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审判日   都市激情   
审判日
--
  透明的夜色撞开设防的心扉,那叫作忧郁的,混沌的情愫不可抑制地一起弥漫到夏夜的湿润空气中,叫人有些生怕,同时却又留恋着。-
-
  贾莉乖巧地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动人的明眸中闪烁着不易察觉的光泽,伴随着寂寞夜空的协奏曲,心情被代入到电视中韩剧男女主角恋爱的生死悲歌中去,澄澈的双瞳满是荡漾着的泪珠,仿佛一动就要撒下来。-

-  老周刚帮贾莉买完她点名要吃的橙子回来,他慢吞吞地踱步到贾莉身边,递给她一张拭泪的纸巾。-

-  贾莉尤其喜欢老周的这一点,即使是自己不喜欢,也从不反对她看催泪的韩剧,这份小小的包容真要做到,一点儿也不容易。-
-
  贾莉拉着老周坐在自己的身边,二话不说,娇美的脸颊就紧紧依贴在老周并不算宽阔的胸膛,也不知怎么的,心情一下就变得豁然些许。-
-
  「小莉,我给你切橙子去。」
-
-  刚要起身,却被儿媳细长的双臂死死拖拽住。-

-  「不要,我要你陪我。」-
-
  「我在呢,就在厨房呀。」-
-
  老周的话语轻柔和又温和,「我就在后面看着你,切完就过来。」
--
  「我不要吃橙子了。」-

-  贾莉嘟哝着精巧的小嘴,像个孩子般任性起来。-
-
  「那你要吃点啥?家里没的我马上给你去买。」-

-  老周一点儿都没有生气的意思,反倒是愈发地关心起怀孕的儿媳来。
--
  「我要吃这个!」-
-
  小小地沉默了些许,贾莉修长的手指突然调皮地触碰到老周的裆部,紧接着就把脑袋也一同凑了上去,小巧的鼻尖隔着裤子不经意触及到老周的男根,仿佛是年轻的美人儿正要贪婪地深吸完雄性的气息。-

-  老周拗不过执意的贾莉,他略微担心贾莉肚子中的孩子,对于自己的生理欲望,也是好久没有放纵过了。-

-  不久就被暴露于空气之中的阴茎,又迅速被贾莉轻启的朱唇慢慢地包裹住,美少妇的舌尖轻轻地开始悸动,若有似无地刮擦到老周的龟头,随后就是整根含入的戏码。自贾莉怀孕开始,公媳两二人之间口交的戏份越发加重,如今贾莉的口技则已堪称炉火纯青,司空见惯的深喉则是儿媳让老周最为之称道的绝技。
-
-  老周畅快地轻抚着贾莉披散开来的秀发,眼中满是快意的光芒……-

-  与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不同,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不夜城。位处市中心的北方企业大楼是一栋前年才建造的新式写字楼,十二时的夜和这十二层的楼,褪去了昼时的光鲜,伴随着这都市一同入眠。
-
-  不过如果仔细端详一会儿,7楼的窗口能隐约看见幽闭而微暗的灯光,也许又是哪一位白领正辛苦地为第二天的会议熬夜加班吧。-
-
  这一夜大楼值班的保安乘坐电梯来到7楼,他打开素华贸易有限公司的玻璃大门,清脆的钥匙声在悄无声息的空寂楼道中肆意地来回飘荡。
--
  偌大办公室的深处,幽暗灯光下的办公桌旁,芳华约莫二十五、六的年轻女子身袭半透明的雪纺纱大V领衬衣,从中挤蹦出的销魂乳沟仿佛能够直接散发出阵阵乳香似的;超过一米七的身条配上两条细长白嫩的裸露大长腿在藏青色的Ol短裙下映衬的更为诱惑,再看那冷艳狐媚的脸蛋,更是妖冶动人。
--
  见到蹑手蹑脚的保安,踩着漆黑的细高跟尖细皮鞋袅袅而行,高挑美人儿一扭一摇,何等风骚,媚眼如丝,满是迷离。
--
  保安老头嘿嘿一笑,伸手就去掀白领美女的短裙,台灯白灼的光芒下,美女腰间胯部竟恍然是一条皮质的贞操带。
--
  他猥亵的粗手掏出一把小巧的陈旧金属钥匙,熟练地打开白领美女的贞操带,费力地卸下后,美人儿细长的食指便迫不及待地联合着拇指去捏住那淡紫色的电线,随着一声「啵」的清脆,沾湿了淫液的跳蛋蹦跃而出,开始呼吸久违的新鲜空气。-
-
  「张叔……张伯……啊……猴急……」
-
-  「嘿嘿,小丁,俺可想死你了!」-

-  丁婷的下体才不久的空虚,立即被再次填满,这次摧城拔寨的换成了乡下老农的坚实阴茎。-

-  「真紧!」
--
  老张头把年轻都市OL美人的上半身死死地摁在办公桌上,下半身白嫩屁股的中间则由他随意出入,丁婷鲜妙肉体上洋溢出的青春和时尚总是让老张头倍感动力。
--
  「啊……慢点……」-
-
  丁婷才一交锋便已求饶,她明白为何身后的老头今天会为何如此动力十足,明天周建鹏的案子就要开庭,她就要被「还」给老头的儿子张法官了,说白了,今夜这一战就是时下流行所说的「分手炮」。-
-
  「真亏你想的出……在办公室里……啊,轻点……老变态……啊……」-

-  「变态?」-

-  老张头的怒火仿佛一下子被点燃,「你说啥?」
--
  他下身猛的一顶,直干的丁婷求饶。-

-  「你们这些城里娘们儿,给脸不要脸,还不都是给啥当官的,大老板日过!」-
-
  老张头越说越来气,下体摆动的速度越发加快,丁婷的呻吟声也愈发销魂。
-
-  「这些变态法子还不都是你们城里人想出来的?还有那啥地沟油黑心棉啥的,不都你们城里人先想出来的?」-

-  霎那间,少时的记忆又再次占领记忆的高地。-
-
  那年他去给二婶送鸡蛋,路过村长家时,无意间听到了院子里的对话。-
-
  「二麻子,还是这城里女人好!」-

-  「村长,还是你说的对啊,日过这干净白嫩的上海女娃娃,俺都不想碰俺家那老娘们儿了!」
--
  「老王他家媳妇不就最近闹上了嘛!也难怪,这腿,这腰,这奶子,还有这皮肤,农村娘们儿哪个都比不上啊!」
-
-  他不由得悄悄地探出脑袋,朝门缝里望去,但他亲眼所见的这一幕,让他此生难忘:他年幼心灵中的女神,上海知青女教师白静琳,她正全身赤裸着身子站在院子里,散发着耀眼的白色肌肤,双手扶着枣树在村长的挺腹酣战下委婉承欢,她妙人的身躯扭动着,口中却支吾默语,仔细一瞧,原来竟是生产队长孙麻子的脏东西在白知青口中来回进出。-
-
  「小白同志,俺觉得你改造的很好嘛!和村里的群众们打得火热,说明你走到群众中去了嘛!作为村长,作为革命领导,之前俺对你的关心还不够……」
--
  「还是王木匠有文化总结的好啊,叫啥来着?」
-
-  「身娇腰柔易推倒!」
-
-  ……
--
  老张头的愤怒从脑垂体直冲下体,身下的年轻白领美女丁婷无疑被当作了脑海中当年的知青白静琳,同样妙人的肉体被当成了发泄品,年少时的回忆告诉他,无论怎样高贵在上,漂亮女人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臣服于男人的胯下!-

-  他踮着脚,双手扶着丁婷的柳腰,在她努力半蹲着的姿势配合下奋力肏干着,农村出身的老保安和年轻时尚的都市OL女郎的肉体结合画面,真正诠释了屌丝逆袭的含义。-
-
  「以后就日不到你了,俺今天要把你这小屄日烂!」
--
  云浓雨骤。
-
-  老周睡不着,原因有二,一是儿媳贾莉头侧靠在他的胸前已然入眠,他不敢乱动生怕惊扰了儿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二是因为明天周建鹏的案子就要判了,好歹三十多年的养育和情分,心中感慨,耐人寻味。
-
-  如果按照原判,周建鹏被判终身监禁,那他和贾莉的这段乱缘扒灰情便可以不用偷偷摸摸,他甚至可以给贾莉肚子中的孩子一个名分,大不了换一个城市生活,反正自己已经无法再离开这个儿媳妇了。不过周建鹏这个视如己出的养子,还有此案中尽心尽力的丁婷今后的生活,他都不敢想下去。-
-
  反之如果周建鹏减刑或者轻判,情感上老周更能够接受,而且可以对丁婷有个交代,不过他和贾莉的事情又终究纸包不住火。
--
  还有丁婷这个女人,其实是个不错的孩子,对周建鹏更是真情实意,或许丁婷和周建鹏在一起,贾莉和他自己在一起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如果是丁婷更早遇见了周建鹏……
--
  平躺在双人床上的老周想了太多,对于一位饱经风雨的六十多岁的长者,他深知没有如果。-

-  「还不睡啊?」
--
  贾莉一个微微的侧转,迷糊之中嘟哝了一声。-
-
  「嗯。」
-
-  老周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  「有心事?」
-
-  「明天就要判了。」-

-  「嗯。」-

-  这回换作了贾莉的沉默。
-
-  「你觉得会减刑么?」-
-
  老周慢慢地问道。
--
  「我还恨他。」-

-  「睡吧。」-

-  老周不再吱声,卧室里死一般寂寥。-

-  第二天上午,市南的高级人民法院。
-
-  所有人都凝憋神吸,等待结果。法官的的终审宣判即将决定的,又岂止是一个人的命运?
-
-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一款、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二条之规定,终审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周建鹏诈骗行为证据不足,诈骗罪不成立。
-
-  二、被告人周建鹏犯挪用公款罪,涉案金额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不具有刑法所规定的社会危害性,公诉方提起的该部分诉讼要求本院不予支持,第二部分所涉及金额巨大,且情节严重,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十年。本判罚为终审判罚。」
-
-  改判!减刑!成功!-

-  有时你不得不承认权力的威力。-

-  走出法院时,老周一瞥,只见到了她绽放出一朵阳光般的明媚,蓦然地,自己仿佛也是愁云顿开了。-

-  审判无时,唯心所感。
-
-  地狱无门,唯业所造。-

-  天堂有路,唯善而行。-
-
  在无涯山庄逍遥放松三日之后,贾莉和公公老周决定即日启程,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白梨村。-
-
  就是那个白梨村,当年老周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白梨村。-
-
  孙正刚亲自开着他的那辆日系SUV在山路上仆仆风尘地行跃着,其实他本不想去白梨村,即使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那里交通也并不十分方便,说来也怪,无涯山开发成景区后短短几年,方圆数十里之内的经济连带效应可谓惊人,偏偏就这个白梨村通往外界的路居然还是条土路。更怪的事是,按理白梨村这贫困村的帽子是没跑了,可偏偏这白梨村的不少村民还挺小康,村里新盖的二、三层小洋楼不下二十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  孙正刚去白梨村是老周坚持邀请的,他一边开车一边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老周聊天,心里打着咕隆,昨天晚上老周和他商议的事情让他颇有些心神不宁。-
-
  后座上的贾莉和陆瑶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密友」,刚开始是老周和贾莉坐后座,小情人陆瑶坐副驾驶的,但俩爷们儿一合计,为了拉进两个女孩儿的关系,半途就改了座位。
-
-  女人的友谊是什么样的存在,老周和孙正刚心里其实清楚的很。
--
  贾莉的知心人其实很少,难得有个年轻的漂亮妹妹和她聊一些女孩儿的话题倒也不错,但或许是曾经被后辈抢走的心爱男人的关系,加之两人各自作为中老年男人的地下情人而又心照不宣,隔阂始终都是黯然存在的。-

-  驱车近四个小时,窗外的风景已失去了让人留恋的意义,接连翻过两座山,突然间竟豁然开朗。-
-
  到达白梨村已是中午时分了,饱尝长途跋涉之苦的老周一行人的疲倦立刻一扫而空,不仅仅是农村新鲜的空气,还因为村里有人来为他们接风洗尘了。-
-
  其实这也不奇怪,之前老周已经和村里的熟识打过电话,这位熟人姓王,正是白梨村的现任村长,与老周叙旧自然不必多言,巴结省公安厅副厅长孙正刚也是情理之中。
--
  王村长摆的家宴可谓恰如其分,充满诚意而不奢华,一如他本人那般精明。
--
  午餐过后,初夏的闷热浮躁一跃而上。
-
-  王村长家是去年年底才新盖的三层小洋房,装饰一新的院落在整个白梨村可谓第一豪宅,三楼最西侧的两间厢房是村长给老周一行预留的客房。
-
-  这王村长简直是个人精。
-
-  床头柜的小闹钟指向了三点,贾莉全身赤裸地躺在凉席上娇喘起伏,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下来。
-
-  「小莉,去冲把澡吧。」-
-
  刚洗完澡的老周心疼地看了一眼正在用纸巾擦拭下体的贾莉,「我要出去趟。」
--
  「爸,去哪儿?」-
-
  贾莉不情愿地问道。-

-  「会个老朋友。」
--
  「好吧。」
-
-  贾莉没多说什么,刚经历一场激烈恶战的她,脑海中还不时残留着性爱高潮时给她带来的冲击和温存。
--
  「我很快就回来。」-
-
  老周临走前在贾莉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
  老周走后没多久,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
-  「谁?」
-
-  「是我,莉姐。」-
-
  「小陆?」-

-  贾莉诧异地打开门,正是陆瑶。
-
-  「进来坐吧。」-

-  贾莉其实有些尴尬,这屋子的隔音其实并非太好,之前和老周的一片云雨起因就是隔壁孙正刚和陆瑶这小妮子闹腾的太欢,也难怪,燥热的午后,孤男寡欲同处一室,唯有做爱排遣无聊的时光。-

-  陆瑶年轻而精美的鹅蛋脸上暗暗泛起了潮红,略显媚态的羞涩与之前声嘶力竭的春叫声全然判若两人。
-
-  「姐,周叔挺厉害的嘛,看不出来啊。」
-
-  被年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小姑娘调侃了的贾莉丝毫没有展现出恼怒的样子,年届三十的她无论从身体还是思想上都已经完全成熟,这使得她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少妇魅力,正是这种魅力,让她愈发受到周遭男人的迷恋和觊觎。-

-  「姐在你这年纪,可没你这么厉害!」-
-
  贾莉巧妙地又把话推了回去。-

-  陆瑶笑了,她一直知道贾莉是个精明无比的女人,也本就不想与贾莉为敌。-

-  「姐,你别误会,我就是想和你聊聊。」-

-  「坐吧。」
--
  贾莉也笑了,那种包容和豁然的知性已然完完全全压过了陆瑶,以她的经历和水准,对付陆瑶这样的黄毛丫头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和来白梨村车上的寒暄迥然不同,风情万种的绝美少妇贾莉和娇艳欲滴的年轻美女大学生陆瑶开始真正地去了解彼此,深入之后居然越发投机起来。-

-  从小父母离异,跟着下岗工人的母亲长大,陆瑶有着和贾莉相似的童年,孤单缺乏疼爱的漂亮女生,一路走来也确实颇为不易。高挑、漂亮,知性、聪慧,连英俊帅气的男友曾被人抢走这一点也都惊人相似,贾莉对这个女孩儿的好感陡然增加,不过贾莉看得出来,陆瑶跟孙正刚是屈服于现实,而她对老周则是真心的。-

-  这两个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孙正刚给予物质换取陆瑶年轻美妙的肉体,而老周则用真心和真情爱着自己,得到的是贾莉更浓重的爱。
--
  孙正刚是有家室的,陆瑶的职责是地下情人;而贾莉名义上依旧是老周的儿媳妇,哪怕是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的关系都是不大能见天日的感情,难得遇到可以敞开心扉的外人,彼此心知杜明,这种微妙的关系反倒让彼此感到安全,卸下了防备。-
-
  正是如此,两位都市美女的话题自然而然地往性的方面靠拢,也丝毫没有不自然的因子。
--
  「姐,你这么年轻,跟他能满足么?」-
-
  「当然了,你别看他老头子了,床上可能折腾人了!男人那玩意儿,光大光粗不管用,我家老头儿就喜欢慢慢磨,能磨死人!」
-
-  「周叔这一把年纪了,都这么能『干』啊!我家那胖子最近越来越不行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
  陆瑶被禁忌的话题勾了起来,按说和贾莉认识也没多久,远不至于到分享性话题的闺蜜级别,却不由得吐露平时不会吐露的心声,或许毕竟还是太年轻了些。-

-  「也许是工作压力大吧,他们做警察的,应酬也多。」
--
  贾莉还真就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  「开始我也这么想,按理说有了我之后,他已经甩了其他好几个小蜜,基本上都是我独占着他,可最近他和我做的时候都喜欢强着来,还喜欢说粗话,我其实也挺喜欢这样的,但他越说越难听,还逼着我也说,好像这样才会对我有欲望。」
--
  「没事儿妹妹,你这资本条件放这儿呢,估计是年轻时候玩的太多太野了,我家老头儿一直都是老实人,现在都快七十了才能还这么生猛。」-

-  不知不觉间,贾莉也说的起了兴致,「现在做的多了,我们以前都是一个礼拜一次,一次前后能有一个多小时呢!」
--
  「硬吗?应该不太硬吧?」
--
  「别说还真挺硬的,不比年轻人差多少,而且每次都能……到底,一下子到底的那种。」-

-  已经是少妇的贾莉对于这样的话题已经很坦然,但毕竟还是有一丝羞涩。-
-
  「这么厉害啊!宝刀不老啊!」
--
  「不信下次你来试试?」-
-
  「别啊姐,周叔看你那眼神儿可是真够深情的啊,我可不敢插一脚……不过你还别说姐,我和胖子做过,和瘦子做过,高个子矮小子,青年人中年人都做过,偏偏没和老头做过。」
--
  「小妮子看不出来啊,够骚的啊。」
-
-  贾莉调笑到。-

-  「彼此彼此,哈哈。」
--
  陆瑶还是暴露出了少女的天真,不经意间就把自己的灰色历史全盘托出了,不过她也挺高兴,学校里的一些同学都知道她在外面做二奶的事情而因此看不起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绝色大美人儿姐姐居然还有公媳偷情的这一出,她和善且知性,又仿佛是一个能够完全托付内心的闺蜜。
--
  「姐,那你老公呢?」-

-  贾莉突然一下子收起了之前的和颜悦色,气氛变得僵硬起来。-

-  「姐,你别生气啊,我就是随口一问。」-
-
  机敏的陆瑶很快就发现自己或许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
  「没事,妹妹,我和你说个故事,你答应我不许说出去。」-

-  「嗯!」-

-  陆瑶认真地点了点头。
-
-  六月的麦田,火热的昂然。
-
-  麦穗在流火里烫金。
-
-  麦杆在汗水里泛蓝。
-
-  贾莉显得很平静,她的表情一如她的叙述,让人沉醉,听完故事的陆瑶则是一脸茫然。
--
  显然是受到了这个不平凡故事的震慑,陆瑶迟迟没有说话。
-
-  「姐,这是真的么?」
--
  「嗯。」-

-  贾莉的回答过于短促,却显得十分决然,她确实没有必要骗自己。
-
-  好一会儿的沉默。-

-  「你想去看看吗?我估计老周和大刚去的就是那儿。」
--
  贾莉没等她回答,又接着说到:「走吧,去看看吧。」-
-
  「嗯,我去换件衣服,外面太热了。」
-
-  陆瑶强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  贾莉随着话语回头一瞥,灼热阳光照射下的剪影,的确像极了更年轻时的自己。-

-  几年前的自己并不会料到有这一天吧,她想。