人可以看的更加清楚。我知道公公看的很仔细的,他简直没有一秒将他的视线转开的。-
-
  房门被越打越开了,但公公依旧躲在门外偷看着,用门来掩护着,但是我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
-  在公公的视奸下我手玩弄着自己的阴蒂就越用力越起劲了,我的声音始终保持着小声的状态,公公依旧用他的眼睛从门缝里看着我做的所有动作,我撩起了我的上衣,另一只手开始捏着我自己的乳头,我的双脚向着门缝打开,我故意让公公看见我的阴户,但我注意到在偷看的竟然不只公公一个人,另一个人身材比较娇小,大概就是希美了吧,他们父女们一起看着我自慰着,这种感觉真是令人难忘与刺激,一直到深夜,他们才慢慢离去。-

-  法会终於都已经完成,亲友们在餐后都已经离去,雄太则是帮忙着善后与付钱的事宜,正忙着不可开交,正等着他回来收拾行李呢。穿着黑西装的雄太看来是有些疲累了吧,他终於回到家里了,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说话着。
--
  「父亲,身体不太好,不然你在这里多留几天,多陪陪父亲如何?我知道这很为难吧,但还是要请你留下来」雄太有些为难的问着,但我却觉得正合我意呢。-
-
  「老公,别这么说,我愿意留下来多陪陪爸」我答应了雄太的请求。
-
-  「嫂子要留下?太好了」希美在一旁高兴的说着,但我脑海中却想起他昨晚与父亲一同在门外偷看的样子,心中就有些害羞了。
--
  「嗯嗯,我多留几天陪陪希美与爸爸吧」我回答着。
--
  看着雄太的计程车离去,前往新干线车站,我转头准备回到屋子里,但公公与希美却站在我的后方,这可让我吓了一大跳。
--
  「由美,你可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想被绑吧?」希美刚说完父亲就与她靠了过来,我被这两个人给架进了希美被调教的那个房间。-
-
  「爸,希美,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她们七手八脚的将我架进屋子里,我的双手很快的就被父亲用麻绳捆绑起来。-

-  「嫂子,与我一同服侍父亲吧,这才是尽孝道啊」希美在一旁冷笑的说道。
-
-  「希美,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快放开我」我赶紧对着希美说着,希望她可以放开我。-

-  「别假了,我们这几天夜里所做的事你都看见了吧?」希美问着「看见什么了?」我问道,此时的我当然不可能承认看见他们父女乱伦的事情啊。-
-
  「别假了,你很渴望父亲的肉棒吧,如果你可以当我的奴隶,那爸爸的肉棒倒是还可以分给你一点啦」希美边说边玩弄着我的胸部,另一只手玩弄着我的阴户。
-
-  「湿了,果然淫荡啊,这女人的身体不当性奴真是太可惜了」希美说着「希美,好了吗?」父亲从房外走了进来。
-
-  「好了,父亲主人,这女人的阴户早已经湿透,请父亲插入吧」希美在一旁恭敬的说着。
-
-  「不!不,别这样,我是看见了,但父亲我是雄太的老婆啊」我向父亲哀求着。-
-
  「那又如何?」父亲边说边脱下他的裤子,来到我的嘴巴边。
-
-  「如何?想尝尝了吧」父亲用他的手棒甩打着我的脸颊,我被这肉棒给震撼住了,比雄太的还要再大上许多,这太可怕了,阴户一定会受不了的。但此时的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主动的将嘴巴张开,让父亲的肉棒插到我的嘴巴里。-
-
  「你看?自己把嘴巴张开,当年希美还让我弄了半天才愿意帮我口交」父亲说完对着希美笑着。
-
-  「父亲别在笑话我了,女儿现在可爱吃你的肉棒呢,玩完嫂子我也要哦」希美在旁边说着「别浪费时间,把仓库的东西拿出来吧」父亲边让我帮他口交时一边说着。-
-
  「好的,父亲」希美说完便起身,离去,接着没多久就拿着狗项圈与脚镣过来了,她很顺手的就往我脚上锁去,我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的双脚被锁上的脚镣。-
-
  「看来由美可以代替我妈妈当母狗了」希美在旁边说着「好主意,就这么订了」父亲在一旁说着,希美在锁完脚镣后便脱下了我的内裤,继续用她的手指完弄着阴户。-

-  父亲他抽出了肉棒,他移了一个身子,从天花板上拉下一条铁炼,刚好勾住了我的脚镣,然后将铁炼拉高,我的双脚被吊高起来,阴户正对着父亲的肉棒,我的双手依旧被绑在背后,也因为双脚被吊高的原因,双手不再被压着而舒服多了,但更舒服的是我的阴户,父亲的肉棒将我的阴户完全塞满了,那样的满足感真是令女人幸福啊。希美也没闲着,她脱下了她的内裤,双脚一跨,就跨在我的脸上,往下一坐,她的阴户便压在我的嘴巴上,我没有等她开口,我的舌头已经舔起了她的阴唇,希美开始淫叫着,父亲也舒服的发出声音,而我则是满屋子的娇喘与尖叫。-

-  「如何?快说吧」父亲在一旁一边调整着摄影机一边说着,摄影机旁是一面立镜,镜子中的我,跪坐在榻榻米上,我已经没有穿衣服了,双手被麻绳捆绑在背后,胸部也被麻绳给绑的紧紧的,我的脖子上戴着红色的项圈,听希美说是母亲的,现在戴在我的脖子子,颇有传承的味道。
--
  「父亲,我……我」我有些犹豫的问着。-

-  「快说吧……」希美也在一旁说着。-
-
  「我,由美,从现在起……自愿成为家中的母狗与性奴隶,任由主人父亲与女主人希美玩弄,绝无异议,身为……性奴隶与母狗,我不能拒绝任何人与我……性交之要求,我由美以此影像纪录为誓,绝不食言」我照着父亲要我说的话一句句的说出来,让他们用摄影机纪录下来了。我也从现在起正式从媳妇的角色变成了家中的性奴隶与家畜母狗,就从现在开始。-

-  地点就在家中的走廊中,铁炼与木地板磨擦的声音此起彼落,我在地上爬行着,双脚的脚镣没有解开过已经好几天了,我的胸部是露出来的,乳头上还用夹子夹上了铃噹,我的脖子上戴上了鲜红色的皮革项圈,另一边的希美也是与我同样的装扮,阴户里还插上了电动按摩棒,再用麻绳绕过腰间固定,这样按摩棒就不会滑出来了,只会一直在我们的阴户里震动着、折磨着我们女人,让我们既痛苦又快乐。我与希美的项圈是用一条短炼系在一起的,狗绳只有一条,就系在这条短炼中间,而握住狗绳的人当然是我的父亲主人了。-

-  「由美,看来你跟希美的母亲一样,适合当家畜女啊」父亲在一旁蹲着对我说着,但我的目光也只有父亲胯下的那根粗大肉棒而已。
--
  「家畜女?那是什么啊?」我问着
--
  「就是没有资格当人,只能当母狗的家畜女人,你的婆婆就是标准的家畜女」希美解释的说着。
-
-  「还记得你们前些年有回来过年吧?」父亲问着我「嗯嗯,记得,那次回来母亲的精神还是很好的」我趴在地上回答着。-
-
  「那次你妈妈才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等你们回去后,她就自己又跑回笼子里监禁着呢」父亲继续解说着婆婆过往的事情。
--
  「是啊,妈妈喜欢待在笼子里,还希望我把她当成母狗,别当成母亲了」希美在一旁继续说着。
--
  「如何?由美,想待在笼子里吗?」父亲慈祥的问着我。
--
  「嗯嗯」我害羞的点点头,连续几个晚上的刺激画面简直把我弄的快要不用睡觉。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
-
-  「好女孩,真不愧是我们家的媳妇」父亲摸摸我的头后开心的说着。-
-
  「好难为情啊」我害羞的在笼子里说着,因为此时的我身上的衣物一件也没有,任由笼子外的公公与希美看着。
-
-  希美今天的角色是奴隶,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女仆装,说是女仆装却又露出了胸部与私处,双脚锁上脚镣,双手也用手铐铐着,脖子上戴上铁制的项圈,上面镶了块牌子「奴隶」两个字,非常的明显易懂,一看就知道希美的身份了。而身为家畜的我,在笼子里看着。看着公公的肉棒插入希美的阴户里,来回快速的抽插伴随着希美的淫叫声音,此起彼落。
--
  「爸,好爽……啊……啊,女儿的……阴户……好爽,一直顶到……那里啊」希美不断的淫叫着,来笼子里的我早已经忍不住的用手指不断地搓揉自己的阴户肉瓣了。
--
  「瞧,笼子里的母狗早已经忍不住了」公公一边往希美阴户里抽插一边说着,还一边发出肉体碰撞的奇妙声音。-
-
  「啊……啊……啊……母狗……啊……发情了」希美用颤抖的声音说着。-

-  「你也是母狗啊」公公一边插着一边说
--
  「对" 希美……也是……母狗」希美娇喘的说着。-
-
  「那你也要过母狗的生活啊」公公说着
--
  「希美求之不得啊」希美在公公终於冲刺完后,大量的体液都射进了希美的身体里后说着。
-
-  公公则是顶着还稍为偏硬的阳具来到笼子的门口,将门打开让我爬了出来,接着他丢了一个项圈到我的眼前,我便知道公公的意思了,我趴到地上咬起这个项圈,爬到希美的身旁,将项圈丢在她的脸旁。-

-  「与我一起当母狗吧」我对着希美说着-

-  「是的,那我就是妹妹了,请母狗姐姐多多教导母狗妹妹了」希美调皮的说着,接着她拿起了我丢给她的项圈,将项圈的皮扣解开后往自己的脖子上戴去,扣好皮扣后,与我一起用蹲坐打开双脚露出阴户的方式,等待着公公的下一个调教。-

-  「由美,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爸身体应该比较好了吧」电话里的雄太似乎有些疲惫的问着。
-
-  「我不回去了,我想留在乡下照顾爸爸,你觉得呢?」我对着话筒另一端的雄太说着「是吗?那我过一阵子再去看你了哦,先这样,我等等还得开会呢」雄太默默的挂上电话,我也挂上电话了,而在此时公公的体液已经完整一滴不漏的射进了我的子宫里了。
-
-  「好爽啊" 爸,请继续射在母狗由美的身体里吧」我对着公公这样说着。
--
  【完】
上一篇:淫乐亲情 下一篇:小攀日记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